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闹够了吧?
    “泰格,楚易不会有危险吧?”

    红土大陆峭壁处能够落脚的位置,眼见着楚易将自己等人扔下,独自前往了下方天龙人的船只,尽管汉库克自己都不清楚,为何她能够清楚的看见那艘船只上面的天龙人旗帜,更是能够看清楚楚易与鼹鼠中将交手的画面,可是当汉库克发现楚易的身影依然是被鼹鼠中将的剑光笼罩在其中时,双眼充斥着担忧的目光,汉库克便是颇为紧张的问了泰格一声。

    而泰格听见汉库克的话,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那小鬼看似危险,实际上已经能够熟练使用见闻色霸气的他,想要对付与他交手的那个海军非常简单。现在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小鬼不直接解决他,难道他能不清楚,拖延下去海军的援军就要抵达的简单道理吗?”

    说着,泰格猛然想起了什么,满脸惊愕的问向汉库克道:“小姑娘,你...你是怎么知道小鬼去干嘛的?莫非...”

    “是用眼睛看的啊!”

    汉库克被泰格问的一头雾水,很是困惑的反问道:“泰格,难道你知道楚易和那个海军交手的情况,不是用眼睛看的吗?”

    “当然不是...”

    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心存莫大震撼的泰格顿时沉默在了那里,久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要说楚易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那泰格都已经习惯了,所以楚易不明不白的就领悟了见闻色霸气,而且还使用的那么好,泰格心里面已经没有多少震撼了。

    反而是汉库克,她每天都在干嘛啊?

    除了最开始的时候能努力修炼外,楚易苦修的那段日子里,汉库克在修炼中对自己的要求都没以前那么严格了。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懈怠”修炼的汉库克,继觉醒霸王色霸气后,现在又觉醒了见闻色霸气呢?

    只是...

    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沉默半晌的泰格扭头看向汉库克,问道:“小姑娘,你除了能看见小鬼和那个海军的战斗外,还能看见别的东西吗?”

    “不能...”

    摇了摇头,汉库克茫然道:“泰格,很奇怪,我明明能看清楚楚易,可无论怎么努力看,都看不清楚楚易身边的情况,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自然是知道为什么的。

    身为霸气高手,泰格怎能不了解汉库克现在的情况?

    毋庸置疑的,先前泰格之所以要冲着汉库克发问,就是想看看汉库克的见闻色霸气到底觉醒到了什么程度。现在得到了汉库克的答案,泰格就非常清楚汉库克的见闻色霸气最多就是刚刚觉醒而已,除了因为关注楚易,在无意中施放出来外,汉库克甚至连自由使用见闻色霸气的能力都没有,“看”不清楚楚易身边其它人的情况,就足以证明泰格的猜测了。

    但就算是这样...

    能轻松觉醒霸王色霸气,见闻色霸气,汉库克的天赋也足以让人侧目了。

    而就在泰格思考着,到底怎样才能让汉库克那同样妖孽般的天赋物尽其用时,未曾想旁边一直没出声的路奇忽然说话了。

    “鱼人,你能说说和修罗那家伙交手的人长什么样子吗?”

    “哼,就算告诉你,你又能干什么?路奇!那家伙穿着淡紫色条纹的西装,发型很怪异,蓄着小胡子!”

    没等泰格开口,一直关心楚易的汉库克隐隐有些傲意的说道:“怎么?你以为那家伙能是楚易的对手吗?”

    “原来是鼹鼠中将么...”

    没理会汉库克的嘲讽,路奇脸庞扬起一抹怪异的笑容,随后说出来的话,赫然是让汉库克,泰格开始为楚易捏了一把冷汗。

    “假如修罗那家伙以为鼹鼠中将的剑,是用见闻色霸气就能避开的话...”

    “那修罗距离死...就不远了!”

