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橄榄枝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那两道以极快速度接近这里的黑影,赫连川双目一缩。他知道,自己这已经重伤的状态,不仅是无法再替子复仇就连逃离这里也成了一种奢望!

    “薛乾!这是你逼我的!”

    眼见着赤血府主以及大供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赫连川彻底绝望了。他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声,接着身子便如同被吹起的气球一般开始膨胀了起来,竟是打算自爆!

    “死不悔改,留你作甚!”

    赤血府主的声音传来,如同平地生雷一般足以令人心神恍惚。与喝声一同传来的还有一柄通体赤红的长刀,直接钉在了赫连川的丹田之处止住了他自爆的趋势。

    缓缓低头,看了眼那柄钉在了自己丹田处的赤红长刀。再抬头时,赫连川眼中已是一片死寂,他死死盯住飞了过来的赤血府主,颤声道:“赤血刃!薛乾老儿,你好狠的心!”

    随着话音的落下,原本膨胀起来如同气球一般的赫连川竟如同被放了气一般身形急速变换,只是几秒就变得身形枯槁皮包骨头!即使这样,赫连川还是不断变得更加枯瘦。最后,他竟变成了一张人皮软飘飘的掉在了地上,竟是连化回原形的机会都不曾拥有!

    然而,把柄通体赤红的长刀仍然浮在空中,只见它对着虚空轻轻一划,赫连川面带惊恐的灵魂便自人皮上出现。他不断冲着已经来到夜锋身旁的赤血府主下跪作揖,一张口不断开开合合,像是哀求着什么。然而,赤红长刀上却猛地出现了一股强烈至极的吸力瞬间便将赫连川的灵魂吸进了刀内!

    在吸收了赫连川的灵魂后这柄赤红长刀的颜色变得更深了几分,接着它竟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发出了一声如同打饱嗝一般的刀鸣才返回了赤血府主腰间的芥子袋内。

    待到赫连川身死神消之后,赤血府主才望向夜锋。只见他双手抱拳,对着夜锋一拜:“夜供奉,吾早已猜到这赫连贼子生有异心却未曾想到其会如此藏心病狂在这赤血府内便惹是生非,更是差点使得我赤血府损失一名未来的栋梁之才。对于夜供奉今日所遇之事,薛某,深表歉意!”

    接着,不待夜锋开口,赤血府主又继续道:“吾知道只是嘴上说说抱歉无法令夜供奉安心。为此,吾打算将以前给予赫连贼子的修炼资源直接加到夜供奉你的名下。以后你每月便直接领取两名供奉份的修炼资源吧。”

    “府主,这不合规矩啊。若是如此,老夫到是不在意,但其他的那些供奉难免会心生不满啊!”在一旁的大供奉苏辅听到赤血府主的话,连忙一脸焦急地开口,劝说道。

    “哼!我才是这赤血府的府主,他们心生不满?让他们不满去!他们满不满意又怎敌得过让夜供奉安心?”赤血府主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打断了苏辅还想说的话。

    说完后,赤血府主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夜锋,有些奇怪的开口,道:“夜供奉,吾观你修为上好像又有所进展但却又明显没有进入一转金丹期,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回府主。”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夜锋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连忙道:“在下方才被那赫连川攻击的接近死亡时下意识的按照炼气之法在经脉中胡乱穿行,竟莫名的有些突破,故而才能从那赫连川手下生还。不过因为在下现在比炼气期第八层强上一些,但应该又不如一转金丹期因此也就称之为炼气期第九层了。”

    赤血府主眼中极为隐秘的闪过了一丝自得,但很快便被他隐藏起来面带欣喜无比爽朗地说道:“夜供奉谦虚了,你这哪是比炼气期第八层强上一些,简直比一般的二转金丹期还要略强一些。嗯,练气期第九层,好称谓。这倒也算是我赤血府的一大喜事了。不过吾观夜供奉也不像是喜欢出风头的样子,便就擅作主张,赐你一枚聚灵丹,愿你早日步入金丹好扬我赤血府威名。”

    夜锋自然是看到了赤血府主眼中闪过的自得,不禁在内心冷笑,什么比一般二转金丹期还略强一些,这老鬼早就到了,明显是看到自己突破至练气期第九层后一剑重创赫连川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后才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上演了一出为自己主持公道直接斩杀赫连川的戏码。若是自己没有突破被那赫连川杀死,这会被称作贼子的说不定就是自己了。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夜锋表面上还是装出了一副感激涕零的姿态接过了那枚聚灵丹开口道:“谢过府主,府主如此知遇之恩,夜锋无以为报,只能在日后为府主鞠躬尽瘁。”

    “哈哈哈,好好好!夜供奉,你来此是被这座山峰的供奉请来的吧。放心,吾必会让他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哼,吾平日忙于修炼,这一个个家伙竟敢背着吾结党营私,看来这一次,这赤血府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赤血府主先是笑了几声,然后看向近在眼前的那座山峰,眼中射出两道冷芒,冷声说道。

    听完赤血府主的话语,夜锋也不打算再去那座山峰做客了。用屁股想都知道那座山峰上的供奉绝对与死去的赫连川有些交情。不过,夜锋还是不禁在心中为那座山峰上那位不知名的供奉表达了一下默哀。可怜的家伙,什么都没做成,还这么轻易就变成了赤血府主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赤血府主的效率果然过人。当天傍晚,那名不知名的供奉不仅是亲自上门赔罪,更是低三下四,近乎哀求着将一堆相当于一般供奉连续领取三年数量的修炼资源送于了夜锋!就算这样,这名供奉在走时还是不断赔罪,更是不停抬手擦着额头的冷汗。在其离去时,夜锋清楚的看到这名供奉的后背已经是被冷汗浸得湿透了!

    不管是做戏还是真的看中了自己,这赤血府主对自己伸出的橄榄枝到是有够诱人的。既然如此,那自己倒不妨将之收下,看看这赤血府主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看着那供奉离去的方向,夜锋摸着下巴,暗暗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