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迈进!第七层(二合一)
    ,精彩小说免费!

    “夜锋,你还上不上了?不上就说一声,别一直在这里打坐!”李山等了好久,却发现夜锋只是坐在那里,并不起身,不由得开口催促道。

    “好,我这就继续。李山,你给我看好了!”感觉自己身体已经勉强适应了这第六层的威压,夜锋起身,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山。

    其实刚到第六层时夜锋那一屁股坐到地上的姿态真不是装的,那完全是他没有想到,这第六层的威压竟会比第五层强上这么多直接令夜锋的双腿承受不住,要不是夜锋当机立断,直接坐到地上,自己的两条腿骨估计就断掉了!

    不过,在再次站起之后,夜锋却惊喜的发现,自己那修炼了三年都未曾有效果的骨骼,此时,那两条腿骨竟隐隐泛起了淡银色的光芒!这光芒是如此之淡,要不是夜锋当时害怕自己腿骨真的断裂专门内视查看了一下,说不定都发现不了这一情况!

    在发现这一层的威压对自己的骨骼转化有好处后,夜锋也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在每一层待够足够的时间再继续前往更上一层。

    心头这么想着,但夜锋也是一直在移动。只不过为了在这一层多待一些时间,夜锋故意走的极其缓慢,即使比之蜗牛也不加多让!

    至于李山,虽然他有四爪龙袍在身,但他充其量不过是个炼气期一层的小修士,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出这四爪龙袍的威力,也是被压的够呛。所以,在这第六层,虽然他仍能移动,但也不比夜锋快多少。

    故此,李山认为,自己有着四爪龙袍这件灵宝都感觉被威压压得难受,更不用说夜锋了。所以,看到夜锋这缓慢的速度,李山也没有继续催促。

    还给老子装逼?还要去第七层?做梦呢吧,老子有着四爪龙袍这灵宝在,第七层都呆不了几分钟就要赶紧离开不然就会受伤。看你小子现在这蜗牛速度,还想到第七层?估计真的到了第七层,你也就被那里的威压压死了。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李山一边得意的想着,一边顶着这层的压力看着夜锋那好似随时会摔倒的样子暗爽不已。

    劈啪。

    这时,一声轻微的骨裂声响起,一直注意着夜锋的李山明显看到了夜锋那原本就不断摇摆的身子更是猛地一晃!

    “哎呀哎呀,你这是骨头裂了吗?别这么拼命啊,你说输给我又不是什么坏事,不就是再把我那些宝物还给我嘛,我又不要你磕头自打耳光了,这么拼命干什么啊。哦,对了,像你这种穷修士估计一辈子都没见过天蝉玉甲和大还丹这种宝物吧。不过啊,这人啊,穷就是穷,这是改不了的,你看,你这刚刚赢到的宝物不就又要还给我了嘛……”

    在听到夜锋骨裂的声音后,李山也是害怕夜锋以此为理由,不和自己打赌了。那自己不就失去了在这功法阁内借助威压弄死夜锋的机会了吗?所以,李山一听到夜锋的骨裂声,就连忙继续激将道。

    其实,夜锋发现自己左腿骨裂了之后好像那剑气淬体所带动的灵气更多,自己左腿骨所泛出的淡银色也就更浓,正在暗自高兴呢。

    不过,夜锋见李山这么努力的激将自己,自己要是没有什么表示,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因此,夜锋顶着威压将右手抬起,然后放在了李山的肩膀上。

    “我草!妈的!混小子你他妈放手!放手!啊啊啊!老子的肩膀!妈的!浑小子你他妈是什么意思?快给老子放手!哥!大哥!求你快放手!我的肩膀要碎了!要碎了啊!!!”

