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终得斩杀
    ,精彩小说免费!

    像是裁纸刀划过一张薄纸一般。燕凝霜发出的飞剑轻而易举的将黑衣修士的法盾斩成两半变作两块冰坨掉到地上,碎成一地冰渣!

    至于黑衣修士发出的那几道剑芒,连碰到飞剑的资格都没有!它们还未到飞剑跟前便被冻成冰块掉到地上,碎成冰渣!

    终于,飞剑斩到了黑衣修士身上。只见冰块在黑衣修士身上不断蔓延,很快便将黑衣修士冻成了一块大冰坨,掉到地上一样的碎成了冰渣。

    看到黑衣修士已经死了,夜锋才飞了回来。

    刚到了燕凝霜身边,夜锋还未来得及张口说话,燕凝霜便身子一软,向前倒去。

    这可是在天上啊,就这么掉下去不得立刻摔死啊。

    夜锋连忙手忙脚乱的抱住燕凝霜。将她翻过来面朝自己时,夜锋才发现,燕凝霜脸上已经满是黑气,嘴角的黑血一直流到了衣衫之上,将蓝色的长袍染得漆黑一片。明显是毒气攻心了的样子!

    刚才看到燕凝霜大发神威的样子,夜锋下意识地认为燕凝霜已经没事了。但现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夜锋才反应过来,燕凝霜刚才一直是拖着中了毒的身子与那黑衣修士战斗!

    一时间,夜锋急了,从芥子袋中拿出剩下的大还丹就要一股脑的喂给燕凝霜。然而,这时,燕凝霜却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别给我喂。大还丹没用的,我的情况我清楚,最多再过一天,我就会死了……”

    顿时,夜锋有些不知所措,手举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如果有可能,他是怎么也不愿意让燕凝霜死的。

    这时,黑衣修士的声音却又在一旁响起:“她说的很对。最多一天,她就得死!”一旁,黑衣修士的身影显露出来,只见现在他身上除了爆破符所给予的燎泡,还有被燕凝霜那柄飞剑所给予的大片紫色的冻伤。更重要的,他的一只手臂空荡荡的,断口处满是碎冰,明显是燕凝霜那一剑的战果。

    “该死的贱人!都中了毒了还要这么拼命!害老子白白浪费掉一张保命用的换影符!”黑衣修士的声音愈发阴冷了,话语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杀意:“你们,两个,都要死!”

    说完,黑衣修士身边不断涌动着黑色的雾气,腐蚀这身侧的一切。

    “夜师弟,帮我拖延一会儿时间。”

    就在黑衣修士身侧的腐蚀雾气不断扩大时,燕凝霜突然小声对夜锋说道。

    “可是,你再运转灵气,会……”

    “我不想死在那种人手中,更不想死后还被他玷污。”燕凝霜的声音中满是坚决。

    夜锋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燕凝霜。只见燕凝霜眼中满是坚决。那满是黑气的脸上,本应黯淡下去的眼睛,此刻却明亮无比,正直直的盯着夜锋。

    只是看了一眼,夜锋便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她的。于是抱着燕凝霜降到地面,将她放到地上,看着她盘膝坐好,闭目调动灵气,夜锋站了起来,头也不回,说道:

    “我会为你拖延到足够的时间。”

    说完,夜锋拔出了草阳剑。那紫色的长剑仿佛感应到了主人的意志,还未注入灵气,剑身便自行嗡鸣!

    随着体内的灵气不断注入到草阳剑中,一道道暗紫色的霸劫荒雷显现出来,剑体上雷鸣不断!

    看着黑色的雾气不断当头压下,夜锋一紧草阳剑,对着天空奋力一斩。同时口中大喝:

    “斩!”

    伴随着夜锋的大喝,草阳剑上的霸劫荒雷像是一头远古怒龙一般,对着那黑色的雾气咆哮着撞了过去!

    没有一丝声响,雷龙就撞进了黑雾之中。

    天空中,黑色的雾气一时停了下来,暗紫色的霸劫荒雷化作的雷龙在黑雾中不断咆哮,想要将这黑雾生生震散!而黑雾也是不断腐蚀着雷龙势要将雷龙完全腐蚀!

    虽然天空中一点声响都没有,但其激烈的程度却远胜半个月前和那三名散修的战斗!

    雷龙在不断缩小,但一时半会黑雾也下不到夜锋他们的高度。

    见到黑雾半晌不得存进,黑衣修士冷哼一声,大袖一甩,三枚腥臭发黑明显是涂了剧毒的黑钉又射向夜锋!

    蚀骨钉!

    夜锋瞳孔一缩,连忙将体内灵气源源不断的注入手中的草阳剑内。

    雷爆!

    草阳剑轻点,三团墨黑色的雷球发出,瞬间撞向那三枚蚀骨钉!

