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异宝传闻 下
    “重新铸剑?”

    听着香克斯的话,楚易双眼是在一点点的瞪圆,可他双眼中的瞳孔却是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为什么?

    因为说出这番话的人乃是海贼原著中的“四皇”,红发海贼团的“红发”香克斯啊!

    他是顶尖的霸气高手,先不说他那让人望而生畏的霸王色霸气,单说他的武装色霸气造诣,在整个海贼世界里面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而在武装色霸气近乎修炼到极致的情况下,海贼世界里面又有多少人能让断掉香克斯手中的利刃?

    看看米霍克,他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他在海贼原著中的名剑,从未展露在楚易等人面前过,多数时候他都是随意的捡起一根普通的树枝,缠绕武装色霸气便当作是自己的剑刃。

    然而正是那么普通的树枝,随时可见的树枝,能够斩断米霍克那根“利刃”的人都是少之又少。

    香克斯的剑道造诣,武装色霸气造诣,都是丝毫不亚于米霍克的存在,所以楚易听闻香克斯断剑之说的时候,楚易所惊骇的便是香克斯遭遇了恐怖的敌人,竟让他连手中的利刃都没法保护,硬生生折断他手中锋刃的可怕存在。

    至于香克斯说的要重新铸剑的事情...

    嗯。

    楚易是没放在心上的,他更好奇香克斯断剑时面临的敌人是谁。

    而在这艘海军武装战舰的甲板上面谈论这些事情,显然是有些不妥当的。

    倒不是楚易不相信克拉尔,或是他从天龙人那里解放来的奴隶,实在是人多口杂,很多事情不方便在这里和香克斯交谈。

    也是因为如此,随后楚易便是邀请香克斯前往自己的仓房,刻意拿出了早早就准备好的朗姆酒,加上几个下酒菜放在了桌子上,准备与香克斯一边畅饮,一边谈论他先前所说的事情。

    没曾想,美酒误事啊!

    尽管楚易早就知道香克斯是一个嗜酒如命的家伙,却是没想到见到了出产自香波地群岛的上好朗姆酒后,香克斯就顾着在那里畅饮了,完全忘记他要跟楚易说什么了。

    直至香克斯自己干了整整十多瓶朗姆酒,已经有些微醺的时候,随意拎着酒瓶的香克斯这才坐到了楚易身旁,揽着楚易的肩膀笑道:“哈哈哈!楚易老弟,早在我看见你这艘海军战舰的时候,我就知道来这里肯定没错了!这不,刚来没多久我就遇见了你,遇见你之后我就能好好放松一下,好好畅饮一番了!”

    “楚易老弟,你可不知道啊!”

    “就为了那点破事,我可是都准备戒酒了,已经戒了整整一个月了,可憋死我了!”

    香克斯,你能有点出息吗?

    怎么弄的跟不喝酒会死星人一样!

    嘴角抽搐的将香克斯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移开,楚易无奈叹了口气道:“我拿出酒来其实就是为了助兴的,香克斯,你可别喝多了,我们还有正事要谈呢。”

    “正事?什么正事?”

    “就是关于你断剑的事啊!”

    “哦哦!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迷离的双眼渐渐聚焦,谈及自己断剑的过往,香克斯的眼神逐渐变得凌厉了起来,不自觉的有了几分海域“皇者”的霸气!

    “那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吧,事情发生的很突然,突然到我都没做好准备,就遇见了那个很强的家伙。”

    “那时候,我不是听说楚易老弟你遇见麻烦了嘛,所以我们红发海贼团就决定返航,先去香波地群岛解决你那边的麻烦。”

    “我倒是没想到,楚易老弟你非常可以的,没用我们帮忙就解决了香波地群岛的麻烦,最后还逼迫海军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这就显得我们回去助阵有些多余了嘛!”

    “不过好久没见你了,也好久没见雷利老大了,回香波地群岛看看你们也是好的。”

    “谁能想到就在我们眼看着就要抵达香波地群岛,正在一座荒岛上休息的时候,那个家伙突然出现了!”

    说着,香克斯狠狠的灌了一口朗姆酒,掀开右臂的衣袖,问道:“楚易老弟,看见这道伤口了吗?”

    “嗯。”

    点了点头,楚易注视着香克斯的右臂,果然发现上面有一道狰狞的伤口。

    而且楚易要是没有推断错误的话,光凭香克斯右臂上的这道伤口,他就能推测出让香克斯受伤,断剑的那个家伙,必然是海贼世界里面的顶尖剑术高手!

    因为,虽然香克斯右臂上的伤口缝合愈合之后显得非常狰狞,但从伤口的角度来看,楚易就能看出让香克斯受伤,断剑的家伙,剑术方面的造诣丝毫不亚于自己,更是与现如今的米霍克有几分不遑多让的意思。

    而在海贼原著中,真有那么可怕的剑豪,能与“鹰眼”米霍克争锋吗?

    想必是有的!

    只是海贼原著中没有描述,楚易并不了解罢了。

    可是楚易凭借着海贼原著无法了解的可怕敌人,难道以香克斯多年的阅历,都不清楚敌人的来路吗?

    这有些不可能吧!

    从海贼王时期到现在,香克斯基本都活跃在伟大航路,整个世界上能有香克斯不知道的高手吗?

    应该是没有的,只是那些隐居多年,苦修多年的怪物除外罢了!

    所以,此时的楚易就非常想知道,那个能够伤及香克斯,令其断剑的神秘高手到底是谁。而在楚易瞥了眼香克斯右臂上狰狞的伤口后,他亦是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香克斯,那意思就是香克斯你赶紧说说那位强敌的特征到底有什么呀。

    然而喝醉的香克斯,说实话和米霍克那个家伙都有的一拼了。

    明明刚刚的话题还在那次不分伯仲的激战上呢,谁想后一秒香克斯打了个酒嗝,忽然像是忘记了在先前的话题一般,转手就将自己断掉的利剑放在了桌子上面,轻抚着剑鞘,喃喃说道:“楚易老弟,其实身上的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老朋友受伤了,我必须赶紧治好他。”

    “楚易老弟,这次能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因为要是没你在的话...”

    “我还真没几分信心从那群家伙手中夺得异宝,重新铸剑,让我的老朋友重回巅峰,与我携手再与那个家伙好好战上一番呢!”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