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戮天剑气
    ,精彩小说免费!

    眼见白发书生的手离夜锋的草阳剑愈来愈近,夜锋低着头,脑中一个个想法闪过却又被迅速否决。最后,想来想去,夜锋只想到了自己这一身的淡银色骨骼。瞬间,夜锋便有了想法。

    白发书生一把夺过夜锋手上的草阳剑,看到夜锋毫无动作,便得意道:“怎么?认命了?认命了才好,看在你给我贡献了这么好的灵宝的份上,我会瞬间杀了你不给你留痛苦的。”

    然而,白发书生眼中寒光不断闪动,明显是不会履行自己的话语的意思。

    见夜锋只是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白发书生也不再说什么,认为夜锋是真的任命了。

    再看了夜锋几眼,白发书生确定了夜锋真的丧失了斗志,便将注意力放到了手中的草阳剑上。

    “啧啧,好剑啊,这下我实力起码可以再增强个三四成吧。”白发书生一边赞叹,一边悄悄查看夜锋的反应。他还是不放心,不相信夜锋会真的丧失斗志。

    就这样试探了好一会儿,白发书生才放下心来,真正低下头查看起了草阳剑。

    然而,就在白发书生将注意力从夜锋身上移开的一瞬间,夜锋闪电般抬起右手,带着呼呼的风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记老拳砸在了白发书生的鼻梁上!

    白发书生明显不是那种**强悍的修士,被夜锋一拳砸的惨嚎一声捂着鼻梁后退出了好几步!

    不过,白发书生也是个狠茬子。他刚刚后退了几步眼睛都还没睁开,双手便开始掐诀打算斩杀夜锋。

    夜锋可不会给他这个施展法诀的机会。一见白发书生在掐诀,三步并成两步,瞬间便来到了白发书生面前,对着白发书生的小腹又是一拳。

    夜锋的身体可是被剑气淬体强化过的,而小腹又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之一。

    只见这一拳下去,白发书生连法决都维持不了,抱着小腹像只虾米一样半蹲了下去。

    见状,夜锋一抓白发书生的头,又是狠狠地一记膝撞。砸在了白发书生的鼻梁上!

    劈啪。

    鼻梁同样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更何况白发书生的鼻梁被夜锋这个剑气淬体大成的家伙砸了两次。哪怕是修士身体比普通人好上不少,也是让白发书生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嚎!

    在夜锋的连环攻势下,白发书生的鼻梁骨也是断掉了,鼻血像是瀑布一般争先恐后的向外涌出。

    拼命挣扎着,白发书生终于是挣脱了夜锋的拳头,丢下刚拿到手的草阳剑和两颗门牙回到了空中。

    狼狈的将嘴里的血沫吐掉,白发书生颤抖着摸了摸鼻子。接着又是好一阵的痛呼,疼的白发书生眼泪花子都出来了。

    只见,就这么一会,白发书生已经不复刚才的俊朗模样,不仅嘴里少了两颗门牙说话漏风,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一只眼睛高高肿起另一只则乌黑一团!再看身上,一个硕大的鞋印正印在他的小腹上。这是刚才夜锋踹的。

    “嘶,窝姨丁腰宰了泥(我一定要宰了你)。”

    张开漏风的嘴,白发书生阴冷说道。那两只高低不一,一白一黑的眼睛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就在白发书生法决即将完成之时,夜锋却一扬手中的东西:“喂!傻子,你东西忘拿了。”

    白发书生疑惑的看了一眼夜锋手中的东西。这一眼,气得他七窍生烟,身形一个不稳差点从天上掉下来,手中即将完成的法决也是乱了。

    原来,夜锋手中的东西竟是白发书生被打掉的那两颗门牙。此刻正被夜锋高高举着。

    努力稳住身子,白发书生眼神愈发阴冷了:“笑止,泥找屎(小子,你找死)。”

    “不要就不要嘛。”夜锋将那两颗门牙丢在地上,用脚踩进了地里,用白发书生恰好能听到的声音嘟囔:“真是的,我什么时候找过你。”

    白发书生一边捏着法诀一边思考夜锋那句话的意思。待到法决再次即将完成的时候,白发书生才思考明白。这一下,一下子又气得他身形一阵不稳,即将发出的法诀再次消散。

    接连两次捏错法决,这其中的反噬令白发书生一口逆血横在喉头,难受不已。

    “好了,准备受死吧。”就在白发书生难受的关头,夜锋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一下子使得白发书生怒极反笑。

    然而,白发书生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忘了嘴里的那口逆血。只见他张了张嘴,正想说话,喉头却一个耸动,将那口逆血又吞了下去。呛得他咳嗽连连。

    好不容易感觉好受了些,气疯了的白发书生连话都不再说了,直接唤出自己的毛笔灵宝,鼓动灵气变作利刃向下斩去!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利刃,夜锋一咬牙。拼了!

    想罢,夜锋便燃烧起在这段自己拼命拖延下的时间内所恢复的灵气,并将它们以一种玄妙的方式推进了右手食指与中指的经脉中。

    感受着在暴躁灵气下不断呻吟的右手经脉,夜锋紧紧盯着朝自己斩来的利刃,忍着右手经脉传来的剧痛,强行运转那些被燃烧着的戮天灵气。

    近了,很近了。白发书生发出的利刃已经离夜锋不足半米!那锐利锋面切割空气所带起的寒意刺的夜锋脸颊生疼。

    然而,夜锋紧紧盯着眼前的利刃,像是感觉不到死亡的逼近一般,不躲不闪,仍然在运转戮天灵气。

    近了,更近了。利刃已经离夜锋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了!还未接触到夜锋,夜锋脸上和脖颈上便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痕,鲜血在利刃的压迫下不断渗出,混着夜锋脸上的汗液一同滴落在地。

    然而,夜锋还是紧紧盯着利刃,拼了命的运转戮天灵气。

    终于,就在利刃离夜锋仅剩一张薄纸的距离时,那暴躁的戮天灵气终于冲出夜锋右手的食指与无名指,向着近在咫尺的利刃狠狠地斩了过去!

    这道冲了出去的戮天灵气便是戮天剑道中记述的一种炼气期第八层修士才能勉强发出的攻击法门——戮天剑气。

    或许是因为此时的夜锋实力过低而且是强行催发出的戮天剑气。这道戮天剑气只是呈一种半透明的灰色,并未达到戮天剑道中记述的暗灰色。

    即便如此这道戮天剑气还是强势无比。只见它轻而易举的斩碎那道利刃然后去势不减的冲上天空,直直向着天上的白发书生激射而去。

    像是用滚烫的钢刀插进牛油中一般,戮天剑气很轻松的便穿过了白发书生的头颅。在其头颅上留下了一个碗口大的洞口,前后敞亮。从那洞口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刺破了白发书生头颅的戮天剑气仍旧去势不减,直直冲进云层不见踪影!

    这一切说起来缓慢,其实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夜锋发出戮天剑气再到白发书生惨死,前后一切只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

    待到白发书生的尸体摔落到地面激起一片灰尘,夜锋才回过神来。本来他并不对这戮天剑气抱多大的希望,以为只要能伤到白发书生能惊走他就不错了。

    夜锋是完全不敢想自己体内那一点点的戮天灵气能做到什么。谁知这戮天剑气竟如此了得,不仅斩碎利刃还将那不可一世的白发书生斩杀!

    一时之间,夜锋情不自禁的对自己修炼到炼气期第八层充满了期待:这还是勉强催发出来的就这么厉害,那要是到了炼气期第八层再催发还不得逆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