    轰!轰!轰!

    三声爆炸声响起,每一枚雷球都精准的撞向了蚀骨钉,迅速将其包裹,然后爆开。其内霸道的霸劫荒雷通过爆炸,在一瞬间就让蚀骨钉成为了废物!

    这其实是夜锋在剑门之时,剑门门主见夜锋拥有霸劫荒雷雷种便教给夜锋的一种驱使霸劫荒雷的小法决。

    “倒是小看了你。”黑衣修士脸上满是狞笑。不再发出蚀骨钉,而是向黑雾中加大了一些灵气。

    瞬间,黑雾便狂涨了一倍有余,那原本还能稍作抗争的雷龙一瞬间便像是被扔进了滚水中的冰块一般,迅速的被腐蚀消失。

    看着不断落下的黑雾,夜锋也是没有了办法,只能徒劳般的不断向上斩出一道道带着霸劫荒雷的紫色剑芒。

    然而,这紫色的剑芒也仅仅只能略微的拖延十几秒便被黑雾腐蚀殆尽!

    看着头顶不断压下的黑雾,夜锋苦笑了一下。

    现在他已经能清楚地闻到头顶那黑雾中散发出的腐朽与死亡的气息。

    回头望了一眼仍在闭目凝聚运转灵气的燕凝霜,夜锋喃喃道:“抱歉了,燕师姐,说好的拖延时间,看来,我是要食言了。”

    说完,黑雾落下,将下方的夜锋与燕凝霜齐齐笼罩了进去。

    “哈哈!小蚂蚁就是小蚂蚁,不管你怎么抗争,最后都是死!”上方,黑衣修士万分得意,发出了畅快至极的笑声。

    笑着笑着,黑衣修士咂了咂嘴,有些懊恼:“该死,这下把那小贱人给腐蚀掉了,我还怎么把她的尸体吊到城门上啊!”

    就在黑衣修士装腔作势,自怨自艾之时,一道冰蓝色的剑芒划破了黑雾。接着,这剑芒往返来回,不一会便将黑雾斩的七零八落消散开来。

    下方,燕凝霜身外一层冰蓝色的护罩浮动,将夜锋和自己包裹起来,那黑色的雾气竟丝毫也不能侵入!

    燕凝霜嘴角黑血越淌越多,但她的气势却也越来越强,浑身剑骨不断作响,一道道剑意冲天而起,像是要将头顶的天空刺破一般!

    接着,燕凝霜一口精血喷到手中长剑上。

    在燕凝霜的精血碰触到长剑的瞬间,长剑由透明水晶的样子变得血红血红,并再次缩小。由巴掌大小变得只有绣花针大小。

    “斩!斩!斩!”

    燕凝霜连说三个斩字,每说一句,都会有一口精血喷出,将血红色的飞剑包裹起来。

    最后一个斩字说出口,燕凝霜浑身剑骨一震,一股如同白玉般的气息从她的七窍中散出,进入到了飞剑之内。瞬间,飞剑上的寒气消失了,整把飞剑完全变成了如最完美的红水晶般的晶莹剔透。

    “斩!”

    最后,燕凝霜一指黑衣修士,虽然闭着口,但身体内却传出了斩字。

    这个斩字发出,燕凝霜体内剑骨便不再作响。同时,她身躯一颤,便倒在了地上,白皙如同鹅卵石般的下巴,此刻全是黑血!

    飞剑还停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静止了一般。

    “哈哈哈,你个贱人!搞出这么大的阵势,还以为你会发出多么厉害的攻击呢,没想到只是个绣花枕头!也好,我便杀了那小子后再上了你,最后将你的尸体挂上城门!”在经过了最开始的紧张,见到燕凝霜的飞剑停在那里没有动作,黑衣修士不禁更加得意,语气中更显残忍。

    夜锋心头一沉,这一次,终究是躲不过去么?

    就在黑衣修士得意非凡,夜锋已然绝望,而燕凝霜生死不知之时。黑衣修士却突然像是被卡住了脖子一般,说不出话。

    原来,在他身上,不知何时竟长出了已根又一根的冰剑,将他的身躯刺得鲜血淋漓,一根冰剑刺破了黑衣修士的喉咙穿了出来!怪不得黑衣修士竟说不出话。仔细看去,那些冰剑竟然是从黑衣修士的身体内部中生长出来,刺破皮肤展露出来的。

    这时,燕凝霜身侧的飞剑消失了。在飞剑消失的瞬间,那飞剑便突兀的出现在黑衣修士额头,狠狠的刺了进去,带出一抹被冻成冰棍的鲜血!

    啪!

    像是脆弱的玻璃一般,黑衣修士掉到地上,瞬间摔得四分五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