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夜半来客(一)
    ,精彩小说免费!

    距离赫连川死去已经过去七天了,赤血府上下如同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所有人都是该干嘛干嘛,只是夜锋却发现供奉之间的走动变少了许多,那几日总是邀请自己的供奉也是没了消息。不过,夜锋也是乐得清静,自己正好也可以静下心好好体悟一下练气期第九层这个自己从未达到过的境界的力量。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这天夜里,夜锋正在修炼,冷不防听到洞府外有人触动了子母传音符箓向着自己传音。

    有些疑惑的睁开双眼,夜锋一点面前的母符,一行字便从那母符上显现了出来:

    “夜供奉,老夫苏辅,寻夜供奉有事相告。”

    看到这行字夜锋先是愣了愣,然后便站起身走到洞府口捏印撤掉洞府口的禁制将苏辅迎了进来。

    “不知大供奉如此时候来寻夜某有何事相告?”

    看到苏辅大大方方的坐到迎客的蒲团上一脸的高深莫测,夜锋出口问道。

    苏辅笑了笑,说道:“还以为夜供奉会沉住气等老夫先开口呢。”说罢,苏辅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盒递给夜锋,问道:“不知夜供奉可曾听说过,聚宝阁?”

    不动声色的接过玉盒,夜锋低头看了几眼。在发现那小小的刻在玉盒一角的“聚”字后便随手放在了一侧,说道:“道门三宗一门,魔门两宗一门,妖族一山一阁又一海。在下又非初入修真界,聚宝阁大名,如雷贯耳,又岂能不知?”

    听到夜锋的话语,苏辅抚了抚胡子,有些得意的笑道:“那么,若是给夜供奉一个可以为聚宝阁做事的机会,夜供奉会不会心动呢?”

    “机会么?”

    夜锋笑了笑,说出了这几个字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苏辅。

    这小狐狸!苏辅暗骂了一声,指了指夜锋身旁的玉盒。

    “夜供奉可以打开玉盒看看,里面的是我们聚宝阁的一点诚意。”

    听了这句话,夜锋才打开了玉盒。硕大的玉盒,其内竟只有一枚弹珠大小的丹药静静躺在那里,看起来颇有些寒酸。

    只是扫了一眼这枚丹药,夜锋便又抬起头静静的看着苏辅,等待着他的下文。

    看着夜锋的样子苏辅只感觉有些头大。平日里自己一说要给谁一个为聚宝阁做事的机会谁不是感激涕零立刻答应,就算是有些脾气倔强的家伙,只要拿出那枚丹药,也是马到成功。又怎么会有人像夜锋一样油盐不进。

    想起那日夜锋以练气期实力一招重伤二转金丹期的赫连川的情景,苏辅咬了咬牙,有些心痛地再次掏出一枚同样的丹药放入玉盒,说道:“既然夜供奉不满意,老夫便自行做主,再赠夜供奉一枚破气丹。如此,可行?“

    听到苏辅的话语,夜锋连忙摆手,便要说些什么。

    然而,苏辅一见夜锋摆手,便是双眼一瞪,腾地一下从蒲团上站起,指着夜锋很是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夜供奉!老夫来此不惜暴露身份邀你一同为聚宝阁办事更是送与你两枚破气丹。两枚啊!而你呢?难不成你认为逗老夫玩很有意思吗?”

    一番话,苏辅说的唾沫横飞,一张老脸几乎就要贴到夜锋脸上了。

    “额,那个,大供奉……”夜锋不着痕迹地将脸向后仰了仰,避免了与苏辅的贴面礼后才继续道:“您好歹给在下讲解一下这个破气丹是干什么用的吧?”

    说完,夜锋抬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心里有些嘀咕:这老货,嘴里的口水咋这么旺盛,感觉刚才跟下了场雨一样,还特么的是狂风暴雨级别的。

    夜锋的话刚说完,就见到苏辅像是被卡住了嗓子的鸭子一般,整个身子僵在那里,身子前倾,一只手还指着夜锋,嘴里不断发出“嗬嗬”的声音,整个人看起来说不出的滑稽。

    嗬嗬了半晌,苏辅终于一口气缓了过来。他用着一种悲痛欲绝以及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夜锋,直将夜锋看得有些发毛。

    张了张口,苏辅终于发声了:“你,竟然不知道破气丹?”

    夜锋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回答道:“在下只听说过聚灵丹、爆破符。哦,还有化丹丸这些东西。那什么破气丹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得到了答复,苏辅狠狠地一瞪夜锋只想直接掐死他。同时,苏辅内心不断哀嚎:这混蛋小子,我说他怎么不为所动呢,原来他就不知道破气丹啊!他大爷的,早知道老子直接装上一玉盒的聚灵丹或者化丹丸撑死他不就得了吗。这下倒好,连老夫自己大半辈子辛苦换来的破气丹都没了。越想苏辅便越是火大,无奈,只好深呼吸了好几次平复了心情后才没好气地说道:“破气丹就是你那劳什子化丹丸的升级版。”

    “哦?这破气丹可以让我没有任何后患的步入金丹期吗?”夜锋双眼一亮发问道。

    “不能。”

    “那……”

    “小子你闭嘴!听老夫说完!”苏辅终于控制不住脾气了,直接一拍桌子,见夜锋不再言语才再次深呼吸了几下继续说道:“破气丹。破意为突破,气意为灵气,丹则指的是金丹。它本身并不能直接让人步入金丹期,但却可以打通你到了金丹期时灵气所会通过的所有经脉的三分之一。若是能服下三枚,便可直接打通所有经脉让你一直到九转金丹期都没有丝毫瓶颈。只要你不到九转金丹期,那服用了这破气丹都会有同样的效果!你说的那垃圾化丹丸是能跟破气丹比的货色吗?”

    “哦。”夜锋摸了摸鼻子,双眼放光的盯着玉盒内的破气丹,内心不断盘算:如此看来这破气丹的确不错啊。我曾经是一转金丹期修士,若是我能弄到三枚的破气丹的话那不仅可以轻松回到一转金丹期,就连突破到九转金丹期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

    像是看透了夜锋的想法一般,苏辅冷哼一声,说道:“你就别想可以弄到三枚破气丹了。老夫身为聚宝阁中人辛苦多年也才只是拥有过一枚破气丹而已还到了你手上,若你没有为聚宝阁做出什么大贡献,这辈子也别想获得第三枚破气丹!”

    说完后,苏辅扔给夜锋一枚玉简,再次开口,说道:“这里面有联系我的方式,等到你同意和我一起为聚宝阁做事的时候再用它来联系我吧。”

    接着,苏辅便站起身向着夜锋的洞府外走去,在即将出洞府的一刻,苏辅却又回头,似笑非笑道:“我差点忘了提醒夜供奉。我记得曾经在赫连川刚刚加入这赤血府时,也有一名供奉要杀他,同样被府主用赤血刃将那名供奉吸得只剩一张皮。我在想,这赤血府什么时候会有新的供奉加入呢。”说完,苏辅抬头看了看天,最后说了一句:“看时间,下一位客人也快要来了。夜供奉,你可要好好招待啊。”

    说完后,苏辅便直接离去消失在了夜幕里。

    苏辅刚才的话是要我提防赤血府主吗?而且他话里说的还有人会来,会是谁呢?看着消失在天边的苏辅,夜锋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