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打赌
    ,精彩小说免费!

    松开手,夜锋冷冷的看着那些被李山唤来的弟子:“你们,也想变成这样吗?”

    “不不不,我们就是来看个热闹的。对,就是这样。”那些弟子说完,转过身便慌忙退走了。

    “夜师兄,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不然,我还不知道会被他怎么折辱。不过,夜师兄你还是太过鲁莽了,这下不仅你的家人在腾龙皇朝不太好过,而他或许也会伺机报复你啊。”王虎见夜锋轻松地捏废了李山一只手又吓退了众人,连忙上前行礼道,说完后,王虎眼中却又闪过一丝忧虑。

    “王师兄你入门比在下早,不应该是在下师兄吗?而且,我并没有什么家人,他能到哪报复我去?”夜锋笑了笑,毫不在意道。

    “呵呵,修真界讲究达者为先,更何况夜师兄你还是门主的真传弟子,我就更应该叫你夜师兄了。不知师兄你,是要到第几层挑选功法啊?”见到夜锋丝毫不惧李山的报复,王虎也放开了,笑了一笑说道。

    “那便随你了。师尊说我最多到第六层。不过我还是打算去的层数越高越好,毕竟层数越高,获得的功法威力就越强嘛。”

    “那在下就提前祝师兄马到成功,获得一门威力强悍的功法了。”

    “就凭他?他要是能上到第六层我名字倒过来写!”就在夜锋与王虎谈话间,李山那带着痛楚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被遗忘在一片旁的李山,夜锋不屑道:“我能到第几层跟你这个一只手都被我废了的家伙有关系吗?”

    “你!”李山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然后才道:“夜锋,打个赌吧,我赌你绝对上不到第六层!”

    “你是脑残吗?不赌!”夜锋看都没看李山,直接道。

    “你是没胆和我赌吗?快来看啊,原来门主新收的这个真传弟子是个没胆的家伙啊。”见夜锋不和自己赌,李山便激将到。

    “你脑子进屎了?你什么赌注都没有就想和我赌?再说了,我上到第几层和你有关系吗?”夜锋脸上不屑道,心里却是万分兴奋。

    在夜锋听到这李山是腾龙皇朝大帝的儿子,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从他身上扒下一点好处,没想到这李山竟然这么配合自己,这就打算来送宝了。

    虽然心里各种兴奋,但表面上,夜锋还是十分不耐道:“就你,还腾龙皇朝大帝的儿子呢,我看你也就是个弱智皇帝的儿子,连打赌要赌注都不知道还好意思在这乱吠?”

    果然,一听夜锋的话,李山便火冒三丈,气得连手上的疼痛都不管了:“你他妈才是弱智皇帝的儿子!你不是要赌注吗?行!只要你登上了第六层,老子就将我爹给我的天蝉玉甲给你!要是你输了,就乖乖当着所有弟子的面,给老子磕头认错然后自扇耳光!”

    “天蝉玉甲?什么破玩意儿?没听过。”虽然夜锋知道,被李山这家伙拿出来做赌注的一定是好东西,但还是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在大陆志的描述中,这天蝉玉甲可是号称在炼气期能完全防御比自己高一个等级的敌人的攻击啊!

    “哼!白痴,就知道你不知道天蝉玉甲是什么。行!老子再拿一颗大还丹做赌注!赌不赌!”这李山也是怕夜锋不和他赌,又拿出了一颗可以恢复炼气期第九层修士一半灵气的灵药大还丹作为赌注。

    “好吧,我和你赌一下,输了别耍赖,这么多人看着呢。”夜锋心中心花怒放:艾玛,这李山太懂人心了,我只是故意激一激他,竟然就拿出这么多好东西。但是,脸上,夜锋还是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下定决心的说道。

    “那好,这么多人作证,开始赌吧,不过,你要现在就向上走。不然,要是你在这里呆个一辈子,我不就要陪你一辈子了吗?”在得到了夜锋的同意后,李山害怕夜锋会拖延时间,就又加了这么一条。

    “行行行,老子现在就想上走,行了吧。”说罢,夜锋一推李山,“滚一边去!”

