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入网(下)
    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很聪明。

    楚易在香波地群岛上解决的刀科特是这样,他没几秒钟之前解决掉的天龙人,那个名为索罗达圣的家伙也是一样。

    孰不知,他们最多只能说是有些小聪明而已,面对比他们差的人,他们天生有着优越感,可是面对比他们强的人,表面上可能是敬佩,心悦诚服,但内心里面的那点阴暗,却是无形间放大了他们的愚蠢。

    因为,他们越是想证明自己的智慧,就越是容易犯错。

    反之真正聪明的人,就会在忍让中进行布局,编织一张大网把所有人都缠绕在其中。

    了索罗达圣的一部分记忆之后,楚易显然知道那个真正聪明的人是谁了。没错,就是那个不容小觑的贝加庞克,了索罗达圣的一部分记忆之后,楚易已经能够确定贝加庞克是在玩弄刀科特,索罗达圣了。

    甚至刀科特,索罗达圣到死都不可能明白,他们最多就是贝加庞克棋局上面的棋子而已。

    稍微比较重要的棋子。

    先说说刀科特,这个算是不甘寂寞的家伙吧。

    他就是有小聪明的人,人生中总是进行着选择,以为自己是正确的选择。

    投靠革命军算是一个妙招,毕竟在革命军里面刀科特才能发挥自己的价值,才能接触到恶魔果实,变身为皮皮果实的能力者,拥有在四海里面说话的资格。

    后来投靠贝加庞克,刀科特的选择还算是正确,怎么说革命军能给刀科特的东西都是太少了,好像跟着贝加庞克这个疯狂的家伙,刀科特才能发挥自己存在的价值。

    但...

    刀科特两次选择算是成功后,只有一点小聪明的他洋洋得意了,甚至是有些看不惯贝加庞克的智慧,认为自己要比贝加庞克强一些了。

    诚然,贝加庞克坚持用路飞进行实验,的确是陷入了一种疯癫的状态。可是刀科特就因为这件事瞧不起贝加庞克,转而开始同天龙人进行合作,真的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选择。尤其是在刀科特自以为神秘的情况下,早早就洞彻一切的贝加庞克更是冷眼旁观他的作死。

    然后,刀科特与天龙人秘密的进行合作,分享起了贝加庞克的劳动成果。

    然后,刀科特成为了天龙人的门下走狗,前往香波地群岛希望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顺利的挑起真正的战争。

    然后,刀科特死在了香波地群岛上,所有人关注他的死亡。

    至于最后...

    他成为了一颗贝加庞克的棋子!

    吸引楚易前往这处废弃实验室,杀死索罗达圣的棋子!

    贝加庞克早就知道天龙人靠不住的,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贝加庞克能够相信的人,他唯一相信的人只有自己而已。

    也是因为如此,贝加庞克在进行实验的时候非常小心,他总是能够透露一些没用的东西给天龙人,偏偏天龙人视作是珍宝。他总是能勾起刀科特的野心,尽管刀科特背叛的还没有那么明显,贝加庞克却是早早的将其当作是了棋子来使用。

    而贝加庞克顺利的用索罗达圣这样的天龙人,外加刀科特这样的棋子顺利布局,把楚易吸引到自己的废物实验室来后,他的下一步动作又准备是什么呢?

    楚易要是没有猜错的话...

    贝加庞克的目的应该是调虎离山!

    让镇守香波地群岛的“修罗”,暂时离开香波地群岛!

    所以,当楚易过索罗达圣的记忆,迅速的开始追赶将要离去的贝加庞克时,楚易可是非常期待他与贝加庞克的后续交锋的!

    “以自己为诱饵调虎离山,贝加庞克依然是那么的自信,虽然我并不知道贝加庞克的信心源泉到底从哪来。”

    “他肯定是有信心困住我的,而且是有信心成功撤离的。而香波地群岛方面,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艾斯那个潜伏在香波地群岛的暗棋,他是准备使用了。不然再派遣别的势力前往香波地群岛,多弗朗明哥他们就是一个完美的失败例子。”

    “当然,也有可能贝加庞克是希望我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他真正要兴波作浪的地方是新世界,也是有着很大的可能的!”

    暗暗心道一声,楚易已然是瞧见了贝加庞克准备撤离的船只。

    果然,就和楚易分析的一样,贝加庞克根本就没有等待索罗达圣的意思,因为他知道索罗达圣这个贪婪的天龙人准备要做什么,更是知道索罗达圣必然会死在“修罗”的手里,所以撤离的时候干嘛要等一个被放弃的家伙呢?

    但...

    贝加庞克的船只行驶速度很快,能有楚易瞬间穿梭的速度快吗?

    远远的便是锁定了贝加庞克的船只,楚易的脸庞上又一次扬起了淡淡的冷笑,旋即便是“瞬步”直接使用而出,楚易的身影便是从岸上直接瞬移到了贝加庞克的船只上面。

    然而在船只的甲板上,想象中的伏击并没有出现。

    穿着酒红色礼服,胸前挂着蔷薇花佩饰的贝加庞克,算是有了自己的一部分性格,尽管此时贝加庞克的性格真的是受到了赤犬的影响,可在楚易现身的时候,贝加庞克仍然像是绅士一般的笑了笑,淡淡说道:

    “你来了。”

    一句问候,像是老友般的问候,无疑是让楚易有些奇怪。

    贝加庞克,你那么自信满满,真的很相信自己的底牌吗?

    抱着如此困惑,楚易微微眯起双眼,说道:“你编织的网很好,起码我刚解决号称“外科医生”的刀科特时,我完全没想过这些都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那时候的我天真的以为,我终于追查到了你贝加庞克的行踪,终于能解救出你多次实验失败的实验品了。”

    “可是现在看来,贝加庞克,你很有信心,那你的信心来源是哪呢?”

    “信心来源吗?这可能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你要听吗?”

    脸庞的笑容变得更加浓郁,就在楚易话音刚落的瞬间,贝加庞克忽然用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说道:“这个故事好像有些长,所以慢慢和你讲述的话,以“修罗”你的性格,肯定是不可能听我说完的。所以,我准备用另一种方式讲述我自己的故事,那个悲伤的故事。”

    “而你“修罗”...”

    “等听完我的故事之后,我们再聊别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