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伤
    对黄猿,泽法这样的强者来说,摧毁一座岛屿并不是什么值得震惊的事情。

    所以此时此刻,黄猿所震惊的同样不止是他眼前的岛屿完全消失了那么简单,而是在奔逃中好不容易避开了泽法那惊天一拳的余波后,仅是轻伤的黄猿睁开眼睛便蓦然发现,不止是他眼前的岛屿完全消失无踪了。

    在他见闻色霸气的感知里面...

    楚易和泽法的气息,居然是与他眼前的那座岛屿一样,完全消失无踪了!

    气息消失,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死亡!

    或者...

    是濒临死亡的状态!

    那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一拳?

    居然是能让强如修罗那样的角色气息消失,连带着出拳的泽法都受到反噬,楚易一个濒临死亡的状态!

    而在黄猿微微发怔,不断使用“月步”在天空中游荡,寻觅着泽法,楚易的身影时...

    “冰冻时刻!”

    咔嚓...咔嚓...

    海面上,同样狼狈不堪的青雉缓缓从空中落下,及时的使用冰冻果实的能力,将周围的一片海域冰冻,这才拽着满脸血痕的赤犬,暗自松了口气。

    “刚刚那一拳...”

    “是怎么回事?”

    蹲坐在冰封的海面上,暗自松了口气的青雉皱起双眉,问向旁边的赤犬道:“之前我用见闻色霸气,感知到了泽法老师与修罗交手的气息,可泽法老师面对修罗那小鬼,怎能...怎能不顾身体,用出这招来?”

    “难道说,修罗那小鬼...”

    “都有威胁到泽法老师的可能了吗?”

    听着青雉凝重的话语,赤犬沉默了。

    扪心自问,赤犬也很想知道,自己的泽法老师到底为什么要打出这惊天一拳来,不仅仅伤及了修罗,就连他泽法老师,连带着自己,青雉,黄猿都要遭受那一拳力量的波及,处于一个或是轻伤,或是重伤的状态。

    可想到当初在鱼人岛,与楚易交锋的种种画面...

    双目中亮起灼热的火焰,赤犬冷哼了一声,便是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哼,库赞,假如换做是我,想必我会比泽法老师做的更过分一些。”

    “你太久没有与修罗碰面了,所以你不知道修罗的潜力到底有多可怕!”

    “我感觉泽法老师做的没错,罪恶的种子还是扼杀在萌芽里比较好,不然的话...”

    “整个世界都很有可能因修罗的成长而沉沦!”

    说着,赤犬微微眯起双眼,接着问道:“白胡子呢?泽法老师刚刚的一拳既然能让我们重伤,想必白胡子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吧?”

    “不,他没事。”

    仅从赤犬的问话中,青雉就听出了赤犬想趁着白胡子虚弱之际,依靠自己两人的力量前去将其擒拿。

    然而...

    呵!

    你我二人都是重伤了,还妄想着解决白胡子那个祸患?

    本来在白胡子的手里,我们就没讨到半点便宜,现在若是以这样的状态前去找白胡子的麻烦,那不是...

    找死吗?

    当然,青雉内心的潜台词,是不能与赤犬说的。

    谁知道赤犬那个疯子听完这番话,是否会因为心中偏激的正义,在这么一个特殊的时间段里就冲着青雉下手呢?

    然后,在青雉的沉默下,赤犬打消了追击白胡子的念头,随后就与黄猿汇合,三人一起在这处荒芜的战场上面,开始寻找起了泽法的踪迹。

    而在约一个小时后,当青雉,赤犬,黄猿三人找到泽法的时候,依靠着唯一能活动的左腿,泽法赫然是咬牙坚持用那条左腿发力,保证自己能够漂浮在海面上呼吸。

    那时候,见泽法都是依靠一副苟延残喘的模样,才能保障自己的性命,旁边的青雉,黄猿,赤犬三人潜意识的松了口气,认为正中泽法那惊天一拳的楚易,必然是身陨在这辽阔的海域里面了。

    可就在对楚易非常用心的赤犬,询问了一下泽法,楚易的情况时...

    已然躺在病床上面的泽法,忽然深深的叹了口气。

    紧接着。

    抬头仰望着天空,泽法目光黯然的缓缓同面前的赤犬,青雉,黄猿三人说道: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修罗那小鬼...”

    “是被白胡子救走了!”

    ………………

    茫茫海域中,鱼人岛上方另一处无人荒岛上。

    莫比迪克号的停靠,代表着威震四海的白胡子海贼团,暂时就驻扎在这座岛屿上面。

    而且,整整三天的时间,莫比迪克号都没有离去,很难想象白胡子海贼团居然会在一座荒岛上面停靠那么久的时间。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白胡子海贼团不得不在这里停靠呢?

    原因...

    赫然就是莫比迪克号上面的两名伤员!

    “老爹,你的伤很严重,就别喝酒了好吗?”

    “库啦啦啦啦!酒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马尔科,最近几天你是辛苦了,今天你就为那个小鬼治疗好了,我都喝酒了,就不用你治疗了!”

    “可是...”

    “嗯?难道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我知道了...老爹...”

    满是无奈的盯着开怀畅饮的白胡子,此时马尔科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只能默默的摇了摇头,听从白胡子的吩咐,准备前往楚易昏迷的那间船舱。

    但在离去之前...

    “唉!”

    颇为伤感的叹了口气,只要是回想到白胡子胸前那道狰狞的伤口,马尔科心中就不是滋味。

    可这又能怎样呢?

    那是老爹的决定,自己是没办法更改的!

    既然是这样...

    那就好好救助老爹拼个重伤,都要保全下来的那个家伙吧!

    一念至此,马尔科走入楚易昏迷的房间,踱步走到床前,掌心中便凝聚出了复活青炎,按在了浑身缠绕着绷带,仿若木乃伊一般的楚易身上。

    “修罗,你这家伙,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支撑到现在的。”

    “老爹把你救回来的时候,你浑身上下致命的伤势少说都有十处,浑身骨骼尽碎,身体里面的内脏破损的不成样子,没想到你还是撑到现在了。”

    “也不知道是我的复活青炎好用,还是你依靠自身顽强的意志力支撑那么久的。”

    “现在我只希望...”

    “我的复活青炎,能顺利的让你苏醒吧!”

    想到这里,马尔科加大了复活青炎的输出,显然是想用“量”来获胜,顺利的战胜楚易身上那些恐怖的伤势。

    可就在马尔科刚刚加大复活青炎的输出量时...

    “咔...”

    “咔...”

    缠绕在楚易身上的绷带,忽然受到一股巨力影响,硬生生的被撑爆了!

    然后在马尔科震惊的目光下,在漫天缭绕的白色绷带下,原本浑身上下充斥着无数伤痕,已然是濒临死亡的楚易,竟是...

    竟是安然无恙的稳坐在了马尔科的面前!

    “马尔科,最近...”

    “辛苦你了!”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