    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李山又是一阵鬼哭狼嚎。待夜锋松开手继续向前挪动后,李山的一只肩膀已经变得像根面条一般耷拉了下来,疼得他说不出话来。

    感受着肩膀处的疼痛,李山欲哭无泪:早知道这混蛋力气大,我还这么卖力的挑衅干什么,这不,又遭殃了。

    于是,李山学乖了。

    这次,他咬着牙给肩膀上好了回春膏后就呆在了一个夜锋轻易抓不到自己的距离,默默地拖着受伤的肩膀跟着夜锋。

    随着夜锋不断地走动,他的双腿也是不堪重负不断发出了咯吱咯吱偶尔夹杂一两声的骨裂声音。

    然而,令李山越来越震惊的,虽然夜锋的双腿不断发出不敢重负的声响,但他却越走越稳,最后,虽然迈步还是有些困难,但夜锋的双腿却已经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最后,在李山惊讶的目光中,夜锋一步一步终于是走到了通往第七层的木梯前。

    夜锋看着泛着金光的木梯,那一共二十个台阶的尽头,便是第七层,跨越它看似很轻易,但接近这里后,从这木梯上散发的一股颇为危险的气息,却是在警告着夜锋,若是踏上木梯,那恐怖的威压会像狂风怒浪一般卷来。

    “怎么,不敢了!”李山看到夜锋停在了那木梯前,内心十分纠结。一方面,他想借助功法阁第七层的威压弄死夜锋。但另一方面,回春膏倒无所谓,但那四爪龙袍可是他身份的象征,要是真的输了出去,那他可就真的没脸在剑门混了。因此,李山又有些害怕看到夜锋真的上到第七层,尽管在他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夜锋突然回头,冷冷地看了李山一眼。

    “怎么?怕了?怕了就把我的天蚕玉甲和大还丹还回来。”虽然被夜锋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但李山还是色厉内荏道。

    “你看好了!”话语间,夜锋双眼精光弥漫,若是细看就会发现,一道极小极小的灰色剑气正在夜锋眼中,不断游动!说罢,夜锋便抬起脚,落在了那第一个台阶上。在其脚落下的瞬间,功法阁外,剑门门主再次睁开了双眼。

    “他有些鲁莽了……虽然他初步练成了剑气淬体,但这第七层还是太过勉强了……”剑门门主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不过也好,挫一挫他的锐气,对他以后的修炼之途也有好处。”

    ————————————————————————————————————————————————

    与此同时,剑门内的另一处山峰,正在一起论道的大长老等人齐齐神色一凝,抬头看向了功法阁的方向。

    四长老更是唯恐天下不乱,笑着拍手说道:“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真的选择冲击这功法阁的第七层。我记得当年我能走到第七层,还是在肉身迈入了炼气期第二层之后吧。就那样,那层的威压都把我压得够呛。哎哎,大师兄,你当年迈入这第八层是肉身拥有多强的实力来着?”

    “也是炼气期第二层。不过,我并不算真正迈入第八层,我是取巧了。我那时走上了最后一层木梯,就已经承受不住那威压,然后我拼着重伤匆匆拿了一门离我最近的法决便被那层的威压弹飞足足养了大半年才恢复过来。即使如此,我也是受益无穷啊。”大长老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语气中却满是自傲。

    “是么,那大师兄,你说那敢于冲击第七层的小子如果成功,能不能挑战一下第九层?”四长老丝毫没有纠结大长老当年与自己一个实力却短暂到了第八层的事,而是继续开口问道。

    “你想得太远了,如今这功法阁的弟子可是没有一个仅凭**就拥有炼气期实力的。就算有,他们也是很难进到第七层。至于第九层。”大长老眼中闪过一抹追忆,然后才道:“老四,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功法阁第九层不会有人能迈入的。因为,这功法阁到了第八层,就没有了木梯,又如何进入第九层啊。”

    “那这不是坑人吗?劫天祖师也真是的,当年建八层不就完了,建个第九层还不给木梯,这不是拿我们寻开心么?”听了大长老的解释,四长老不禁惊叫道,而其他长老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也许劫天祖师自有用意吧。”大长老摇了摇头,不再和四长老说这个问题:“走吧,让我们到功法阁看看,是哪位弟子敢于挑战这功法阁第七层!”

