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斩薛乾
    ,精彩小说免费!

    “苏辅,你说你发现了夜锋的踪迹,可这已经出府近万里了,吾却还是未曾发现其留下的任何痕迹。他一个一转金丹期修士,即使攻击力远超常人,但灵力也不可能支持他逃到如此之远的地方。因此,你发现的真的是夜锋吗?或者说,你将吾叫出,真的只是想帮吾寻获夜锋吗?”赤血府主眼神冰凉,看着在前方带路的苏辅,有些警惕的问道。

    今日一大早,是苏辅亲自来找自己告诉自己他发现了夜锋的踪迹。当时听过后自己倒也不疑有它,兴冲冲的跟其离开了赤血府。然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赤血府主内心的疑虑也是越来越重。最终,在离开赤血府近万里之后,他还是开口试探起了苏辅。

    苏辅毕竟能以一个聚宝阁之人的身份混入赤血府并一直坐上了大供奉的位子,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他眼皮都不眨一下,声音平稳,直接回答,道:“在昨日老夫得到府主派人想要抓获夜锋的消息后,便本着替府主分忧的想法,亲自出府寻找夜锋,最终在前方不远处成功发现了夜锋此人。不过夜锋毕竟能够从府主手中逃脱,老夫唯恐一个人贸然行动会打草惊蛇,故而才在今日凌晨寻见府主与府主一同来此,打算趁其不备,将次子斩杀。”

    你一个聚宝阁之人口口声声说想要替吾分忧,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分明是你看到那小子已经失去了权势打算放弃他,才会卖给吾这个人情吧。赤血府主心中暗道,但却暂时放下了戒心,冷哼了两声,道:“如此,倒是吾错怪了苏大供奉了。”

    “不敢,为府主分忧是老夫分内之事又怎敢居功自傲。”苏辅说道,声音平稳,心境没有一丝波动。

    一番问话结束之后,两人又变得像之前一样沉默,一语不发地向着苏辅所说的发现了夜锋的地点飞去。

    约莫飞了有一个时辰,苏辅才止住了身形向下落去。下方一片平整的地面上有着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而苏辅则是从那洞口内向下落去,似乎这洞口下方还别有洞天一般。

    赤血府主丝毫不做迟疑,跟在苏辅身后一同进入了那个洞口。

    “这夜锋小儿倒是会找,寻了这么一个易入难出的地方,一般人就是发现了这里,估计也不会认真探索吧。”

    踩上了地面,赤血府主抬头看着上方那个并不怎么大的洞口,冷笑两声如此说道。

    “府主说的正是,若不是老夫运气好了一些,也不会发现此子竟会躲于这里。”背对着赤血府主,苏辅笑了笑,然后从宽大的袖中取出了一张符箓随手扬了扬,说道:“府主稍后,老夫这便用这张显形符让夜锋此子无所遁形。”

    说罢,苏辅便开始掐诀,冲着符箓里不断打入道道灵力。

    与此同时,赤血城内,一直待在昨日见苏辅时的那处地下大厅内的夜锋,正在不紧不慢的拿出怀中的符箓。看到符箓上完全显现出的线条后,他嘴角翘了翘,称赞了一声:“苏辅这老货,这次还真是出血了啊。竟然连这种能拿来保命,无比珍贵的子母万里挪移符都是拿出来了。”说罢,夜锋抬头看向空中,眼中射出两道精芒,他轻声呢喃:“做个了断吧。”

    说完后,夜锋手中的符箓上出现了一道白光,将夜锋包裹了进去。待到白光消失,夜锋便已经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了一张正在自行燃烧的符箓,不一会儿便化作了灰烬。

    而在另一处,苏辅在看到手中符箓上的线条即将完全会和时,猛地将符箓向地上一拍,口中喝了一声:“现!”

    随着这一个“现”字出口,那被拍于地面的符箓猛地爆出了一团白光。接着,白光散去,夜锋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这里。

    见到夜锋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赤血府主抚掌大笑,道:“夜锋,这一次,吾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大供奉,这一次找到夜锋,你功不可没。待到回到府中,吾重重有赏。”

    “戮人二式!”

    不待赤血府主将话说完,夜锋便是冷笑一声,瞬间施展戮人二式斩了过去。

    “死到临头了还要负隅顽抗!”赤血府主不屑的说道,便向着一旁闪去打算避过这一招式。

    然而,就在赤血府主正要躲闪之时,苏辅却突然一动,一掌拍出攻向赤血府主,恰好将赤血府主所有躲闪的方向封死,逼得赤血府主不得不正面对抗夜锋的戮人二式。

    赤血府主完全没有想到苏辅竟会在这时对自己出手,因此被苏辅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身上。只见他身形一个酿跄,尚还来不及提起体内灵气,夜锋的戮人二式便已经到了!

    轰!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大块大块的碎裂石块如同下雨一般落下,砸的地面上满是坑洞!

    夜锋一甩手中草阳剑,一袭白袍随风飘动,漆黑的长发一同扬起,所有砸向他的石块在空中便被一道道剑气斩的粉碎。看着赤血府主所在的方位,夜锋面色凝重,一语不发,草阳剑剑身上渐渐围绕上了道道霸劫荒雷。

    果然,赤血府主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像是受了什么伤势一般,声音稍稍有些中气不足,但却明显能听出其中蕴含的恨意。

    “苏辅!你竟敢叛吾!待吾返回赤血府后,必用尽一切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赤血府主也不是傻子,在苏辅的一掌击到自己身子上时便明白了这其实是夜锋和苏辅合起来做的一个局。

    苏辅完全不以为然,扶着雪白长须,看着缓缓走来嘴角犹带一道血痕的赤血府主,面带讥讽,道:“府主大人,这些话,还是等到您今日能活着逃离这里再说吧。”

    说罢,苏辅面色一阵严肃,一只手掌猛地变得如同水晶一般一片冰蓝,一丝丝的寒意从苏辅的那只手掌上散发出来。苏辅四周也是开始逐渐出现一道道薄薄的寒霜。

    “寒冰掌?聚宝阁的秘技寒冰掌不是只有修为到了……”赤血府主先是面带疑惑,紧接着他便双目一缩,面沉如水地说道:“原来你早已经达到了五转金丹期了。苏辅啊苏辅,你真是藏得够深啊,吾倒是小看你了。”

    “这么多年,府主一直卡在五转金丹期,修为不曾进步,但不能让身边所有人修为都不能进步吧。”苏辅淡淡道,紧接着,他便一掌拍出,口中喝道:“寒冰掌!”