    说完,夜锋便不再理睬李山直接顺着这层的木梯上到了第五层。

    到了第五层,夜锋稍稍感到了一些不适,仿佛除了背上,双腿也各被绑上了一块沉重的巨石一般。接着夜锋尝试迈了迈腿,虽然非常困难,但并不是完全迈不了腿。

    这下,夜锋才有闲暇观察这层的其他弟子:只见这层只有寥寥数十个弟子,不仅如此,这些弟子连行动都只能缓缓挪动,明显是这层的威压已经沉重到了他们的极限了。

    还不待夜锋思索一下为何自己受到的威压完全不比他人,李山那傲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怎么不走了?受不了了吧,受不了就赶紧跪下给我磕几个头道歉然后自扇耳光!”

    听着李山的声音,夜锋略有些疑惑的回头,却发现李山竟就站在自己后方,脸上满是得意。

    看到了李山,夜锋连忙装出一副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样子,苍白着脸色冲李山说了一句:“白痴。”就拖着“摇摇晃晃”的步子继续向第六层进发。

    在夜锋“摇晃”着身子向第五层通往第六层的木梯走去时,李山还得意洋洋的在夜锋身边不断道:“怎么样?快到极限了吧,别硬撑了,何必呢?不就是给我磕几个头再自扇耳光么?别这么拼命啊……”

    听着李山在自己耳边像一只蚊子一样不断说话,夜锋实在是烦了,开口骂了一句:“你怎么废话这么多?这第五层的威压怎么还没压死你?”

    被夜锋这样说了一句,李山更加得意了,只见他指了指身上穿着的龙袍得意道:“土鳖,没听过四爪龙袍吧?只要有这袍子在身,这功法阁一直到第七层都是随我走的。而且,你没发现我这手也好了?我可是有着回春膏,再重的外伤,只要抹上它,一会就能好。”

    夜锋“不在意”的看了看那龙袍,继续苍白着脸色颤抖着双腿向着第六层走去。

    到了第六层后,夜锋双腿不断“颤抖”,最后更是虚弱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但仍然坚持着伸出一只手:“赌注呢?”

    虽然有些不敢相信夜锋真的登上了第六层,但李山也不敢耍赖,乖乖拿出天蝉玉甲和一个小瓷瓶交给了夜锋,不情不愿道:“天蝉玉甲和大还丹就在这里了。”

    说完,李山又有些不甘心道:“夜锋,我承认我看走眼了,你有上到第六层的实力,但你敢不敢再和我赌一赌……”

    ——————————————————————————————————————————————

    同一时刻,一直在功法阁外守候的剑门门主睁眼看了看阁楼前的一块石碑,待看到夜锋的名字从略靠下的四,跳到了五,剑门门主略有些意外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对夜锋说的是夜锋最多到第六层,但其实心里还是以为夜锋能到第五层就很不错了,现在夜锋却是真的到了第六层,不由得让剑门门主有些刮目相看。

    “不愧是这万年内第一个将剑气淬体之法修炼成功之人,要不是他的灵根是逆灵根……不过,这第六层估计就是他的极限了吧。”

    ——————————————————————————————————————————————

    在一番讨价还价中,夜锋最后用天蝉玉甲加大还丹赌自己可以再上到第七层,而李山则用四爪龙袍和回春膏赌夜锋上不到第七层。

    妈的,就怕你看不上我这一身宝物不和我赌,混小子,看你这到第六层就快要虚脱的样子,到了第七层估计就要被那威压压死了吧。哼哼,老子要让你小子有命拿,没命用。在这功法阁内被威压压死,估计就算是门主,也找不到责骂我的理由吧。

    李山得意的想着,不禁为自己的聪明而小小骄傲了一下:谁说我李山只会仗势欺人?我这不是还会靠智慧欺负人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