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踩断双腿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大早,结束了一夜修炼的夜锋从那座昨天购买来的宅院中走出并伸了个懒腰。便走进了一家酒馆。

    酒馆里的小二看到夜锋进来坐下,熟练地端上几道小菜以及一壶酒。

    就着酒,吃着菜,不一会这些小菜便见了底。饮尽酒壶中最后的一口酒,夜锋丢下一些钱便打算离去。这时,邻桌客人的话语传了过来。

    “你听说了吗?昨晚,城西的巷子里发生火灾了,大半边天都烧红了。”

    “那当然。我还听说巷子里有一对卖花母女就死在了那场火灾里。”

    “还别说,我估计那场火灾是其实人为放的。”

    “哦?说来听听。”

    “昨天啊,我看见武陵王的儿子带着私兵大半夜的出了府,人人手里一支火把。你说他们是干嘛去的?”

    ……

    听着旁边的对话,夜锋走过去拍了拍一个在打瞌睡的店小二问道:“昨晚城西发生火灾了?你知道具体情况吗?”

    被打扰了好梦的店小二正想发火,却看到夜锋手里出现了一块碎银,连忙笑道:“客官啊,你问我就对了,这城里的事可没有我不知道的。你是问昨晚城西的那场火灾吧。”说到这里,店小二压低了声音:“其实,那是武陵王的儿子干的。听说是一个卖花女惹恼了他,当晚他就带人烧了那家的房子还烧死了那卖花女一家。”

    “是么?”夜锋皱了皱眉头:“那卖花女叫什么?”

    “听说是叫艾玲玉吧。”

    一听店小二的话,夜锋心里便明了了,但还是问了一句:“你确定这消息准确么?”

    听到夜锋的问话,店小二将胸脯拍的啪啪作响:“放心吧客官。我们做这一行的消息肯定准确。不然谁还来找我们了解情况啊?”

    “嗯。”夜锋点了点头,手指一弹便将那块碎银弹到了店小二的手里:“最后一个问题。武陵王府在哪里。”

    “客官您出门右转,城里除了皇宫外看起来最奢侈的府邸就是武陵王府。”

    问明了武陵王府的方位,夜锋转身便向着武陵王的府邸走去。

    ——————————————————————————————————————————————

    武陵王府前,夜锋看着面前用纯银铸成的大门,心里冷笑:这武陵王也是够高调的,用纯银打造大门,也不怕半夜来贼把他府上的门板偷了去。

    看到夜锋站在大门前迟迟没有反应,门前两个侍卫中的一个便上前打算赶夜锋走,只见他口中道:“你是什么人?来我武陵王府作甚?”

    这侍卫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打算将夜锋推到一边。

    夜锋轻轻侧了侧身子闪过那侍卫的手问道:“这里,就是武陵王府吗?”

    另一个侍卫还以为夜锋是碰巧躲过的,便拄着手中的棍棒鄙视道:“是啊是啊,这里就是武陵王府。不过,我们武陵王府可没有你这种土包子能做的工作,快滚吧。”

    “呵呵,我可不是来找工作的。”夜锋笑了笑,径直走到那大门前:“我是来,宰人的。”

    说罢,夜锋抬起脚,一脚便踹在了那纯银铸成的大门上,夜锋那剑气淬体大成全身骨骼化为淡银色可不是说着玩的。只见那大门在夜锋的脚下,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碎块崩碎一地。

    看到大门被打碎了,这两个侍卫才反应过来,连忙举起手中的棍棒冲夜锋当头砸去!

    武陵王府内院中,李腾飞正对着自己的一个侍女上下其手,将那侍女弄得娇喘连连,眼看两人就要进行伟大的造人运动时,一个人影突然撞破了院门飞了进来!

    李腾飞放开衣衫不整的侍女站了起来。待看清那人影是自家看门侍卫后,他一脚踹在那侍卫身上,嘴里骂道:“你他妈没长眼睛啊!没看见少爷我在干嘛吗?”

    踹了几脚,李腾飞才感觉不对劲,再看那护卫,已经进气少出气多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这时,夜锋的声音才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是我把他踹进来打扰了你好事的。”

    接着,抓着另一个侍卫的夜锋才走了进来。

    看到李腾飞,夜锋放下手中鼻青脸肿的侍卫,走到了李腾飞面前:“昨晚,是你带人放火烧死了艾玲玉和她母亲?”