    说完,路奇见泰格,汉库克因自己的话陷入了沉默,在紧张中关注着楚易的战斗,又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果然,香波地群岛事件发生后,战国元帅已经开始严密的保护天龙人了。”

    “修罗,恐怕你冒然与鼹鼠中将交手,已经让你失去与我再一次见面的机会了!”

    暗暗心道一声,尽管路奇心里稍微有些遗憾,可只要楚易能受到“正义”的制裁,路奇的脸上仍然是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来。

    与此同时...

    楚易与鼹鼠中将所在的战场。

    此时此刻,楚易和鼹鼠中将表现出来的实力,别说是这艘船上面的船员了,就连那些海军派遣而来保护玻利利亚圣的精锐,外加喜欢看那些实力出众的奴隶进行生死决斗的玻利利亚圣,都是完全惊呆在了那里。

    楚易和鼹鼠中将的战斗很诡异...

    非常的诡异!

    无论是楚易,或是鼹鼠中将从开战到现在都没有移动过半步,鼹鼠中将是双脚稳固的踏在甲板上飞快的出剑,用剑光完全笼罩在楚易的身上,试图伤到楚易。

    反观楚易,他同意是一步没动。

    除了偶尔的时候要活动脚踝,用比较高难度的姿势进行躲避开,快速活动身体的楚易身边都出现了几道残影,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鼹鼠中将面前的楚易乃是虚幻的一样,任凭鼹鼠中将怎样出剑,就是没办法刺中楚易的本体所在。

    而在快速躲避着鼹鼠中将的进攻时,完全沉溺在一种莫名的感悟里面,楚易完全不清楚用“纸绘”本能进行闪避的他,渐渐的觉醒了新的能力。

    那就是见闻色霸气!

    在楚易的切身感官之中,他只是知道自己“看”到了!

    不是用肉眼看见的,而是用身体的本能看见的!

    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每一次鼹鼠中将出剑之前,鼹鼠中将的剑要刺向楚易身体的某个位置,楚易的某个位置上面的肌肤,就能够感觉到少许的痛楚,旋即只需要下意识的进攻回避而已,楚易便是能够轻轻松松的躲避开鼹鼠中将快速斩落而出的剑光了。

    所以,沉溺在那种奇特的感悟里面,感觉自己的“纸绘”在一点点的成长,一点点的升华,除了那种“危险本能”在鼹鼠中将的剑光下被锻炼的越发强势,除了将那种奇特的感悟牢牢记在心里外,楚易脑海中的另一个想法就是...

    鼹鼠...

    你真的比青雉差远了!

    在青雉的“冰刀”下,我用同样的方法进行躲避还有些压力,而你的出招方式我都习惯了,你已经没有办法给我半点压力了。

    既然如此...

    想到这里,眼眸中闪烁着精光,急速闪避幻化出才残影的楚易突然定身在那里,显现出了自己的本体来。

    而先前惊愕楚易掌握的见闻色霸气竟是如此犀利的鼹鼠中将,忽然瞥见楚易的身影一顿,自以为是把握住了机会。

    所以,下一秒...

    “嘭!”

    出剑速度仿若奔雷!

    剑身与空气摩擦产生空爆的声音,赫然是响彻在了整艘船只上面,令楚易与鼹鼠中将外的所有人,身躯都为之一振!

    那是鼹鼠中将最强的一剑!更是鼹鼠中将要用来斩杀楚易的一剑!

    可就在鼹鼠中将信心满满的一剑,眼看着就要落在楚易胸腔上面,刺破他的胸腔,穿透他的心脏时...

    “咔嚓!咔嚓!”

    突如其来的寒霜,竟是在刹那间将鼹鼠中将刺破的那剑,连带着他紧握剑柄的手臂都是冰封在了那里。

    而就在鼹鼠中将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认为是必杀的一剑,便是被楚易用冰冻果实的能力完全制住的时候,淡漠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鼹鼠中将,紧握右拳的楚易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容,便是淡淡的说道:

    “闹够了吧?”

    “既然你闹够了....那就滚一边去吧!”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