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接下来的下场
    ,精彩小说免费!

    从赫连洛处离开,回到了赤血城的街道上,夜锋不禁有些烦闷。自己是必须要当上这个供奉的,但这样一来就一定会与赫连洛以及他身后的赫连供奉发生摩擦。若是自己未曾受伤还在金丹期的话倒也无所谓了,可现在自己仅仅只有炼气期第八层的实力,如果那赫连供奉将自己在这赤血府的消息告诉给银电府,那自己可就再没有什么办法能逃脱寒电那家伙的追杀了。

    “唉。”

    有些烦闷的叹了口气,环顾四周,夜锋才发现自己竟来到了那日自己第一次来到赤血城时遇到凝珠的地方了。

    “找到你了。”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夜锋循着声音去看时,才发现离自己不远处,一名穿着灰袍拥有一对竖瞳的白发青年正站在那里,双手环于胸前冷冷的看着自己。

    “你在找我?”

    夜锋挑了挑眉,有些惊讶的问道。这青年正是与自己战过一场的蛇玉。

    蛇玉点了点头,放下双手走了过来,盯着夜锋说道:“你最好不要参加决赛。这次所谓的挑选供奉根本就是赤血府内部的一场作秀,你若是跑去参加决赛了,说不定会被人下黑手。”

    “那你为什么要专门提醒我?你是妖族吧,若是我这个人族死了,你不是应该高兴的吗?”

    夜锋沉吟了一下才发问,他有些不敢相信蛇玉会主动来告诉自己这些事。

    “我欠你一条命。在擂台上,你原本是可以取我性命的。那是在擂台上,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找你麻烦,但你却没有这么做,所以我要还你一次。”

    说完后,蛇玉直接转身离去。远远地,蛇玉最后的一句话传来。

    “言尽于此,若是你仍要参加那决赛,我会去为你收尸。”

    摸了摸鼻子,夜锋苦笑了一下,自己原本只是想当个供奉好掩人耳目躲过寒电的追杀,顺便恢复一下伤势的。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卷入这么大的麻烦里了。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等我真的遇到生死危险的时候劫天祖师的那道剑气会不管我。”

    感知了一下自己丹田处那道劫天祖师的灰色剑气,夜锋只感觉自己又有了底气。毕竟,劫天祖师给自己的戮天剑道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竟能让自己跨越好几个等级和人作战,那这道剑气按理来说威力也不会太差。

    ————————————————————————————————————————————————————————————————————

    很快,时间便来到了决赛当天。

    站在擂台上,夜锋才发现最终杀入决赛的竟只有自己、赫连洛和那个鲸狂。

    发觉到夜锋在看自己,鲸狂咧了咧嘴没有说什么。而赫连洛则是冷笑一声,伸出右手用大拇指朝着自己脖子划过,挑衅之意显露无疑。

    “府主到。众供奉到。”

    突然,一道略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随着声音的落下,一名身高足有三米开外,身穿红袍的大汉首先出现在了看台之上。他先是看了看擂台上的三人,略略点了点头,然后便盘膝而坐。

    随着大汉的坐下,一众供奉才相继出现按照各自位次坐下。

    “赫连供奉,先让你儿子和那鲸狂斗上一场。本座时间有限,没兴趣看那种结果注定的战斗。”

    待到所有供奉都坐下后,大汉才开口,直接将决赛的顺序定了下来。

    “奉府主命。”

    一个与赫连洛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站起,冲着大汉一拱手,然后转过身扫过擂台上的三人,在看到夜锋时,其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与鄙夷。接着,不等夜锋走下擂台这中年人便直接开口:“决赛开始。”

    在其看来,也就只有鲸狂能与自己儿子斗上一斗,而夜锋也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只是有些好运才能站在决赛上。

    夜锋眼中闪过了一丝愤怒,这种被人看轻的感觉很是让他不爽。但夜锋也知道,自己若是直接冲着那赫连供奉发泄不爽那是白痴所为。最好的办法还是在接下来自己的战斗中狠狠地击败赫连洛。

    提了提速,夜锋在鲸狂与赫连洛开始战斗之前跳下擂台,然后便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台上两人的战斗。

    抢先动手的是鲸狂,只见他浑身肌肉蠕动,直接抡起拳头,带着风雷之声轰向了赫连洛。

    而赫连洛却是不避不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吓傻了一般。

    鲸狂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接着他便是一声怒吼,拳速更快,重重的轰向赫连洛的脑袋。

    就在鲸狂的拳头即将轰到赫连洛脑袋上时,赫连洛却邪邪一笑,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鲸狂眸光一闪,知晓不对,怒吼一声便要强行转过身型。

    然而,还不待鲸狂完全转过身子,赫连洛便出现在了鲸狂身后。只见他抬起腿,直接抽向了鲸狂的脑袋。这时,鲸狂才刚刚将身子转过了一半,赫连洛的那一脚便抽了过来,正好抽到了鲸狂的脸上,直接便将鲸狂抽飞了出去在地上滑出了好几米!

    “只会用蛮力的傻子。”

    赫连洛站在原地,不屑的冷哼一声。

    下一瞬,他便出现在了鲸狂上方,抬起腿,再次狠狠的抽了下来!

    终日与妖兽厮杀的鲸狂反应也是极快,在赫连洛出现在自己上方的瞬间便抬起了双臂挡在身前。

    咔擦!

