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仍是弟子
    ,精彩小说免费!

    “我不会像刚才那个傻子一样给你可乘之机的。”这个黑衣人语气冷漠,抬手就是一枚足有篮球大的火球,向着夜锋扔去。

    这枚火球不似一般的火球,还未靠近地面,地面上的树木杂草便迅速枯黄干裂化作灰烬随风消逝,一些石块也是不断出现裂缝最终化作一地石子。而大地则变得龟裂,一道道裂痕像是一道道伤口一般,令人惊心动魄!

    夜锋可以很轻易的感受到那枚火球中所蕴含的毁灭气息。他知道,这枚火球和前一个黑衣人一开始发出的那个旋涡威力差不多,甚至还要更胜一筹!

    勉励提起体内所剩不多的灵气,夜锋御剑飞天,向后退去。

    然而,这黑衣人的反应迅捷无比,瞬间便向着夜锋的退路又丢了一枚与前一颗一般的火球。

    无奈,夜锋只得退了回来。他不敢硬闯,知道要是硬闯的话会被这火球焚烧的连渣都不剩!

    接着,见到夜锋又退了回来,黑衣人哈哈一笑,拿出一柄长刀,长刀上燃烧着熊熊烈焰,向下斩去。

    这长刀明显不是凡物,刀身赤红,晶莹如红色玛瑙,一道道神秘的赤色纹路在刀身上流转。它散发出的高温使得周围空气都扭曲了!

    随着黑衣人这一斩,那刀身上熊熊燃烧的烈焰竟然化作了一只浑身赤红,面容不清的怪鸟。这怪鸟昂头长鸣一声,然后就向着夜锋扑来,状若闪电。那鸟喙上闪动的寒光,甚至令人怀疑这不是什么火焰化成,而是一只真实的妖兽!

    怪鸟双翅扇动,发出一道道热浪。大地轰隆一声再度裂开,裂痕惊人,宽度竟比成人大腿还要大上一些。

    夜锋一惊,迅速躲闪,险些被热浪卷中。但即使这样,夜锋的一只手臂还是出现了一个个的燎泡!

    接着,怪鸟又是一声长鸣,浑身都被赤红火焰淹没,宛若一块赤红色的陨石,撞向夜锋,其速度比之刚才还要略胜一筹!

    夜锋看着这向自己冲来的怪鸟,眼中有些绝望,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灵力再施展御剑飞天来躲避了。

    “气灵宗,便宜你们了。”

    夜锋闭上了眼睛,已经做不出什么反抗了。他身上的衣衫已经变得干巴巴的,那是被怪鸟身上的热浪蒸发了的。

    锵!

    突然,一把青色飞剑从远处飞来,纵横劈斩,三两下便将那黑衣人斩出的怪鸟劈散,然后竖插在了夜锋面前,发出幽幽的青色光芒,融进夜锋体内,帮他快速恢复灵气。

    同时,另有一把青色的长剑飞来,携带着漫天风雷之势斩向那黑衣人!

    这柄青色长剑上闪动着青色的光芒力劈而下,其威势宛若山崩一般!令黑衣人下方因高温而变得无比坚硬的大地轰隆一声裂开,缝隙惊人,足足崩开了上百丈之远!

    黑衣人竖刀打算硬挡,却仍是不敌,被劈飞了数百米之远,噗的一声吐出满口鲜血!

    被这么劈了一记,黑衣人便知道自己今日是擒不下夜锋了。

    于是,黑衣人恨恨的看了一眼夜锋,心中万分不甘,道:“小子,今日你很走运,希望以后你还能这么走运。”

    说完,黑衣人浑身释放出火红光芒,人刀合一化作一道赤色霞光消失在了远方。

    他不得不走,夜锋后方有两人正在赶来,那两人相隔如此之远的距离都能如此轻松地击伤他,若是等其到来,那自己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呼。”

    夜锋长出一口气,向着后方看去。他知道,这次的劫难自己算是度过去了。

    只见夜锋的后方,两道人影浮现,只是几个眨眼便来到了夜锋的面前。正是大长老和剑门门主。

    夜锋有些惊讶,但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们二人。

    “幸亏赶上了,我和门主感应到山下突然出现的灵气暴动便猜到有人要对你出手。夜锋,你没受什么伤吧?”

