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空之城
    天才壹秒記住『』,。

    “什么?”

    “你说什么!”

    “香...香波地群岛飞起来了?”

    聆听着面前那名海军的汇报,身为海军元帅的战国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毕竟...

    香波地群岛能飞起来这件事,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一些啊!

    所以,仅仅是愣了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分别听见先前那名海军汇报的战国,鹤,青雉三人,便是匆匆离开了他们的临时会议室,来到了这艘武装海军战舰的甲板上面,想要看看香波地群岛究竟是怎样一个“飞”法。

    然而等到战国,鹤,青雉三人真正走到这艘武装海军战舰的甲板上面,看清楚前方发生的状况时...

    就像是甲板上的无数海军一样!

    堂堂海军元帅战国,“大参谋”鹤,未来的海军大将青雉纷纷瞳孔扩大,完全呆滞在了原地,完全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景象竟然是真的!

    因为此时此刻,真的如同先前那名海军汇报的一样,香波地群岛是完完全全的飞了起来!

    众所周知的,香波地群岛其实根本就不是一座岛屿,而是由多棵巨大树木交织构造而成的,大家所看见的香波地群岛,其实就是构建成香波地群岛的巨大树木的树根。

    亚尔其蔓红树...

    没错!

    那就是构造成香波地群岛的巨大树木的名字!

    这时候在战国,鹤,青雉等海军的前面,原本构造成香波地群岛的亚尔其蔓红树,赫然是完全八楼在了他们的面前。

    原本就能看见的香波地群岛,现在已然是飞入云层之中,哪怕是战国,鹤,青雉那敏锐的视线,都只能在云朵的遮盖下,隐隐的看清楚香波地群岛原本岛上的情况了。

    至于战国,鹤,青雉等人一眼就能看见的是什么?

    正是亚尔其蔓红树原本扎根在深海里面的树根啊!

    根根树根交织耸立在前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香波地群岛化作了天地之间的桥梁,从天空直接贯穿到深海里面!

    如此壮观的景象,当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而能创造如此奇迹的人,在战国,鹤,青雉很是震惊眼前的景象之时,他们便是猜测到了。

    因为在这里能让香波地群岛飞起来,或者说是能创造如此奇迹的人,其实就只有一个人而已!

    那个人正是世界最凶恶的罪犯,“杀天”海贼团的船长!

    修罗!

    “可怕...”

    “真的可怕!”

    “好像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香波地群岛的全貌,第一次知道构造成香波地群岛的亚尔其蔓红树,它们的树根竟然如此之长,真的是给我一种无边无际的感觉!”

    “但是...”

    感叹中,青雉微微眯起双眼,转而看向了身边的鹤,问道:“但是,修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现在将香波地群岛连根拔起,消耗的力量必然是非常大的,要是我们现在就攻入香波地群岛的话,就算他修罗真的是三头六臂,在支撑着香波地群岛飞起的状态下,修罗面临我们的袭击又能有多少胜算?”

    “他这样做不就是...不就是在自掘坟墓吗?”

    “他完全...完全就是在做没有意义的事啊!”

    嗯?

    没意义?

    是真的没意义就好了!

    听着青雉的评论,战国倒是没有多想,反而是非常认同青雉的话,感觉趁着楚易将香波地群岛连根拔起,使其漂浮在半空中的举动没有半点意义,倒是有可能因为创造这样的奇迹消耗太多,被他们海军抓住破绽。

    可是仔细回忆着楚易先前说过的话,双眸中闪烁着亮光的鹤却不是这样的认为的。

    而且与青雉,战国所考虑的恰恰相反,当鹤想清楚楚易创造如此奇迹的潜在含义时,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鹤只感觉里面“咯噔”了一声,旋即便冲着身后的一名海军吼道:“快!抓紧时间与马林梵多,圣地玛丽乔亚获得联络,赶紧汇报给我马林梵多和圣地玛丽乔亚的情况!”

    “是!鹤中将!”

    听从鹤的命令,直接拿出电话虫与马林梵多,圣地玛丽乔亚开始联络。

    可无论是用电话虫多少次的进行联络,马林梵多与圣地玛丽乔亚那边的通讯员,都是没能及时的使用电话虫开始联络,已然是让鹤的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

    与此同时,战国仍未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接着便皱眉问道:“阿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和我们说说吗?”

    “说说?”

    自嘲般的笑了笑,鹤用非常平淡,或者说是用完全淡漠的语气,喃喃说道:“没什么可说的,将要发生的事情其实就是显而易见的了。”

    “我说修罗为何要冒然前往我们所在的地方,好像是在与我们耀武扬威,炫耀他修罗到底有多厉害呢,原来他修罗就是希望我们能看清楚他的威胁,告诉我们这次如果不除掉他的话,下次想要除掉他就再没有可能了!”

    “库赞,你刚刚与修罗交手后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必须要擒拿住修罗吧?”

    “嗯。”

    默默点了点头,青雉回忆着楚易化解他的“冰冻时刻”时,从手臂中翱翔而出的火凤,不禁凝重道:“鹤中将,不瞒你说,刚刚与修罗交手后我真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因为自修罗剥夺了我的冰冻果实能力后,现在的他好像连萨卡斯基的岩浆果实能力都剥夺了!”

    “慢慢的,随着修罗剥夺的果实越来越多,到时候我们想要擒拿修罗,危险性可能要比擒拿白胡子都高。所以我当时感觉这就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要是这次不能顺利的擒拿修罗的话,以后再遇见修罗的话,我们可能都要...”

    “都要绕路走了!”

    “不然萨卡斯基的结果,就是未来我们所有人的结果!”

    青雉说完,战国不免沉默。

    尤其是想到赤犬的结果就是战死之后,战国的心里不免更加不是滋味,迫切想要擒拿楚易的想法亦是加深了不少。

    但战国非常清楚,既然鹤能猜测到青雉的心理,那她肯定是有话要说的。

    谁想就在战国用期待的目光投射在鹤的身上,像是询问,又像是希望鹤能为自己解惑时...

    深深叹了口气的鹤竟是伸出手指,直接指向了面前高高飞起,或者说是被楚易连根拔起的香波地群岛,发起质问道:

    “是啊!修罗的威胁我们都是非常清楚的,我们仍然停留在这里,就是为了解决他这个隐患!”

    “可是你们告诉我,我们到底该怎样才能战胜修罗?”

    “现在的他等同于是把香波地群岛变成了一座天空之城,我们若是想要攻破眼前的天空之城,擒拿修罗的话...”

    “又能有多少把握呢?”,更优质的体验。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