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等着我
    “出窍前期么,这修为,对上外面那两个家伙还是有点不够啊。”玄烨喃喃,目中有精芒闪过,“不过,我玄烨的关门弟子,也不能就在我这个师尊的眼皮子底下让人欺负了!”

    想到这里,玄烨看着夜锋,说道:“徒儿,当初天火那家伙在传授你天火三玄击的时候,有没有给过你什么造化或是保命的东西?”

    “这个,”夜锋一愣,心中有些明白了玄烨说这句话的意思。他回答道:“天火师尊在传授徒儿天火三玄击的时候,曾送给徒儿三次由天火师尊展示天火三玄击的机会。这机会徒儿用了两次,如今还剩下一次。”

    “是么,天火那家伙倒是大方。这不是在抵兑我么。”玄烨冷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说罢,他便看着夜锋说道:“徒儿,师尊我如今不比天火那可能还活着的家伙,如今只是一缕随时都会消散的幽魂,也给不了你像天火给你的那般可以保命的东西。师尊所能给的,只是将师尊最后那滴血融入你的体内,让你拥有三击合体期合天神威力的攻击。你可以凭借着这三击之力,去解救战巫洞外那女子,也可以借着这短暂的修为境界,了解一下合体期修士与这境界之下修士,有什么不同!”

    随着玄烨最后话语的说出,夜锋身上那滴血液,瞬间变得虚幻,如同一滴水一般,直接融入了夜锋体内。

    随着这滴血的融入,一股热浪,直接在夜锋体内,爆发开来。这爆发之下,夜锋浑身青筋鼓起,整个人都凭空长高了几分。他的头发,猛地挣开发带,急速增长起来,很快便长至脚踝。

    与这变化相对应的,夜锋的修为,在这一刻,轰然间散发出了能够让天地为之变色的气势。他的修为,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瞬间攀升,眨眼间便破开了出窍前期,成为出窍中期,瞬间又变作出窍后期巅峰。而后又再次突破,成为了合体期合人神。而这,并没有结束,只是一瞬间,他的修为便突破至了合体期合地神,直至到了合体期合天神之境,他身上的气势,他的修为,才停了下来!

    “好了,现在,去救你那道侣吧。不要让她等的太久。”玄烨的声音在夜锋识海中回荡。随着声音落下,夜锋的识海突然翻涌起来,将夜锋的灵魂体包裹了起来。

    外界,战巫洞内。夜锋突然睁眼。在睁开眼的瞬间,飙升的修为,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席卷了上来,让夜锋在脸上青筋纷纷鼓起的同时,仰头发出一声惊天咆哮。

    在这咆哮声中,有一股赤红色的火焰从夜锋身体中爆发出来,令的夜锋的肉身随之发出接连不断的砰砰巨响,就如同,这火焰的存在,需要夜锋的肉身完全运转起来,如此才能承受将之承受!燃烧中,夜锋的眉心处渐渐浮现出了一个火焰印记。这印记分三缕,共同组合成了火焰的形状。

    “我观你体内还存在一股属性冰寒的火焰。而师尊我,正好有着一种属性炽热的火焰的火种。现在我将它送给你。有了这火种,你便可以引导这火焰三次。三次之后,火种消散。记住了,这火焰叫做九天焚炎。若是你日后有机会进入天霜大陆五大绝地之一的霜古废墟,而那时你那火种敲没有消失,那你便可以凭借这火种与火焰间的联系,找到它,并收服它。”

    在这句话说完,玄烨的声音彻底低了下来。他存在于那滴血液中的一缕幽魂,终于是彻底消散了。

    听着脑海中声音的彻底消失,夜锋稍稍沉默了一下。他站在原地,看着四周岩壁上的雕刻,最后恭恭敬敬地向着那些雕刻拜了三拜。这三拜,他拜的是玄烨,是他夜锋认识时间不长,但却对他尽心尽力的师尊。

    “现在,芊夭,我来救你了。等着我。”拜过之后,夜锋一迈步化作一道长虹,迅速向着上古战巫洞的出口而去。

    在进入之时仿佛无论如何都无法走至尽头的上古战巫洞,在如今的夜锋脚下,却如同只是短短一截小路一般,只是几次呼吸,夜锋便走过了一半的路程了。

    上古战巫洞外,在夜锋迈步朝着出口走去的同时,地面一阵震动,几条裂痕出现,段芊夭躺在地面裂痕中央,浑身是血。她的脸上,那抹青色,越发重了。那是没有祛除完全的毒素,在刚才的战斗中再一次发作。

    “真不知你凭什么抢先冲我们发起攻击。自取其辱么?”裂痕旁,钟离缓缓落下,俯视段芊夭,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弄。

    听着钟离说出的这句话,段芊夭闭上眼,没有理会钟离。似乎不屑去解释什么。

    “你已经输了,你的生死只在我的一念之间。你,凭什么露出这种神情?”钟离皱起了眉头,段芊夭的反应,与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让他心中有些恼火。

    看着浑身是血但却一脸平静,连看都不愿看他的段芊夭,钟离阴狠的笑了笑。他俯下身,伸出一只手,抓着段芊夭的脖颈,将段芊夭举了起来。

    “我想,你还不清楚你的处境。现在,若是我想,我可以随意折辱你。而你,又有什么办法呢?”钟离说着,抬起了另一只手,“比如说,我可以这样。”

    话音落下,钟离那只手猛地挥下,直接甩在了段芊夭脸上。迅速的,段芊夭一侧的脸庞便红肿了起来,有一缕鲜血从她嘴角淌下。

    “如何?即使这样,你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钟离冷笑。

    听着这话语,段芊夭微微睁开双目,一双眸子不含任何波动的看着钟离。钟离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眸子深处蕴含的,那抹鄙夷。

    这目光,让钟离更是恼怒。他侧过头看了一眼上古战巫洞,突然开口,看着段芊夭冲一旁的秦瑶说道:“秦瑶,你进那山洞一趟,给我将那小子抓出来。我要当着你段芊夭的面,将那小子折磨致死!”

    “你要抓我,是仙域那些老不死的命令。这一切,与他有何关系?”

    第一次,段芊夭开口说话了。她看着钟离,虽然声音依旧平静,但不难看出眸子中,那一闪而过的慌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