    大长老与剑门门主刚一落到地面,那两柄青色长剑便迅速缩小至了巴掌大小,飞进了二人的衣袖中。

    大长老上下观察夜锋,那关怀的眼神一点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看着大长老的眼神,夜锋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与挣扎。但最后还是没有行礼,只是淡淡的说道:“你们怎么来了。我这个叛出宗门的魔修哪里需要你们这样关怀?”

    闻言,大长老苦笑了起来,不知该说些什么。

    “哼!”一旁,剑门门主冷哼一声,言道:“你是叛出了宗门。你是说过和宗门再无任何瓜葛!但是!”剑门门主声如雷震,在半空中隆隆作响:“你,夜锋,是我的弟子!不论你和宗门以后有没有瓜葛,你,都是我的弟子!既然你有难,那我就必须前来!”

    “哼!”夜锋偏过头,感觉眼睛有些发涩,嘴里要强道:“有你这么强硬的吗?你这么厉害,明知道我是被污蔑的,干嘛还那样逼我?还说出那种话?”

    “唉。”剑门门主摇头,语气中满是无奈与痛苦:“我当然知道你时被污蔑的。我也不想说那句话。但是,就像三长老说的,我剑门传承至今已是不易。我作为剑门门主,更是万万不能让剑门毁在我的手上。为了这一点,哪怕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么说。”

    “是么。”夜锋看着剑门门主,问道:“即使以后会后悔不已,即使会违背本心,即使会被他人骂作软弱?”

    “是的。”剑门门主一样看着夜锋。此刻,他的眼睛像是大海一般看不出心情如何,“即使以后会后悔不已。即使会违背本心,即使会被他人骂作软弱。”

    “我懂了。”夜锋笑了,眼中没有了愤恨,只余一片洁净:“我很佩服您。但是,你的选择,不是我以后要走的道路。因此,我们还是道不同。”

    剩下的话夜锋没有继续说,但剑门门主已经懂了,他说道:“其实,我很羡慕你的道路。”

    说罢,剑门门主不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说什么,而是拿出了一个小瓷瓶。瓷瓶摇晃,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显示其内有东西。

    “这里面有一颗化丹丸。你现在已经炼气期第八层了,而它则可以帮助你进入到一转金丹期。至于再多的事,我就帮不上你了。”

    一番话说完,剑门门主将瓷瓶扔给夜锋,便化作一道剑光迅速离开,返回了剑门。

    大长老摇了摇头,看着夜锋,眼中有一丝追忆:“你,和门主曾经很像。”

    “然后呢?”夜锋发问,并没有立即将瓷瓶收起。

    “呵呵,没什么。”大长老笑了笑,拿出了五张爆破符:“这次为了赶来救你,所以我也没来得及拿上什么好东西。这五张爆破符,就当做是我最后送你的礼物吧。”

    这五张爆破符上,异光闪动,符文一笔一划尽显大气,有一股难言的道韵。与曾经从李思监那里得来的爆破符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夜锋低着头,既不说话,也不上前去拿那五张爆破符。

    “唉。”

    大长老摇头,将爆破符强行塞到了夜锋手中:“别硬撑了,拿着吧。我们,也不能为你再做什么了。”

    说罢,大长老也是御剑,离开此地返回了剑门。

    夜锋站在那里,即使是大长老走了,他也半晌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夜锋嘴里才断断续续的挤出了几个字:“大长老,师……尊,谢谢……你们。”

    说罢,夜锋离开了,化作了天边的一个小点,在这过程中,他没有回头再看剑门哪怕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