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不打自招
    ,精彩小说免费!

    袁风与孙大柱两个人整整喝了一夜,连孙大柱珍藏的灵酒都喝了个七七八八才罢休。

    见到太阳逐渐升起,两人才意犹未尽的停止喝酒。这时,孙大柱提议道:“风哥,咱们去议事大厅逛逛。夜锋死掉的消息估计长老和门主都知道了。你毕竟是大长老的弟子,他现在应该正伤心呢。咱们过去看一看,开心一下。”

    “恩,也好。”袁风有些晕乎,涨红着脸,道:“那老东西,这些年连我的修炼资源都不给我了,还是我师尊呢。走!咱们去议事大厅,看看那老东西伤心的样子,好好乐一乐!”

    说罢,两人晕晕乎乎的唤出飞剑,摇摇晃晃的飞去了议事大厅。

    在飞往议事大厅的途中,一道暗金色的剑光瞬间掠过两人,飞去了议事大厅。

    这道剑光太快了,宛若一道雷光闪过便不见了踪影。它带起的狂风,吹的两人摇摇晃晃,差点稳定不住身子从飞剑上掉下。

    “我草!你他妈谁啊!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袁风喝得有些小醉,被这狂风一挂,差点真的掉下飞剑!好不容易努力控制住飞剑稳定了身子,袁风当即暴跳如雷,状若疯狂。

    回过神来,袁风却发现比自己脾气还暴躁的孙大柱竟然一声不吭,操控飞剑呆立在那里,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瞳孔缩小,在那里发愣。

    “大柱,你怎么了?那操控那道剑光的孙子那么目中无人,你竟然一句话都不说,这不像你啊?”

    袁风拍了拍孙大柱的肩膀,问道。

    被这么一拍,孙大柱如梦初醒,脸色苍白,冷汗涔涔而下,伸手指着前方,嘴唇不住颤抖,牙齿不断撞击,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酒量要比袁风好一些,并没有喝醉,刚才还是瞅到了那操控剑光的人的样子,虽然模糊不清,但孙大柱可以确定,那一定是夜锋!

    “那……操控那道剑光的人……好像,就是夜锋。”

    “什么!”

    袁风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拍击着孙大柱的肩膀:“大柱啊,你还好意思说我酒量不行,我看你这酒量还不如我呢。那种怎么可能是夜锋啊,那小子早就在天劫碎片的威力下变成灰烬了。你绝对是看花眼了。再说了,那道剑光有多快你也是看到了,那起码是金丹期修士的速度,夜锋要是有金丹期的实力,那还用得着害怕咱俩吗?早就出手杀了咱们两个了。”

    听了袁风的话,孙大柱愣了愣,觉得袁风说的也是有一定的道理。不过那一眼还是把他吓的够呛,于是,弱弱的提议道:“风哥,咱们还是回去吧,别去那什么议事大厅了。”

    “说什么呢你?回去干嘛?”袁风不满的看了一眼孙大柱,提起声音说道:“咱们必须去啊,不去的话怎么开心一下?再说了,那个操控剑光的家伙冲撞了咱俩,那就必须过去让他赔礼道歉!怎么说我也是大长老的弟子啊。”

    “这……好吧。”

    孙大柱答应了,他也想去议事大厅一趟,好确认一下刚才那道剑光到底是谁在操控。

    被狂风这么一吹,两人的酒也醒了大半,便稳定身形,驾驭飞剑,快速向着议事大厅飞去。

    进入议事大厅后,就像两人想的一样,剑门门主还有众位长老都在。在他们面前,还有一位青年正背对着他们,向剑门门主诉说着什么。

    可以明显的看到,剑门门主以及众位长老都是面露悲痛之色。明显是听到了什么噩耗。

    看到剑门门主以及众位长老的表情,袁风以及孙大柱松了一口气。看样子的确是夜锋死了。不然门主和长老们不会这样。

    就在这时,青年察觉到有人来了,转过身,脸上浮现出一抹浅笑。

    “呦,你们也来了啊,比我想的要快了一些呢。”

    看到青年的模样,袁风一下子感觉到一股凉气从头窜到了尾,浑身寒毛都倒竖了起来,指着青年,脸上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你!你!你!”连着说了好几个“你”后,袁风才把一句话说完:“你是夜锋?!你竟然还活着?”

    “废话!死了还能站在这?”夜锋回答,脸上满是笑意,只是一双眼睛依旧冰冷。那一颗变成了紫金色的左眼竟散发出了无尽的威压,压迫的袁风几乎要跪在那里!再看孙大柱,比袁风还不堪,已经瘫软在那里,浑身颤抖。

    “我,我想起我和孙兄还有些事,我们先走了。”

    袁风拉起孙大柱,一步一步的后退,几乎就要夺路而走。

    然而,就在他们要转身之时,夜锋却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他们身后。非常熟络的将手搭在他们肩上:“走什么啊,我们这么久不见,不应该说一些事情么?比如,那个叫做李思监的小子?”

    听到夜锋的话,袁风腿一软,差点就跪下了。孙大柱则哭丧着脸,看着夜锋,近乎哀求道:“夜锋兄弟,我应该和你没有什么恩怨吧,我就先走了。我在执事堂还有事呢。”

    “别别别,别叫我兄弟,我没有你这种整天收取同门好处的败类兄弟。再说了,咱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恩怨。”夜锋笑了,笑得很和善:“你只不过是交给那李思监三张爆破符想要炸死我而已。”

    夜锋的声音很高,整个大厅都能听到,更不用说剑门门主和各位长老了。

    这话一出口,孙大柱一下就趴在了那里,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双目无神,嘴里不断呢喃:“完了……完了……完了……”

    孙大柱认命了,但袁风却突然目露凶光,看着夜锋,要最后一搏。他大声道。

    “夜锋,你有什么证据说我跟那个李思监有关系?那小子本来就和你有恩怨。说不定是他自己擅做主张去找的你!夜锋,你抢走了我的山峰,抢走了我的洞府,抢走了我的修炼资源,现在你一回来,还污蔑我说是我指示的李思监杀你的?”袁风面色涨红,双目含泪,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我袁风自问对你处处忍让,从未说过什么。现在,你还想要我的命不成?”说着,袁风跪了下来,对这一众长老大声喊道:“长老,我袁风,求长老们为我主持公道!这夜锋一回来便如此打压异己,甚至恨不得杀掉我的孙兄。这样的人,以后难免不会打压宗门其他天才弟子,甚至可能设计陷害长老对宗门长生不利,这小子,完全是狼子野心啊!”

    一番话,袁风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对夜锋处处忍让,处处为宗门着想的可怜人物,反而说将夜锋说成狼子野心,甚至会对宗门产生不利的危险人物。

    然而,令袁风诧异的,自己说完,一众长老不仅没有夸赞他,反而一句话都没说,全都眼神古怪的看着他。直看的袁风发毛。

    这时,夜锋的声音才幽幽响起:“傻帽,不打自招了吧。我刚才并没有和长老说任何有关你们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