    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鲸狂的痛呼声。

    只见,赫连洛的这一脚竟直接压得鲸狂的双臂重重砸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使得鲸狂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不过,鲸狂也是够狠,他直接不顾伤痛的抓住了赫连洛的双腿,浑身蔚蓝色的妖力涌动,怒喝一声便要将赫连洛撕成两半!

    然而,被抓住双腿的赫连洛丝毫不见慌张,只见他眼中尽是嘲讽。

    “我说了,你就是个只会用蛮力的傻子!”

    话音落下,只见赫连洛的双腿竟然诡异的扭曲起来。接着,他并指如刀,对着鲸狂的双肩狠狠斩下!

    血光出现,即便鲸狂已经反应极快的松开了手并向后退去,但他的一条臂膀却仍是被斩落了下来!

    落到地面,赫连洛的双腿又从那诡异的扭曲状态变回了正常。他浑身上下竟没有一丝血迹,若不是双腿处的衣袍有些皱褶,简直看不出他正在进行一场战斗!

    “你儿子不错啊,你在一转金丹期巅峰时这千柔身和鬼章步用的都没有你儿子这么炉火纯青吧。赫连,你有个好儿子啊,说不定以后他可以达到我这个境界呢。”

    正在观看战斗的赤血府府主双目一亮,很是赞叹的冲着一旁的赫连供奉说道。

    “不敢不敢,我儿还需多加锻炼。尚没有府主说的那么优秀。”赫连供奉连忙躬身,如此说道,但其脸上却满是不加掩饰的骄傲与自豪,看向擂台上赫连洛的双目中更是越来越满意。

    “这个赫连,有个优秀儿子尾巴就翘上天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一旁,有供奉酸溜溜的说道。

    赫连供奉听到后不仅没有动怒,反而头抬得更高了。

    老子的儿子这么优秀你们这些家伙就羡慕去吧,有本事你们也生个这么优秀的儿子啊。

    擂台上,被撕下了一边臂膀的鲸狂愈发岌岌可危,几乎完全被赫连洛压着打,完全不能反击,只能不时发出声声怒吼或痛呼!

    “这是你逼我的!”

    突然,鲸狂如此怒吼了一声。接着,他浑身便膨胀了起来,那仅剩的一条臂膀更是膨胀的夸张无比,几乎有其大腿粗了,接着鲸狂突然大喝,并轰出了这一拳。

    “狂鲸拳!”

    一头蔚蓝色的巨鲸虚影顺着鲸狂的这一拳出现,重重的轰向鲸狂的前方,围观的众人耳边都是响起了一声模糊的鲸鸣!令得一些观众头晕目眩,一身妖力几乎无法运转!就连一些实力稍差的供奉,也是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而与鲸狂距离最近的赫连洛更是不堪。直接一个酿跄,步法出错从空中掉落,正好对上了那几乎占满了整个擂台的巨鲸虚影!

    而赫连洛也是不凡,瞬间便清醒了过来。只见他怒喝一声,其背后竟出现了七八根粗大的章鱼触手来回摆动!

    随着触手的出现,赫连洛的身法瞬间便上升了一个档次。只见他的气势瞬间便变得阴森无比,其周身竟出现了七八个模糊的影子不断晃动。若是认真倾听,还能听到一声声凄厉的哭嚎!

    “鬼章步!”

    这一个个影子刚一出现便前赴后继的冲向那道鲸狂发出的巨鲸虚影。

    轰!轰!轰!

    便随着一声声的爆鸣,那道巨鲸虚影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幻,待到巨鲸虚影到了赫连洛面前时,已经虚幻的几乎透明不见了!

    看着面前的巨鲸虚影,赫连洛傲然开口:

    “看清楚,这是你和我之间的差距!”

    说罢,赫连洛身后的章鱼触手极速变大然后冲着这巨鲸虚影极速砸下!

    轰!!!

    满天烟尘扬起,整个擂台都变得隐隐约约。只能看到,那七八条令人生畏的章鱼触手不断晃动,犹如太古魔章再次降临一般!

    “啊!”

    突然,鲸狂痛苦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如同被抓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声音戛然而止!

    烟尘渐渐散去,擂台上的情景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只见,鲸狂那硕大身躯的腹部竟被一条触手直接洞穿!在其身上,还有七根触手紧紧缠绕!

    嘀,嗒,嘀,嗒……

    一滴滴鲜血滴落,鲸狂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

    “我…认……”

    鲸狂挣扎着说出了这两个字,所有人都知晓了鲸狂的意思。然而,赫连洛却是一笑,极快地回应道:

    “我不接受!”

    说罢,赫连洛的那七根触手一起用力。只见鲸狂那壮硕的身躯不断扭曲,清脆的骨折声不断响起,一根根断裂的骨茬甚至带着皮肉破体而出!

    很快,鲸狂便变作了一滩肉泥。接着,赫连洛触手一甩,那摊血泥便向着四处甩去,一滴滴鲜血和着血肉及碎骨从赫连洛的触手上掉落,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块血泥恰好被赫连洛甩到了夜锋的衣袍之上。洁白的衣袍瞬间便被污染出现了血污。

    夜锋双目微眯,看着擂台上的赫连洛,一语不发,只是浑身上下升腾起了一股战意。

    赫连洛嘴唇嗡动,无声的吐出了一句话。

    “这就是,你接下来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