    一道冰蓝色的灵力手掌随着苏辅这一掌拍出而在虚空中凝聚了出来,迅捷无比的击向赤血府主。可以看到,这冰蓝手掌经过之处,地面上尽皆出现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冰蓝手掌,赤血府主却不慌不忙。他慢慢拿出了自己的灵宝赤血刃,指向苏辅以及夜锋,嘲弄道:“有时候,修为没有进步,不代表实力也不曾进步。你们很幸运,可以见识到吾最强的一式绝技。”

    说着,赤血府主将赤血刃刀尖朝下,猛地插入地面,口中疾呼:“百鬼夜行,千魂蔽日!”

    话音落下,一阵阵鬼哭之声从赤血刃刀身上传出。随后,一缕缕冤魂便从刀身内冲出,游荡在这处空间内。随后,又有一尊尊皮肤青黑,额上生角身后长尾赤红着眼睛的恶鬼渐渐爬出。整把赤血刃便如同打开了的地狱之门一般,不断有冤魂以及恶鬼出现。充斥在这处空间内,看起来,遮天蔽日!

    这一切说起来缓慢,其实整个过程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这时,苏辅的寒冰掌已经离赤血府主极近,只要再有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可以击到赤血府主的身上了。

    然而,寒冰掌所化的冰蓝手掌的速度竟越来越慢,宛若是被什么拖住了一般,最后竟“嘭”的一声炸碎消失了!

    “你不知道雷电可以克制这世间一切的鬼魂吗?为何明知道我拥有雷电之力,还要施展这种招式?”这时,夜锋开口了,他面色古怪,有些玩味的看着赤血府主,问道。

    “一般的鬼魂的确畏惧雷电之力。但是,这些吾精心炼制而成的冤魂恶鬼,又怎会畏惧你那些寻常雷电呢?今天,这里,便是你二人的埋骨之地!”赤血府主傲然说道,抬起一只手冲着夜锋与苏辅挥了下去。顿时,铺天盖地的冤魂恶鬼便冲了过去要将他们两人撕成碎片!

    与苏辅的面色凝重,想要逃离不同,夜锋却是满脸轻松。他低声笑道:“你的这些冤魂恶鬼不是一般货色。可是,我的雷电也不是什么寻常玩意啊。”

    说着,夜锋抬起草阳剑,草阳剑剑身上道道霸劫荒雷如同不安的怒龙一样不断轰鸣。接着,夜锋左眼紫金光芒大盛,一丝微弱的天劫气息自夜锋左眼内冲出,融入了草阳剑剑身上的霸劫荒雷之中。

    “霸劫荒雷,蛟临!”

    夜锋轻吟,同时将手中的草阳剑向下一斩。

    顿时,一头通体暗紫色活灵活现但却略显虚幻的蛟龙出现,向着扑了过来的漫天冤魂恶鬼冲了过去。

    “没用的!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是怎么被撕成碎片的吧!”赤血府主站在那里,张狂大笑,嚣张至极。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离这漫天的冤魂恶鬼越近,虚幻蛟龙身上那一抹被夜锋刻意打入的天劫气息就越明显的能被它们所感知到。一感知到这抹天劫气息,漫天的冤魂恶鬼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连动也不敢动,只是呆立在那里看着那虚幻蛟龙横冲直撞急速减少着漫天自己同类的数量。

    只是几个起落,漫天冤魂恶鬼的数量便缩水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要被消灭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即使你的雷电是霸劫荒雷,对吾的冤魂恶鬼也不可能会有这么明显的效果。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炼制出的冤魂恶鬼不断减少,赤血府主双目圆瞪,面色潮红,一缕缕鲜血不断从其嘴角淌下。那漫天的冤魂恶鬼,竟相当于赤血府主的本命灵宝!随着冤魂恶鬼的消失,赤血府主也是受了重伤!

    “因为一些机缘,我能够在自己的雷电中夹杂一丝天劫的气息。”夜锋淡淡道。

    说完,夜锋便身剑合一,瞬间出现在了赤血府主面前,草阳剑斜举,猛然挥下。直接将赤血府主一剑枭首!同时,草阳剑剑身上涌动的霸劫荒雷也是瞬间便毁去了赤血府主体内所有的生机,使其不会再有任何绝地反击的机会。

    赤血府主的一颗大好头颅落于地上,在地面上咕噜咕噜滚出好远。致死他眼中都透漏着一股浓浓的不甘与后悔。如果不是为了欣赏一下夜锋与苏辅的绝望表情而冒然放出了自己的本命灵宝,自己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斩杀在此。如果自己当时能谨慎一些在出府时穿上自己的保命战甲,自己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夜锋斩首,自己怎么也会有些反击之力啊。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扭头逃跑,自己又怎么会命丧于此。如果……

    可惜,这一切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的,只是结果。

    嘭!

    这时,赤血府主的无头身躯才倒在了地上,从脖颈处淌出的血液迅速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至此,赤血府主薛乾,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