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送礼童子李思监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大早,夜锋拿着那把通体紫色以霸劫荒雷雷种为核心由剑门门主请炼器宗宗主所炼制的被夜锋命名为草阳的长剑下山了。

    在崎岖的山路中,夜锋左拐右拐。就在即将走出剑门所属山脉的时候,在夜锋前方,一个身形瘦得像个麻杆一般身穿黑袍头戴斗笠的蒙面人站在那里,完完全全堵住了所有的道路。

    夜锋走过去,拍了拍那人:“哥们,让一让,你挡着路了。”

    随着夜锋的这一拍,那黑衣人如梦初醒的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后退一步指着夜锋操着那公鸭嗓子叫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恩,留下买路财!”

    夜锋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黑衣人:“死太监,你又在搞什么鬼?”

    听到这句话,黑衣人身子一颤,明显是吓了一跳。过了一会才继续道:“什,什么李思监,我根本不认识!”

    “几天不见,你智商不增反降啊。”夜锋扶着额头,颇有些无语:“能长成你这种麻杆身材而且还有这么一口公鸭嗓子的人可不多。最重要的,我刚才喊的是死太监好吗。”

    见到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李思监也不再伪装而是一把扯下头上的斗笠冲着夜锋咆哮:“夜锋,你他妈的阴我!”

    虽然李思监嘴上是在问话,但他手上却是极快的凝聚法决一拳打在了夜锋身上,同时面色兴奋道:“夜锋,去死吧!”

    “噗!”

    夜锋一口血吐出,然后仰天倒下,手中的草阳剑也是滚落一边。

    “夜锋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怎么不喊我死太监了?起来啊?你不是很爱装逼吗?”李思监得意地走过来在夜锋身边停下,抬脚打算再给夜锋一脚,同时得意洋洋的自言自语:“袁风师尊还真不是盖的,就算是吃药升上的炼气期第五层都能一拳打死炼气期第四层。哈哈,这下大柱大哥给我的爆破符就省下了……”

    突然,李思监停住了话语面色潮红,像是被抓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指着睁开了眼睛的夜锋“尸体”说不出话。过了半响,他才浑身颤抖着,牙齿不住打颤的说道:“诈诈诈,诈尸了!”

    “诈尼玛的尸!”夜锋突然抓住李思监摸向身后的手一跃而起,同时一拳揍到李思监的脸上:“果然是袁风那混球派你来杀我的啊。你说你,好好的太监不做,跑来当狗,当的还是一条傻狗,这还真有你的风格。”

    一只手捂着鲜血长流的鼻子,李思监痛的眼泪都出来了,夜锋这一拳,竟打断了李思监的鼻梁骨,让他那原本还比较挺直的鼻子一下子塌了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李思监才感觉自己的鼻子好受了些,连忙问道:“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吗?”话刚说出口,李思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你刚才是装的?可那也不可能啊,你刚才明明吐血了啊。”

    “哦,你说这个啊。”夜锋撇了撇嘴:“最近肝火旺,我就逆转了一下灵气放放血。”

    “夜锋你个白痴!连我在拖延时间都看不出来。去死吧!”突然,李思监神色狰狞道,同时拼了命的向手中的爆破符内输送灵气,企图凭借着爆破符的威力可以和夜锋同归于尽。

    然而,下一秒,爆破符没有爆炸,周围风平浪静,路边的野草被风吹的左右摇摆,仿佛在嘲笑李思监是个傻逼。是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

    “啊!!!我的手!我的手!”

    李思监突然哀嚎了起来。待到夜锋松开手后,只见李思监的那只手已经被捏的血肉模糊骨骼经脉完全粉碎!

    “得了吧你,还想引爆爆破符和我同归于尽?你以为我没注意你的小动作吗?”在李思监哀嚎的同时,夜锋的声音恰时响起,粉碎了李思监最后一点小心思。

    不甘的松开另一只捏着爆破符的手,李思监狠狠地盯着夜锋,眼中满是怨恨:“为什么?你受了我一拳不仅没死就连受伤都没有?难道你早就达到炼气期第六层了?”

    夜锋抓着李思监完好的那只手,将他拖到自己扔下草阳剑的地方,弯腰捡起草阳剑的剑柄,单手一抖便令草阳剑出了鞘露出那紫色的剑身:“因为我,一年前从一个傻逼手里赢了一件号称在炼气期能完全防御比自己高一个等级的敌人攻击的天蝉玉甲。不过嘛,”说着说着,夜锋露出了玩味的表情:“你这嗑药才升上去的练气期第五层,在我看来,就算我不穿天蝉玉甲,你也伤不了我,最多弄脏我的衣服。”

    看到夜锋举起了手中长剑,李思监不住挣扎,惊恐道:“夜锋,你要干什么?宗门是禁止弟子互相残杀的!你这么做,和魔修有什么区别!”

    “呵呵。”听了李思监的话,夜锋一下子气乐了:“袁风把你硬生生提到炼气期第五层好让你在这杀我就不是残害同门了?再说了,”夜锋将剑尖对准李思监的眉心:“这荒郊野外的,能被你们选择杀我的地点就一定不会有人能发现。对吗?哦,或许袁风那混球能发现。不过,他敢给长老们禀报吗?”

    说完,夜锋不待李思监回话,便一剑刺入李思监的眉心将其斩杀。

    接着,夜锋掰开李思监紧握的双手取出那两张爆破符后又从他尸体上搜出剩下的一张爆破符才使了个火球术将李思监的尸体焚烧成灰。

    夜锋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山间的风将地上的灰烬吹散后,才捡起地上的剑鞘将草阳剑归鞘转身沿着山路继续前行。

    这袁风为了杀我还真是下了本钱了,三张爆破符,呵呵。不过,袁风能这么准确的把握我的动向,估计那孙大柱也出了不少力吧。不过这两人应该没想到这李思监会这么傻逼吧。要是这两人知道被他们联合起来塞了三张爆破符还浪费了无数丹药才达到炼气期第五层的李思监连一张爆破符都没用出来就被我宰掉,变成了送礼童子会是什么表情呢。

    夜锋一边想着,一边顺着山间小道离开了剑门。在他身后,灰黑色的灰烬被风吹得不知所踪,翠绿树木丛生的山间小道依旧树木丛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回首望了望那属于剑门的庞大山脉,呼吸着山下略为干燥的空气,夜锋的嘴角微微扬起:

    腾龙皇朝,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