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唯一契机 下
    解决贝加庞克这么一个隐患有多难,其实都不用多说了,看楚易为解决贝加庞克耗费了多少心神,就能充分的了解到解决贝加庞克的难度,丝毫不亚于楚易此次完成特别觉醒任务,击杀海军元帅战国的难度了。

    所以说,能抓住解决贝加庞克的契机,而且很有可能是唯一的契机,楚易便是足够满足了。

    至于革命军首领龙,外加那个受到贝加庞克改造,已经是变成人造人的“暴君”熊嘛...

    楚易是必须要放过他们的,不然解决贝加庞克的契机就要落空了不是!

    然后,目光缓缓的转移到面前戒备异常的龙身上,楚易便是不禁一阵暗笑,心道你龙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没错。

    龙的确是在害怕。

    因为从楚易与海军的交锋中,龙已经了解到修罗是多么可怕的对手了。

    说实话,换做是龙与海军交战的话,在海军出动那么豪华阵容的情况下,龙都是没有信心战胜海军,甚至都不能稍微体面一点的战败。

    他非常了解自己的老爹卡普,身为“海军英雄”的他是不可能放水的。

    而海军方面仅仅是出动战国,卡普的局势下,革命军与海军的交战就没有任何胜算可言,若是加上未来的海军三大将赤犬,青雉,黄猿,现任海军大将泽法,还有“大参谋”鹤的话,革命军在与海军的交战中,都很有可能直接被连根拔地!

    然而革命军都无法战胜的海军,却是被修罗完全击垮,连谈判之前都需要完成修罗的条件,这是何等可怕的战力?

    这是龙完全不愿与楚易为敌的惊悚战力啊!

    况且,龙刚刚与贝加庞克展开合作,脑海中浮现的蓝图就是依靠贝加庞克的力量,慢慢使革命军的力量超越海军。

    如此美妙的未来都预想到了,龙是更加不愿意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里,招惹足以成为海域第三势力的楚易了。

    可是要在楚易面前直接逃走的话...

    那是不是太丢脸了?

    革命军首领在修罗面前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传出去革命军的面子往哪放啊?

    这就是龙没有带着熊转身直接离去的原因,亦是他在楚易面前维持着僵局的原因。

    但就在龙默默想着,是不是要趁着楚易没有交手意愿的时刻里,先偷袭楚易将其重伤,再带着仍然保持昏迷状态的熊直接逃走的时候。

    “嗯?”

    身体微微颤栗了一下,龙突然瞧见面前的楚易,竟是冲着自己伸出了右手!

    紧接着,当龙深深吸了口气,蓄势待发就要准备与楚易正式开战时,在双瞳微微眯起的瞬间,龙便是听见楚易的嘴巴里面,喃喃念出了这样几个字来!

    “神罗天征!”

    轰!

    完全没反应的时间,楚易的“神罗天征”施放!

    伴随着轰鸣的声音,龙只感觉一股澎湃的力量顺着楚易的手掌喷射而出,旋即龙便敏锐的看见了周围景色的变化,感觉到了头部传来一阵阵眩晕的感觉。

    随后,待到龙的身体终于恢复自由活动能力的时候...

    “嘶!”

    倒吸一口冷气的龙赫然发现,在楚易“神罗天征”的威能下,他与熊竟是完全被弹出了香波地群岛的境内,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便是穿梭海域,被楚易的“神罗天征”直接弹送到了伟大航路入口处的一座小岛来!

    “和熊差不多的果实能力,原来...原来当初熊是败在了修罗手中,而不是败在海军那几个新丁的手里!”

    “可是他为何要把我和熊弹飞出去呢?”

    “莫非修罗将我和熊弹飞出香波地群岛的范围,潜台词就是...”

    “他修罗不愿与我革命军为敌?”

    一念至此,龙暗自点了点头,心道他的猜想应该是没错的。

    所以在那之后,抱着“暴君”熊离去的龙就没多想楚易方面的问题,他先是与革命军取得了联络,简单的交代了一下革命军的干部前去完成保护贝加庞克的工作,旋即他的身影便是与熊消失在了那座伟大航路入口处的小岛上。

    至于龙去了哪?

    没人知道...

    另一面,楚易用“神罗天征”弹飞了龙与“暴君”熊,接着就没过多思考关于贝加庞克的问题了,转而默默等待起了海军方面输送生活物资前往香波地群岛。

    而在楚易想来,有天龙人的俘虏在自己手中,海军是绝对没可能耍花样的。

    或者说...

    就算海军真的想耍花样,他们也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很显然,楚易想的一点都没错,因为当他为了贝加庞克而头痛的时候,海军方面的人赫然也是在为楚易感觉到头痛。

    几乎是在楚易返回香波地群岛的时候,在那艘武装海军战舰上面的鹤就联络了海军本部,交代了一下他们与楚易交战的情况。

    当然了。

    海军本部的人,或者说是世界政府的人都未曾想到,海军与修罗的激战竟然是以海军的惨败而告终。

    尤其是听闻楚易胁迫天龙人,竟是要与海军谈谈条件的时候,自鹤手中把握的电话虫里面,便是响起了一道浑厚的声音。

    “鹤,听完你说的这些话,我只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修罗说话能算话吗?我们完成了他所说的条件之后,他真的能放过索尼克圣他们吗?”

    “我不知道。”

    听着电话虫里面响起的声音,鹤叹息一声道:“我并不了解修罗,也不知道修罗是不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我只知道天龙人方面给我施压了,意思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索尼克圣他们的安全,不能让他们再死在修罗的手里了。”

    “所以,修罗提出怎样的条件我们都要答应,难道说...战败的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鹤的话音刚落,电话虫的那边就是一阵沉默。

    是啊!

    无论是海军,还是世界政府,其实都没有任何与楚易谈判的余地。

    把握着天龙人的性命,楚易就等同于是把握着海军与世界政府的命脉,他完全可以漫天要价,因为海军与世界政府没有与他鱼死网破的勇气!

    然而在鹤,外加电话虫的那边都保持着沉默,考虑着到底怎能才能顺利的解救出索尼克圣等天龙人,怎样才能在战败后付出最小的代价时,忽然青雉的身影竟是缓缓的出现在了鹤的身后,直接参与到了讨论之中来!

    “鹤中将,其实我们很早之前的那个计划,就足以解决眼下我们所要面临的情况了。”

    “而且那个你或许遗忘的计划,很有可能...”

    “很有可能是我们铲除修罗的唯一契机,你看我说的对吗?”

    :,,!!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