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代替
    ,精彩小说免费!

    黄袍青年走后,武陵王便在自家王府中,兴奋不已。

    “小混蛋,本王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没想到你今天自投罗网,真是自寻死路。这下我儿李腾飞的仇算是报了。”武陵王一边想着一边端起身边的热茶,舒服的抿了一口,。武陵王不由得感觉天空是如此湛蓝,白云是如此洁白,连给自己按脚的这个侍女都是如此美丽。

    “你……”

    武陵王舒服的哼哼了一声,张口叫了一下正卖力给自己按脚的侍女,打算在着这风和日丽的日子,为了庆祝夜锋的死亡,而和自己的侍女进行一些有利于人类繁衍的事情。

    就在这时,身上满是血迹的黄袍青年回来了。只见他阴沉着脸,看了一眼被自己撞破好事的武陵王,语气不善。

    “给我重新准备一间上好的房间,再把你这里最好的疗伤药拿给我。最后,”

    黄袍青年脸上满是怒意,一指被他拖进来的两名侍卫:

    “把这两个废物给我宰了!我不想再看见他们!”

    武陵王吓得脸色苍白:莫非是这黄袍青年没能杀掉夜锋反而被夜锋给击伤所以现在才如此愤怒?

    即使如此,武陵王还是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冲黄袍青年问道:“那个,供奉大人,请问,那个叫夜锋的小子……”

    “他死了!他死了!”黄袍青年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混账东西,死就死了还给老子来这么一下!”黄袍青年轻声嘟囔,很是不满。

    “什么?他死了?太好了!”

    武陵王没有听见黄袍青年嘟囔的话,只是听到夜锋死了的消息,一下子跳起,满脸笑容。

    “太好了?”听到武陵王的话,黄袍青年脸色更加阴沉,周身杀气涌动,锵的一声拔出长刀,直指武陵王:“你什么意思?听到我被那小子所伤,你很开心?”

    武陵王头上冷汗直冒,那是被黄袍青年吓的。听着黄袍青年话语中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武陵王毫不怀疑,一旦说错了话,自己绝对会被这黄袍青年杀掉的。

    “不,不,不敢,小人不敢有这种想法。”

    武陵王吓得瘫软在地,一股子骚味从他胯下传出。武陵王竟被吓得小便失禁了!

    “不敢?你敢的很啊。”

    黄袍青年冷哼一声,有些厌恶地后退一步。却没有继续在这个事情上纠缠而是指着那两名瘫软在地的侍卫说道:“行了!赶紧给我重新准备一间上好的房间。然后再杀了这两个家伙!”

    说完,黄袍青年便不再言语,等待武陵王的安排。

    “是是是,小人这就去安排。”

    虽然武陵王很奇怪黄袍青年两次提到要杀自己那两名侍卫的事。不过,他也不敢再问,害怕真的被黄袍青年斩杀。

    “你们!把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带下去宰了!然后马上给供奉大人重找一间上好的房间!”

    武陵王喊来下人,拖着两个侍卫离开。不一会儿,伴着惨呼声,人头落地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接着,就有下人回来,给黄袍青年和武陵王呈上两个侍卫的头颅,然后就带着黄袍青年去了其他房间,只留下武陵王一个人在那里欣喜于夜锋的死讯。

    “好了,你可以走了。”

    进了房间后,黄袍青年便让下人离去,独自待在房间内。

    等到下人离去了,黄袍青年面部一阵蠕动,变成了夜锋的模样。那被他拿在手中的也是一阵烟雾升腾,重新变回了草阳剑的模样。

    其实这黄袍青年是夜锋扮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能混入腾龙大帝的计划中好在关键时刻给他来一记狠的。

    轻呼一口气,夜锋眼神冷冽。其实就在刚才,有那么一瞬,夜锋就装不下去要真的斩杀武陵王了。幸好自己及时用那两名侍卫以及散发杀气的方法缓解了自己的杀心。

    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景,夜锋决定,接下来的时间内绝对不能走出这房间。自己毕竟不是真正的黄袍青年,一些下意识的动作还是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正在这时,下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大人,王爷让奴婢送疗伤药来了。”

    “进来。”

    夜锋连忙将容貌变作黄袍青年的模样,模仿着黄袍青年的语气有些阴戾的说道。

    话音落下,那端着玉盘的侍女便走了进来。

    夜锋皱了皱眉,有些不适应,但仍然说道:“好了。把玉盘放下,你可以走了。”

    “啊?”

    那侍女有些惊讶,神色中有些不明所以。

    “大人您平日里不都是要奴婢服侍吗?”

    侍女低着头,脸色羞红。

    “该死!”

    夜锋心中暗骂一声,自己忘了那黄袍青年还是个色中饿鬼,总是喜欢翻云覆雨。但话已经说出口了,总不能收回去。

    “行了,你能走了!我今日受了伤,要一个人休息一下。还有,今后你也不要来了。最近会有一些事,我需要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

    最后夜锋这样说道。

    “是。奴婢告退。”

    见到夜锋这样说了,虽然那侍女有些奇怪夜锋的表现,但还是顺从的离开了。

    “奇怪,供奉大人平日里不都是直接扑上来的吗?”

    侍女嘟囔了一声,关上房门,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