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返回宗门
    ,精彩小说免费!

    在劫天仙君重新变回灰色剑气,返回夜锋丹田后不久,夜锋便幽幽醒转了。

    在夜锋醒转的瞬间,那被劫天仙君施加的三层封印中的第一层便开启了,庞大的天劫能量通过夜锋的左眼,迅速进入他的经脉之中,推动着夜锋的境界不断上升。

    终于,夜锋完全醒转了,那股天劫能量也是作用完全,化作滚滚灵气消失在了夜锋经脉之中。

    “我……”

    夜锋揉了揉眼睛,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被一块天劫的碎片射进了左眼。天劫碎片的力量自己是感受过,而现在自己竟然还活着,实在是令夜锋有些惊讶。

    揉了几下眼睛,夜锋发现不对了,自己的左眼竟然完好无损,没有任何不适!

    若不是身边的废墟,夜锋都要认为自己其实只是做了个被天劫碎片射进左眼的噩梦。

    “咦?我的实力?”

    突然,夜锋瞪大了眼睛,发现了自己实力的变化,一时间有些目瞪口呆。

    “我怎么,进入炼气期第八层了?”

    夜锋有些不解,原本他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谁知自己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而且不止如此,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突破至了炼气期第八层!被天劫碎片射眼睛会有这等好事?若真是如此,那修真界还修炼什么啊,直接用眼睛接天劫就行了啊。

    想起眼睛,夜锋这才发现,自己的左眼不知为何,瞳孔竟然变成了紫金色。远远看去,就像在眼睛里放进了雷霆一般,有些怪异,又莫名的有些威严。

    思来想去,夜锋都没有想出个结果,只好把这一切归结于那块射进自己左眼内的天劫碎片的身上。

    夜锋发愣,过了好一会才决定返回剑门,将自己的情况说给自己的师尊剑门门主,让剑门门主来确定自己的情况。

    既然已经下了决定,夜锋便开始动身。这里距离剑门至少有上千里的路程,但以夜锋的速度,日夜不停赶路的话最多两日便可回到剑门内。

    剑门。

    在夜锋离开剑门外出历练后,袁风与孙大柱就有些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派出去截杀夜锋的李思监已经死了,更知道夜锋一定已经知晓是他们两人派出的李思监。因此,他们害怕夜锋历练归来后会找自己秋后算账。

    要是夜锋回来后将他们做的事给门主以及专管惩戒的二长老一说,那他们可就真的没有好果子吃了。

    袁风与孙大柱好几次想要亲自出山去斩杀夜锋,却又苦于没有什么理由去到腾龙皇朝。只得一天一天的忧愁,使得两人都消瘦了下去。

    然而,这天,袁风却提着一葫芦自己曾经外出历练时获得的灵酒,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去执事堂寻找孙大柱。

    孙大柱自从得知李思监死了之后,就有些患得患失,成天愁眉苦脸,连勒索历练弟子的好处都提不起劲,整天趴在执事堂弟子的长桌上无精打采。

    看到袁风进来,脸上带着无比得意的笑容,还提着一葫芦灵酒,孙大柱不由惊奇道:“风哥,你今天是遇上什么喜事了?难道你不怕那夜锋回来后将咱们的事告诉门主以及长老们了?”

    听到孙大柱的问话,袁风哈哈大笑,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芦,面带红光:“当然是有喜事了,大喜事!这不,得知那个消息后我不是第一个来找你了么?”

    孙大柱更奇怪了,这袁风平日里和自己几乎一样的惶惶不可终日,甚至比自己还不堪,今天怎么会如此兴奋,竟然还拿了平日里绝对不会拿出的灵酒来找自己。不会是得什么失心疯了吧?

    突然,孙大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一下子变的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哆哆嗦嗦道:“风,风哥,这这这,这不会是咱们的送行酒吧?长老们已经知道咱们的事,在杀掉咱们之前先给一顿好的?”

    一听孙大柱的猜测,袁风那刚刚拿出一个玉杯就要倒酒的手,一下子僵到了半空中。他转头看着孙大柱,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以前咋不知道这孙大柱这么能胡思乱想呢?

    看着袁风眼中的不可思议,孙大柱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没见袁风都诧异于自己猜测的准确了吗?

    一下子,孙大柱更是哭丧着脸,整个身子都佝偻了下去,像是瞬间老了不少岁一样。他嘴唇抖动了好几次,半响说不出话。

    袁风还以为孙大柱是想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激动得说不出话,满意地拍了拍孙大柱的肩膀:“老弟,你想的不错,这件事就是这样的。”

    听到袁风的确定,孙大柱一下子绝望了,浑身散发着一股死气:“说吧,风哥,我也认命了。长老们打算什么时候送我们上路?”

    “上路?上什么路?”

    袁风有些不明所以:这家伙不会激动的失心疯了吧?

    “还能上什么路!断头路啊!”

    孙大柱的声音中已经有了哭音,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像是一顿死肉。

    “去你妈的断头路!”袁风笑骂道,明白了孙大柱还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我说的是,腾龙皇城,被一块突然出现的天劫碎片毁了!整个腾龙皇城没有一个人生还!”

    “可是,那夜锋可以躲在地下啊,他是修士,在地下也不会被憋死的。那天劫碎片毕竟只是碎片,威力应该不会太大吧?”孙大柱还是有些不相信,这幸福来得有些突然,突然的让他有一种不真实感。

    “别疑神疑鬼了。”袁风拿起酒葫,往自己杯子里倒了一杯酒,放在鼻下一嗅。顿时陶醉得眯起了眼睛,半躺在椅子上,舒服的哼哼了几声,懒洋洋的道:“我是听一个气灵宗弟子说的。整个腾龙皇城,地下千米都被那天劫碎片毁成了焦黑之色,一点生气都不留。那夜锋离开宗门时才是什么实力?炼气期第四层吧,他就算再天才,最多也就是到炼气期第六层。那场灾难,我估计连元婴期老怪去了,都要死无全尸。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炼气期第六层的废物了!”

    听到袁风的解释,孙大柱才反应过来:怪不得袁风这么高兴,原来是夜锋这个祸害死了啊。

    顿时,孙大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激动的整个人都扑到了长桌上,将桌上的酒杯都碰翻了:“风哥!你的意思是夜锋真的死了?!”

    轻轻抿了一口灵酒,袁风缓缓摇头,装模作样:“可惜啊,一个大好青年,未来我剑门的顶梁支柱,竟然死在了一场天灾之中,可悲,可叹啊。”

    袁风的言语是这么说的,但语气中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叹息之意,只有浓浓的得意与兴奋。

    这一下,孙大柱彻底明白过来了,这是陪伴着袁风摇头晃脑,装腔作势:“对啊,我剑门的绝世天才,门主的真传弟子,怎么就死在了那么一场天灾里了呢,我这做师兄的,心痛不已啊。”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笑意。袁风重新倒了两杯灵酒,给了孙大柱一杯:“为了我们剑门天才的陨落,碰杯!”

    “碰杯!”

    玉杯轻碰,发出清脆的声音,两人哈哈大笑,交杯换盏,一时间没有了任何的忧虑与惶恐。只剩下满满的如释重负后的欣喜与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