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惺惺作态
    受过夜锋三扣拜师之礼后,玄烨哈哈一笑,拍了拍夜锋的肩膀,说道:“好cc!我玄烨虽已陨落,但能够在陨落后还收到了一名令我满意的关门弟子,这一生也算毫无遗憾了。”

    说罢,玄烨一指探出,直直点在夜锋额头。在玄烨的指尖碰触到夜锋额头的同时,一篇经文便出现在了夜锋脑海中。

    这经文只有一小部分金光灿灿,其上文字清晰可见。至于其他部分,则都是一片灰暗,模糊不清。显然,这是玄烨将经文的后半部分封印了起来。

    将整篇经文铭印进夜锋脑海中之后,玄烨才抽回手指,看着夜锋说道:“你如今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些。若是你强行修炼功法的后续部分说不得会出现反噬,因此我便将其后半部分封印起来,在你修为足够之时,你可以去尝试冲击封印从而继续修炼后续功法。我这么做,你不会怪我吧。”

    “师尊如此做,皆是为了徒儿着想,为何要怪。”夜锋回答道。

    “这便好。我所传你的这门功法,是我战巫部顶级的几门功法之一,名曰战巫伐天步。此功法共分为七步。每一步踏出,都可以令你的气势战力提升一倍。若你能够做到迈出全部七步,依你如今的修为,哪怕对方是出窍后期修士,也得退避三舍!”玄烨说着,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傲。显然这门功法在他心中占据了极重的地位。

    “我会先为你展示一遍这门功法的第一步。要完全领悟这一步需要多少时间便看你的了。”玄烨一边说着,一边缓缓抬起了脚。

    识海中,玄烨步伐不大,可随着这一步的落下,夜锋的识海却掀起了涛天巨浪,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从无到有,渐渐围绕在玄烨身上,令的这一步宛若无人能挡,无人敢挡一般。就如同,凡是敢当在这一步之前的人,都会被这一步生生碾碎一般!

    夜锋看着,心中尽是震撼。他从未想到过,原来仅仅只是一步落下,便可以令一个人的气势战力有如此的增长!

    “这一步,叫做一踏登天。当你完全领悟了这一步之后,战巫洞外那女子的危机便可以解除。现在,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玄烨说着,一挥手,夜锋识海中出现了一幅画面,正是段芊夭抢先向着钟离以及秦瑶出手的那一幕。

    “现在,过去了多久了?”看到那副画面,夜锋心中有些慌乱。他强压下心中的焦急,不去再看那副画面。

    “小半个时辰吧。在你的意识深处,时间的流速相对于外界会稍稍减慢一些。能不能成功救到她,就看你自己的了。”玄烨说着,放下手,散去了那副画面。

    “我明白了。”夜锋咬了咬牙,沉声说道,盘膝坐下,去翻看脑海中的那篇经文,要抓紧一切时间修炼战巫伐天步的第一步。

    然而,明明闭上了眼,刚才的那副画面却不时地在夜锋心中闪过。每一次的闪过,都会让夜锋心中出现波澜,让他无法静下心神。

    总算是勉强将脑海中关于战巫伐天步第一步的经文完全看完。夜锋连忙站起身子,抬起脚,便向前踏出。

    然而,他这一步落下,却是任何变化都未曾出现,就如同千千万万个平凡的一步一般。

    “有哪里不对!”夜锋皱眉,又向前踏出一步。

    然而,仍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这一幕,使得一旁观看的玄烨都是微微皱了皱眉,摇了摇头。

    “还是不对。”夜锋喃喃。一边强迫自己不去向段芊夭如今的状况一边心中暗想着战巫伐天步第一步的经文连续向前踏出三步。

    三步踏出,一股强烈的虚弱感从夜锋体内出现,一下子令的他身形不稳,椅了几下,一张口,喷出一口虚幻透明的血液,滴落进了下方识海中。

    随着这口血液的喷出,夜锋的灵魂体都是虚幻了不少。毕竟,这口血液,等于是夜锋的灵魂,这种伤势,是直接作用在夜锋的灵魂之上的。

    “你太着急了。依你这种心神不宁的状态,别说是修炼战巫伐天步,就是修炼一些大路旁的基础功法都不一定成功。若你还是这种心神不宁的状态,那你大可以在这里慢慢等着,等到战巫洞外的那个女子战死,然后你再出去为她收尸!”

    在夜锋还想继续尝试之时,玄烨突然一掌拍向夜锋,将夜锋拍了个趔趄,冷声开口道。

    “可是,这种情况下,我又怎么能够静下心来。每当我闭上眼去运行战巫伐天步的时候,我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副画面。每次那副画面一出现,我心中就会突然慌乱起来。”夜锋脸色苍白,说话时满口苦涩。

    “你认为你在这里惺惺作态,便可以修炼成战巫伐天步便可以成功改变她的命运拯救她了么?若是这样做有用的话,这个天霜大陆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生离死别!若是惺惺作态便可以改变一切,那么我当年何必去往那座城参战!我只需要在部落里说上几句慌乱,谈上几句做不到,那战争不就结束了么?即使你修为低微,毫无拯救她的可能,你也应该去想尽一切办法。更不要说你如今便有着拯救她的可能,方法便就在你面前,而你却在这里说着什么静不下心。我现在开始后悔了,若是早知道你这样,我便不该治疗你的伤势,便不该传你战巫伐天步,更不该收你做关门弟子!”玄烨开口,声音冷漠,一挥手,便又在夜锋神识中显出那副画面。

    “既然你静不下心,那你就在这里静静看着她是如何在你静不下心的这段时间里死去的!”

    说完这句话,玄烨便不再理会夜锋,只是维持这那副画面,推动着,让那副画面不断向下发展。

    “惺惺作态?我没有!我是真的想要改变她的命运,我是真的想要拯救她,我是真的不想他死!我不会按你说的那样什么都不做,静静看着她死!我会完全领悟你这一式!我会改变着一切!”夜锋嘶吼,再一次盘膝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