    ————————————————————————————————————————————————

    此刻的功法阁内,夜锋已经走过了五个台阶。

    在夜锋身后,李山死死的盯着夜锋,见他走过了五个台阶,神色蓦然一变,随后又恢复如常。

    “走过五个台阶又如何!这第七个台阶,他是无论如何也他不过去的。”李山握紧了拳头,将目光完全凝聚在了前方的夜锋身上。

    夜锋脸色虽很是苍白,但却依旧平静。然而,他的内心却是如同处于狂风暴雨的小船一般,稍有不慎便会崩溃!

    在那巨大的威压下,夜锋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被压碎一般,仿佛他在往前走,只会变作一滩肉泥!此时,夜锋双腿的腿骨已经碎裂,要不是心中一口为莫氏一族报仇的信念存在,夜锋早就倒下了。

    “呼。”深深吸了一口气,夜锋体内的灵气按照剑气淬体的方式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行,那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灰色剑气也是被激发出来,自行缩小至绣花针大小,在夜锋的腿部经脉中穿行,将那碎裂的腿骨聚集,然后重铸。随着一次次的粉碎与重铸,夜锋腿骨所泛起的淡银色愈发清晰!

    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夜锋感受着那重铸后比原来更坚硬的腿骨,向前蓦然抬起脚步,再次迈去!

    第七个台阶、第八个台阶、第九个台阶,夜锋脚步不停,一瞬间便走到了第十三个台阶之上!

    “不可能!”在第六层,死死盯着夜锋的李山脸色大变,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身子更是不断颤抖。他的右手指甲此时已经刺破表皮深深陷入肉里。然而,李山像是感觉不到这疼痛一般,呆呆站着第六层通往第七层的木梯处望着上方的夜锋。

    “走到第十三个台阶有什么用,他还没到第七层呢。对,他肯定到不了第七层,他现在一定身受重伤,只是装出这么一个样子,就是为了让我先认输好得到我的宝物。对,一定是这样。”李山脸色狞狰着,不断对自己说着。过了好一会儿,见到夜锋又站着不动了,李山的脸色才平复下来。

    其实,这时夜锋的腿骨已经完全粉碎了。之所以还没倒下,完全是因为夜锋的右手正死死的抓着木梯边的扶手,这时,夜锋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右手上,那一滴一滴的鲜血顺着右手不断滴落,除了那两根完全变作了淡银色的指骨,夜锋右手的其他骨骼,也已经完全粉碎!

    “不行,还不到倒下的时候,要是连这么座阁楼都登不上去,又如何宰杀袁风灭掉腾龙皇朝,又谈何为玲儿姐他们报仇。”

    那灰色的剑气仿佛是感受到了夜锋的不甘,游转得更快了。同时,夜锋腿部的骨骼重铸速度也是变得快了不少。接着,夜锋想起那连李山完全粉碎的手骨都能治好的大还丹,连忙拿了出来倒出一粒吞了下去。

    这丹药一进入夜锋体内便化作了一股暖流,自行包裹住夜锋全身的骨骼,不断渗入进去,再次加快了夜锋骨骼的重铸。同时,在剑气淬体这门法门的帮助下,夜锋那重铸的骨骼泛起的淡银色光芒也是一次比一次明亮!

    过了好半响,夜锋扶着木梯扶手才再次迈步。在自身灵气、灰色剑气、大还丹三者的帮助下,夜锋虽然走得艰难无比,但还是走到了那第二十层台阶上。

    咬了咬牙,撑着扶手感受着自己那在不断碎裂中几乎接近完全变成淡银色的腿骨,夜锋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呆滞的李山,张口说道:“看来,这次打赌,我又赢了。”

    说完,夜锋硬扛着这足以压碎一般人全身骨骼的威压,再次迈出一步,进入了功法阁第七层!

    轰!

    随着夜锋完全站上功法阁的第七层,那尚带一点惨白的腿部骨骼在一瞬间,碎裂重铸,像是那两根指骨一般,由内而外,完全变成了淡银之色!

    此刻,功法阁外,剑门门主与一众长老看着眼前石碑上,夜锋的名字直接从第六层消失出现在第七层,脸上满是毫不加掩饰的惊讶。因为,这,代表着,夜锋,已经,

    迈入!第七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