    李腾飞没有否认,而是直接说道:“是老子干的,怎么滴?妈的,老子看上那小贱人是她的福气,还敢拒绝老子,烧死她都算轻的了!”

    “是么?”夜锋笑了,笑得很危险:“知道么?在我看来,打死你,都算轻的了。”

    说完,夜锋握着草阳剑的那只手突然一甩。草阳剑的剑鞘便狠狠的抽在了李腾飞脸上。

    肉眼可见的,李腾飞的脸上先是出现了一条红印,接着,他半边脸便快速的肿了起来。

    然后,夜锋的手向回一甩。草阳剑的剑鞘便又再次狠狠的抽在了李腾飞的另一边脸。同样的情景便又一次的上映。

    这时,一道大喝才姗姗来迟的响起。

    “小辈!住手!”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老者便出现在了夜锋面前。

    看到李腾飞那宛若猪头一般的脸,老者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小辈,你下手太狠了吧。”

    晕头转向的李腾飞看到老者,惊喜的叫道:“福伯,你终于来了。”

    听到李腾飞的声音,福伯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但很快便隐去了:“主人昨晚便令我待在旁边住房里保护你。听到声响后我第一时间便动身了。可还是没想到这小子会下手这么快。”

    说罢,福伯看着夜锋,说道:“小子,你就是昨天那个斩了阿大一只手的修士吧。”

    夜锋歪了歪头:“你就是福伯?炼气期第四层修士?”

    福伯一脸自得:“知道我的名号,还不……”

    福伯话还没说完,夜锋便手指一划,草阳剑立即出鞘,剑身包裹着霸劫荒雷宛若一头怒龙一般斩向了福伯!

    福伯急忙祭出一面法盾挡在身前。待到草阳剑归鞘后才露出头来:“好卑鄙的小辈,竟不等别人说话便拔剑相向!幸好我行走江湖多年早有准备!”

    这时,李腾飞惊恐的声音响起:“福,福伯……”

    福伯回头看了眼李腾飞:“少主放心,我这就斩了此子为少主出口恶气。”

    说罢,福伯却发现李腾飞那肿成一条缝的眼中没有欣喜,只有浓浓的恐惧。这时福伯才感觉不对了。

    然而,当他想要回头去看夜锋时,却发现自己竟先是看到了自己的后背,接着是后腿,最后是脚跟……

    “好快的剑!好强的威力!”当最后一个念头划过脑海,福伯眼前便完全陷入了漆黑……

    这时,先是法盾碎裂,变得漆黑一团成为废铁。接着,福伯那无头的尸体才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从脖颈处的断口看,福伯的脖颈一片焦黑。一股蛋白质的焦糊味道渐渐弥漫了开来……

    原来,在草阳剑划过福伯的法盾与他的头颅时,剑身上所携带的霸劫荒雷便有一部分渗入了进去,不仅废掉了那面法盾,还将福伯的身躯化作了一块焦炭!

    跨过福伯的尸体,夜锋来到了李腾飞面前,一脚将其踹倒。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是武陵王的儿子。要是你敢伤我,我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你!”即使被夜锋踹翻在地,李腾飞仍然色厉内荏的说。

    “知道吗?原本我是想宰了你的。”夜锋脸色平静,但那一双眸子里却满是杀意:“不过,我想了想,宰了你太便宜你了。所以。”

    “所以”这两个字刚一出口,夜锋便抬起右脚狠狠地踩在了李腾飞的左膝盖上。

    啪!

    只听一声脆响,李腾飞的左腿便永远地离开了他。

    “嗷!”

    李腾飞发出一声惨叫,直接昏了过去。

    夜锋一脚踢在李腾飞断裂的骨茬上,将其踢醒:“这是艾玲玉的份。”

    接着,不待李腾飞继续哀嚎,夜锋又如法炮制,踩断了李腾飞的右腿!

    “这是艾玲玉她母亲的份。”

    最后,夜锋一脚踢断了李腾飞的中腿:“这是我压下了心里杀意的份。”

    看着完全昏厥过去的李腾飞,夜锋浑身灵气一个涌动,将脚上以及裤腿上的血迹逼开,便转身直接离开了武陵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