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族灭与收养
    ,精彩小说免费!

    哗啦啦,哗啦啦……

    劈啪!

    雨夜中,一道闪电突然划过,将静寂的大地照的亮白一片,虽然只有短短几秒钟,但还是可以看到,一名抱着布包的妙龄女子正在雨地里赤脚奔跑。地面上的锐利石子狠狠刺入少女脚掌,将那娇嫩白皙的脚掌刺的伤痕遍布!

    女子仿佛感觉不到自脚心传来的疼痛,只是一个劲地向前奔跑。然而,从那不断起伏的酥胸来看,女子明显快到极限了。

    果然,女子突然摔倒了,怀中抱着的布包也摔在了地上。

    劈啪!

    又是一道闪电,再次照亮了大地,布包中,一张刚刚满月的婴儿小脸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女子连忙挣扎了起来,急忙抱起布包,待看到婴儿无事后才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是急忙的奔跑了起来,仿佛,后方有着什么正在追杀女子与那婴儿一般!

    奔跑着奔跑着,女子突然停了下来,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惨白!只见女子颤抖着向后退去。

    劈啪!

    第三道闪电又一次的照亮了大地,可以看到,宛如鬼魅般的,一个黑袍人竟直直的站在女子前方,黑袍人脸上带着的那空白的面具嘴部,歪歪扭扭的用红色的颜料画了个扭曲的弧线,仿佛……在笑。

    雨,下的更大了,但黑袍人身上却干燥如常,所有的雨丝仿佛一到他身旁便自动避了开来!

    黑袍人没有动弹,女子也没有动弹,两人维持着着诡异的平静。

    劈啪!

    最后一道闪电出现了。

    可以看到的,女子那白皙的脖子上竟慢慢地渗出了血珠!慢慢的,慢慢的,女子的头颅掉了下来,只见那伤口平滑如镜,过了好一会,闪电所带来的光明渐渐消失,就在那最后一刻,

    哗!

    冲天的血柱从那曾白皙娇嫩的玉颈喷涌而出!令这幽深寂静的夜晚平添了几分诡异与渗人!

    扑通!

    女子那失去了头颅的尸体终于倒下了,怀中的布包也是滚落了出来!

    一步一步,黑袍人走到了女子的尸体旁,因为面罩的遮挡,看不出此刻他是什么表情。只知道,呆立了几分钟后,黑袍人对着某个不知所在何方的存在传音道:“夜家已经灭族,只剩下一个刚满月的婴儿,要不要……斩草,除根?”

    虚空中,一道低沉而又慢理斯条的声音响起:“不必,在这种雨夜里,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怎么可能活得下来?这个婴儿,就不用管了。”停顿了一下,那声音嘿嘿的低声笑了几下:“杀了那么多人,当然要留个活口了,毕竟,我可是很仁慈的。哈哈。”

    黑袍人背过身不去看那尸体,而是向前走了一步,一柄飞剑突兀的出现在黑袍人脚下,带着他冲天而起:“无所谓,你想怎样我不管,但是,我要的那块墨玉必须给我准备好。”

    女子头颅恰好掉落在了婴儿脸庞,那圆睁的双目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婴儿,婴儿仍在熟睡,雨,下的更大了!

    ————————————————————————————————————————————————

    “玲儿,你慢点跑,以前又不是没有带你出来过。再这样,以后可就不带你出来了。”衣着华贵的妇人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对着前方一个穿着白裙蹦蹦跳跳约莫两三岁的女童说道。虽妇人是在责备女童,但语气中那浓浓的宠溺却丝毫不加掩饰。

    “哦,玲儿知道了啦。”女童吐了吐舌头,却是越跑越远。

    “唉。”妇人站在原地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对身后的男子说道:“你看你,都把玲儿宠成什么样子了,我的话她都不怎么听了。”

    “我们不能经常经常陪着玲儿玩,宠一宠她也是应该的。”男子从后方抱住了妇人,毫不在意的说道。

    “恩,也是。”妇人顺势半躺在男子的怀抱中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

    “爸爸,妈妈,玲儿发现了个小婴儿。”突然,女童却大叫着跑了回来。

    被女童这么一叫,男子与妇人迅速的分了开来。只见男子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才俯下身对着女童说道:“玲儿,你说什么?你发现了个小婴儿?”

    “恩,恩。”女童急忙点头,接着说道:“而且那个小婴儿旁边还有个阿姨呢,不过她头掉下来了,玲儿把阿姨的头放回去却怎么都叫不醒她,所以玲儿就找爸爸妈妈来帮忙了。”

    听着女童的叙述,男子皱了皱眉:“玲儿,你带我们过去看一看。”

    “好的,爸爸妈妈你们跟我来。”女童拉起男子与妇人的手就向着她发现婴儿的地方跑去。

    到了女童发现婴儿的地方后,男子盯着婴儿旁边的少女尸体眉头紧锁。

    看到男子的样子,妇人握了握男子的手:“凌天,这……”

    紧了紧妇人的手,那名叫凌天的男子给了妇人个放心的眼神:“小依,没事。”

    言罢,男子蹲下身来仔细看了看少女的尸体,接着又在包裹着婴儿的布包中翻找了一会,找出了一枚印刻着“夜”字的玉佩。

    “这一族终究没有逃过灭族的宿命吗?”盯着这枚玉佩过了好一会儿,男子才眼神复杂的喃喃道。

    站起身后,男子对妇人和女童说道:“走吧,我们回家,他们应该是被劫匪杀害的,这婴儿估计也活不成了。”

    “不要,爸爸,你救救这个小婴儿吧,他还这么小,我们不管的话他一定会死的。”令男子惊讶的,一向很听自己话的女儿却甩开了自己伸出的手,对着自己这样说道。

    无奈,男子俯下身,摸了摸女童的头:“玲儿,这婴儿昨晚在雨夜里被冻了一夜,现在还活着就是个奇迹了,以他的体质,是不可能撑到回到族里接受救治的。”

    女童倔强地摇了摇头:“不要,他能坚持一夜就一定能坚持到回到族里接受救治的。而且,而且,”说到这里,女童眼眸中已经满是泪水了:“你和妈妈总是在忙族里的事,总是不陪我玩,我想带他回族里,这样就有人陪我了。”女童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些微的泣声了。

    看到女儿的样子,少妇心中也是十分不好受,于是也对男子劝道:“凌天,咋们女儿说的也有道理,不如我们就带他回去吧。”

    看着妻子与女儿的样子,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俯下身抱起了婴儿:“你们的速度太慢,我先带他回族里救治。”

    说罢,男子便抱着婴儿大踏步的向着族中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