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断臂之痛
    一箭西来,只为支援!

    很显然,当初楚易在熊身前用审判之弓射出去的裁决之箭,根本就不是对准熊射出去的,而是准备与雷利交锋的泽法射出去的。

    原来早在楚易与熊交锋的时候,退出了那种狂暴状态的楚易,便是发现雷利在同泽法交锋,并且是被泽法这位现任海军大将完全压制住了。

    与此同时,见闻色霸气感知范围非常辽阔的楚易,自然也是发现了龙前去支援雷利的身影。

    那时候,楚易的想法是这样的...

    既然他是在熊的支援下,才勉强摆脱危难的,那就不能给革命军的人再送人情的机会!

    所以,毅然决然的用审判之弓射出裁决之箭,因为没能锁定泽法灵魂气息的缘故,楚易的裁决之箭被射出去后,并没有跨越时间,跨越空间的特性,尽管是飞速的射向了泽法的方向,却是不能转瞬间便抵达泽法的面前。

    更何况...

    楚易还要改变自己射出去的裁决之箭的特性呢?

    几乎是在裁决之箭刚刚被射出去的时候,双瞳微微紧缩的楚易,蓦然便是动用了冰冻果实的能力。

    下一秒...

    “咔嚓!咔嚓!”

    精英的冰霜,覆盖在了他射出去的裁决之箭上面。

    而那原本被楚易射出去的裁决之箭,自然是受到了冰冻果实的影响,化作了能够冰冻灵魂,能够冰冻思维的冰霜之箭!

    然后,等到雷利在泽法面前眼看着就要撑不住的时候,等到革命军的首领龙总算是支援到雷利面前的时候,伴随着呼啸的狂风,楚易的冰霜之箭如期而至,在泽法见闻色霸气都没来得及锁定的情况下,“轰隆”的一声便是落在了泽法的身上。

    刹那间,冰霜之箭里面蕴含着的冰冻果实特性,遍布在了泽法的全身,先是将他的身体完全冰冻在那里,旋即便是深入泽法的身体内部,冰冻住了泽法的灵魂,泽法的思维,令其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当然。

    如果泽法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到与雷利的交锋中的话,楚易射出去的冰霜之箭未必能命中泽法,毕竟泽法乃是海域里面顶尖的强者。

    可惜,泽法的多数精力都在雷利身上,怎么说雷利就算是懈怠了许久,但在实力方面依旧是海域的顶尖强者嘛!

    这一时间,泽法等同于是面临雷利的纠缠,楚易的偷袭。

    他泽法一名海域顶尖强者,肯定是没办法应付的了“修罗”,“冥王”,两名海域中的顶尖强者的。

    也是因为如此,泽法就算因为楚易的冰霜之箭支援,败在雷利手里也是不冤枉的。

    而雷利先前都暗暗想着,万万不能辜负楚易的希望了,那在面对失去抵抗能力的泽法时,尽管雷利仍然是记挂着以前的情谊,却是没有半点留手的可能了!

    “泽法,希望你能记住今日的痛苦,以后...”

    “不要找楚易小兄弟的麻烦了!”

    抬起手臂的同时,雷利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像是不想见证一代传奇的陨落,更像是不想见到泽法马上要流露出的痛苦模样。

    紧接着,用武装色霸气施展武装色硬化,待到雷利的手臂仿若剑刃便坚固,急速的落下时斩落而出绚丽的剑芒后...

    “嘭!”

    楚易用冰霜之箭命中泽法,所形成的冰块完全碎裂。

    等那碎裂的冰块化作漫天碎屑,飘舞在半空中的时候,晶莹的冰块碎屑中掺杂的不仅仅是血渍,更是有一条血淋淋的手臂!

    “啊!”

    冰块粉碎,泽法自然是恢复了自由,连带着灵魂,思维都解除了冰冻。

    然而在解除冰冻的瞬间,泽法完全没时间思考什么,因为此时此刻的他承受的乃是断臂之痛!

    断臂...

    断掉的不仅仅是一条手臂而已,更是海军一代传奇的名号!

    身体上的疼痛是次要的,心灵上的疼痛才是真正的痛苦。

    这时候,失去了一条右臂的泽法,或许在其余海贼面前不会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来,仍然是要坚持作战。可是在雷利,龙,这两名海域顶尖强者的面前,泽法深知他没有继续作战的能力了,更是要退出此次海军与“修罗”之间争斗的舞台了。

    所以,抱着断臂处单膝跪倒在地面上,泽法痛苦的嚎叫着,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脆弱。

    恰好在同一时间里...

    “嗖!”

    龙的身影竟是忽然踏入到了泽法面前,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就要冲着意志动摇的泽法展开攻击。

    只是在龙的攻击仍然没有到来时,雷利的身影及时的阻拦在了龙的身前。

    看着泽法后面的海军一个个神色焦急,可能自己与龙稍微有点异动,他们就算是拼死都要保护好泽法这位现任海军大将,深深叹了口气的雷利将目光落在面前龙的身上,淡淡的问道:“你是卡普家的小子吧?”

    “嗯?怎么!”

    微微挑起双眉,龙渐渐收拢起面上的笑容,反问道:“这和我们解决泽法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

    很是厌恶龙的某种态度,雷利沉吟了半晌,刻意压低了声音,不让泽法后方的那群海军们听见自己与龙的谈话,接着低声说道:“你的父亲是海军,就算你不愿意加入海军,要与海军为敌,你也需要顾虑一下你父亲的心情不是吗?如果你在这里杀死泽法的话,等于是杀死了你父亲的战友,伙伴!”

    “难道...你想看着你的父亲痛苦一辈子吗?”

    “唔...老头子的立场吗?”

    先是流露出一副思考的模样,使得雷利都以为龙是考虑起了卡普的感受来呢。

    可是完全出乎雷利预料的是,龙那副思考的模样,完全是装出来给他雷利看的!

    因为就在龙好像是在沉思,顾虑起卡普的感受,不能出手击杀泽法,令雷利稍微有些放松的时候...

    蓦然间!

    狂风呼啸!

    那时候,一缕狞笑赫然是再次挂在了龙的面庞,而且他赫然是趁着雷利没有及时做出反应的时刻里,冲着暂时没有反抗能力的泽法,发动了足以致命的攻击!

    “泽法是我家老头子的伙伴没错,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早在我准备出去闯荡出一番事业的时候,我就已经和我家老头子...”

    “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了啊!”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