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血之奇遇(下)
    原来的海军少校梅隆,如今算是正式在斯诺岛上定居下来了。

    斯诺岛上的生存环境很恶劣,哪怕梅隆是一直驻守在斯诺岛外的海军精锐,可驻守在斯诺岛外围的时候,梅隆居住的地方可是武装海军战舰的船舱,里面起码有着柔软舒适的大床。

    而在斯诺岛上呢?

    梅隆居住的地方乃是昏暗潮湿的山洞,如若不是梅隆以前就受到过这方面的训练的话,光是这份恶劣的居住地点便是让他无法接受了。

    不过,梅隆在斯诺岛上居住的第一夜,倒是非常平静的。

    岛上居住着的大海贼“屠夫”一伙人被楚易解决掉了,外加斯诺岛上的野兽早早的就被“屠夫”清理了一遍,所以居住在山洞中的梅隆没有受到任何骚扰,安安稳稳的便是一觉到了天亮。

    然而,梅隆在斯诺岛上的第一夜是平静的,是安稳的,在山洞外的斯诺岛上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便是...

    楚易的人口迁移计划!

    带着罗宾,克拉尔等人前去考察几座岛屿,多数岛屿在楚易前去考察的过程中,多多少少都存在着一些问题和麻烦。

    唯有一座小岛,楚易感觉非常不错,暂时就将其定为了人口迁移的目标。因为那座岛实在太小的缘故,故此这座四面环海的孤岛并没有名字,而楚易既然准备将其定为人口迁移的目标岛屿,自然是要为其命名的。

    最终在楚易,克拉尔,罗宾三人的讨论下,“远方岛”便成了那座岛的名字,也是未来斯诺岛上的这些可怜人,未来要定居的地方。

    楚易从来都不是一个磨磨蹭蹭的人。

    既然定下“远方岛”为斯诺岛这些可怜人定居的岛屿了,楚易没有丝毫犹豫的便是在“远方岛”上留下了空间坐标,转而使用空间奥妙返回到了斯诺岛上。

    待到楚易回到斯诺岛上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那个时候要是想用常规的方法迁移斯诺岛上的可怜人,基本上是没有可能了。

    所以,默默的叹了口气,为了能够尽快的迁移斯诺岛上的可怜人,楚易赫然是动用了人间道的威能,操纵着这些斯诺岛上的可怜人进入了空间之门,顺着空间之门从斯诺岛转移到“远方岛”去。

    而在转移这些可怜人的时候,中途楚易忽然微微挑起了双眉,显然他是察觉到了梅隆的存在。

    只是那个时候,楚易眼中的梅隆最多是有些眼熟而已,梅隆在堂堂“修罗”的眼中,仍然是一个小人物。

    也是因为如此,楚易只是将梅隆当做了海军放在斯诺岛上的钉子罢了,想着第二天梅隆再巡逻斯诺岛的时候,发现斯诺岛上的人竟然都消失了,可能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如此楚易便是没有惊扰梅隆休息,静悄悄的转移好了斯诺岛上的可怜人,只留梅隆一个人待在了斯诺岛上。

    第二天。

    清晨。

    醒来的梅隆的确是非常的震惊。

    可是他震惊的原因,并不是在巡逻斯诺岛的时候,发现斯诺岛上被“屠夫”豢养的人类全部不在了。

    让梅隆感觉震惊的原因,乃是他从“屠夫”住所那里盗取来的水源!

    明明是清澈的水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第二天梅隆想要喝的时候,竟然都变成了稠浓的鲜血!

    突然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梅隆先是有些震惊,旋即内心中便是生出了几分恐惧来!

    “水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变成血的,所以说昨天晚上我睡着的时候,有人偷偷的潜入到了这个山东里面,调换了我的水?”

    “那么,对方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毕竟任谁发现水忽然变成了血,都是不可能直接喝下去的,如果对方是准备杀死我的话,那他...”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下毒呢?”

    “没想到,斯诺岛上的“屠夫”就算死掉了,可这小小的斯诺岛上仍然是处处透着几分诡异呢!”

    暗暗心道一声,梅隆打定主意,赫然是不准备继续在这处山洞居住了。

    而且,梅隆也是发现自己有些懈怠了,知道“屠夫”一伙人都被楚易解决掉了,他在斯诺岛上居住的竟是连点戒备之心都没有,这对于一个另类叛出海军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海军对待逃兵的准则是什么?

    一个字...

    就是杀!

    逃兵往往比海贼更加可恶,能成为逃兵的人,在多数海军看来都是能背叛同伴的存在。

    这样的人不该杀,什么样的人该杀?

    尽管梅隆相信,只要他随意编排一个借口,能够免去自己当逃兵的罪责。可是已经做出背叛海军的事情了,梅隆内心中充满着恐惧,生怕海军回来斯诺岛收集关于“修罗”的情报时发现自己,所以赶紧搬离这座不安全的山洞,便是成为了梅隆的首要任务。

    梅隆的搬迁很顺利。

    斯诺岛上别的不多,能够供人居住的山洞还是很多的。

    当初从“屠夫”那里偷盗来的食物,水源,梅隆全部放弃掉了,准备重新弄点食物和水源,在新的山洞隐藏一段时间,起码要等回来搜索“修罗”情报的海军全部撤离再说。

    而梅隆在斯诺岛上居住的第二夜,心情显然是惶恐不安的。

    他生怕自己夜间睡觉的时候,好不容易收集来的水源又变成了浓稠的鲜血,他更是怕第二天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海军的阶下囚。

    想要睡觉,却又想着保持清醒,最终梅隆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睡着的,好像迷迷糊糊的便是进入了梦想。

    然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刚醒来的梅隆浑浑噩噩的,好像昨天一夜都没休息好一样。

    想要迫使自己清醒过来,梅隆打开了装水的袋子,下意识的想用冷水刺激自己清醒。

    但就在梅隆刚刚打开袋子的时候...

    “嗯?”

    一股刺鼻的味道从水袋中传出,陡然便是让梅隆的双瞳微微紧缩了一下。

    而且,就在梅隆内心中满是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是无缘无故的又回到了第一夜居住的山洞时,他手中水袋里面承装着的稠浓鲜血,竟是在梅隆没有半分察觉的情况下,一点点的顺着水袋,浸入到了他的身体当中!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