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叛出宗门
    ,精彩小说免费!

    “我……”剑门门主张口,面色犹豫,左右为难。

    “门主!气灵宗如今是在送信要求。若是继续拖延,惹恼了气灵宗,他们以此为由攻打我剑门,那该如何?现今我剑门势弱,能勉强传承至今,便已不易,万万不能到了我们这里而断了传承啊!天才,以后还会有。但如果剑门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啊!”

    三长老扬声道,句句恳切,每一句话都是在为剑门传承着想。使得剑门门主更加犹豫。

    “算了,我们在这里争执也争执不出个什么结果,便直接将这件事告诉剑门所有弟子,由弟子们投票决定吧。若是一半以上的弟子都要求将夜锋送于气灵宗就法,那我们便照办。若是与之相反,那不管说什么我们都不能交出夜锋”二长老开口。他是执法长老,此时提出的建议最为公正,没有丝毫偏颇。

    “好,就这么办。”

    一众长老点头,认为此举可行。

    “好!那我们便召集门下所有弟子去往练剑堂。”

    剑门门主点头同意道。

    拿定了主意,众人便纷纷通知门下弟子并御剑去往了练剑堂。

    夜锋毕竟只有炼气期第八层的修为,速度比一众长老慢了不少。只是一会儿,夜锋便被一众长老给甩在了身后。

    待到夜锋到了练剑堂,才发现练剑堂已经人满为患,几乎是人挨着人,连转动身子的空间都没有!即便如此,还是不断有人或是乘着飞剑或是被师尊带着来到练剑堂。整个练剑堂人声鼎沸,嘈杂不堪,宛如一巨大的菜市场,连落脚的地方都快要没有了。

    夜锋勉强找到了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落到地面。轻轻拍了拍前方那个身穿红袍的弟子:“麻烦让一下,我要过去。”

    那弟子转过头,脸上现出了惊讶的神情。

    “夜师兄,是你?”

    看到面前的人是自己许久不见了的王虎,夜锋笑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王虎,笑着说道:“王师弟,你也在这里啊。我外出历练之后,那李山没找你麻烦吧?”

    “我……”

    王虎咬着下嘴唇,脸上带着挣扎,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啊!是魔修夜锋!”

    这时,突然有弟子认出了夜锋,一声惊呼。

    “什么!是那个气灵宗说的那个为了一己私欲毁灭了整个腾龙皇城的魔修夜锋?!”

    “什么!他就是夜锋?他来做什么?”

    ……

    原本就人挤人的练剑堂出现了一阵骚乱。接着,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远离夜锋,仿佛夜锋是什么恐怖的瘟疫源头一般。

    瞬间,人群中就出现了一条道路。将夜锋与王虎孤立在了那里,看起来显眼异常!

    “喂喂喂,那个魔修夜锋身边的是谁?会不会也是魔修?”

    “我认识他,他是六长老的亲传弟子,是叫王虎。他不是什么魔修。可是他怎么和夜锋那个魔修在一起?难道他们认识?”

    “什么!”有弟子惊呼:“那他会不会也是魔修?只是我们没看出来?”

    一下子,整个练剑堂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转过头,看着夜锋与王虎。

    被这么多人盯着,王虎瞬间就变得面红耳赤,有些不知所措。

    只是一小会儿,王虎便做出了决定。他抬着头,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直接走进人群中,将夜锋一个人留在原地。

    “夜师兄,对不起。”

    在王虎经过自己身边时,夜锋清楚地听到,王虎对自己说的话。接着,不出夜锋所料,王虎真的进入了人群,和那些不相信他的人为伍。

    “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魔修!”

    进到了人群后,王虎大喊。那眼神冰冷的夜锋都几乎要怀疑王虎到底有没有说过对不起自己的话了。

    接着,王虎的下一句话让夜锋笑了起来。

    “他根本就是一个灾星!靠近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李思监师弟,燕师姐都是被他害死的!我同意将他交给气灵宗正法!还腾龙皇城一个公道!让腾龙皇城的冤魂安息!”

    “呵呵……”

    是的,夜锋笑了。他笑的很悲哀,面孔上有一股悲意,眼睛却越来越冷。

    最后,夜锋没有再看王虎一眼,直接转身,向着人群分开的方向,一步一步向着剑门门主以及长老们所在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不堪入耳的骂声不绝于耳,全是在辱骂夜锋的!没有人帮夜锋说话。就连那么少数的几个沉默着的弟子也被疯狂的众人逼迫着,推搡着,开口骂了夜锋几句。

    “将魔修夜锋送去气灵宗!还腾龙皇城一个公道!”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接着,就像是一场瘟疫一般,全场都在喊着这一句话。

    “将魔修夜锋送去气灵宗!还腾龙皇城一个公道!”

    “将魔修夜锋送去气灵宗!还腾龙皇城一个公道!”

    “将魔修夜锋送去气灵宗!还腾龙皇城一个公道!”

    ……

    这声音宛若山呼海啸一般,震得整个练剑堂隆隆作响,震颤不已!

    听着耳边出奇统一的呼声,夜锋走到了剑门门主以及众位长老面前。

    夜锋嘴角扯了扯,扯出一个不算笑的笑。

    “师尊。您也听到了。您打算……怎么……处置徒儿?”

    这句话夜锋说的断断续续,好半响才将话说完。

    说完后,夜锋抬起头,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剑门门主。

    剑门门主偏过了头,似是不愿再看夜锋,又像是不好意思。淡漠的话语从他的嘴里传出,被风送到了夜锋的耳朵里。

    “对不起,我……不仅是你的……师尊,还是……这剑门的门主。我必须考虑剑门的存亡,所以……”

    即使是听到这句话,夜锋也依然在笑,但他的眼神却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不要!我不要夜锋哥哥走!夜锋哥哥才不是什么魔修!他就是我的夜锋哥哥!”

    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听着那道声音,眼睛已经完全变得冰冷的夜锋眼中闪过一丝暖意。

    所有人扭头看去,只见小丫头杨诗雨正站在练剑堂的门口,两只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状,大声喊道。一张小脸因为过于用力而涨得通红。她的手肘以及膝盖已经沾上了泥土,有些地方还擦破了皮,渗出血迹。那是听到了消息后,一路跑过来时在路上摔的……

    剑门门主皱了皱眉头,不满的看了杨诗雨一眼,开口,道:“落尘,带诗雨下去,她还太小不知道现在的情况……”

    雨落尘点了点头,就要行动。

    “不用了!”夜锋大声言道,震得喧闹的练剑堂一片寂静!

    接着,他仰天长笑,笑声中有种说不出的苍凉与悲伤。站在练剑堂门口的杨诗雨揉了揉眼睛,竟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当我初生之时,族人尽灭。”

    “当我理解家之温暖之时,家人尽亡。”

    “当我一心所向宗门之时,宗门却欲要置我于水火。”

    夜锋仰头,一字一句的说着。最后,他低下头,扫视周围弟子以及剑门门主和众位长老,朗声言语,声音好似雷声轰隆,回响在练剑堂的上空。这一刻,夜锋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冰冷:“既如此,我夜锋!今日,叛出剑门,不再是剑门弟子!从今往后,所作所为,与剑门,毫无瓜葛!”

    这一番扫视,所有弟子皆向后退去,竟没有一人敢抬头去与夜锋对视!至于剑门门主与一众长老,也是扭头,不愿与夜锋对视!

    说完,夜锋转身,不快不慢的向着练剑堂外走去。人群中的王虎又向后缩了缩,将身子藏匿在人群里,像是害怕被夜锋发现一样。

    到了练剑堂的门口,杨诗雨拽住了夜锋的衣服,语气中有着哭腔。

    “夜锋哥哥,能不能……不走?小诗雨舍不得你。”

    听到小丫头的话,夜锋停住了。他俯下身子,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声音轻缓:“小诗雨,抱歉。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小诗雨了。以后,不要那么贪玩,好好修炼。还有,有时间就替我去看看燕师姐。”

    说罢,夜锋再次摸了摸小丫头的头才起身,最后的看了一眼剑门门主以及众位长老:“我曾经想过,要带领剑门走上巅峰。我曾经想过,要成为师尊您的好弟子,众位师弟的好师兄。我曾经想过,要成为剑门的顶梁之柱,为剑门撑起一片天。可现在看来,这剑门,看似完好,但根基却已经腐朽,众弟子的眼睛已被蒙蔽。全宗上下,竟还不如一个小丫头!这种宗门,又如何有未来可言!”

    说罢,夜锋将衣衫从杨诗雨手中抽出,唤出草阳剑,御剑飞天,转瞬就消失在了远方。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众位长老中,有一人,嘴角微微翘了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