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被玩坏的贝斯特
    “来了,来了!”

    “快点,准备好没有!”

    “这可是我的珍藏品,好不容易买到的……”

    “别废话,把照相机准备好,还有扫帚……”

    当看完《太阳报》哭笑不得的孙吴一进更衣室,一群人一拥而上,有扯衣服的,有扯帽子的,特么还有扯裤子的……

    “莫滕你想干什么!”孙吴两手拉着腰带身子直往下坠。

    “别叫了,今天你叫破喉咙也没用!”最喜欢起哄的本特利插着腰居高临下,手里拿着一堆衣服帽子……

    “贝斯特别怕,就算你是gay,但我们都不是……”沃尔诺克忍笑道:“costume play而已。”

    costume play?孙吴眨眨眼双手不肯放松,是cosplay?

    彼德森和罗伯茨笑着拉起孙吴,七手八脚的把衣服袍子直接套上去,再戴上帽子,啧啧,一个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青年巫师闪亮登场。

    “走,去训练场,这里光线不够好。”

    “扫帚,别忘了把扫帚带来!”

    内尔森、弗里德尔几个老资格没上去跟着闹,但也跟着去了训练场,和中国巫师合影的机会可不多,一起跟着进更衣室的菲尔·琼斯笑得满地打滚……

    今天的摄像师是麦卡锡,他曾经还在南非举行过个人摄影展。

    “嗨,贝斯特,别拉着脸,笑一个!”

    “就是,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别闹了,小心他给你来一记不可饶恕咒!”

    “怕什么,他手里可没魔杖!”

    “对对对,我总觉得少了什么,神奇动物没有,魔杖总应该有根!”场上恶汉萨维奇在平时是个和善的家伙,他推着小弟马文,“去,那边树林里找根树枝来!”

    孙吴深深吸了口气,裹着魔法长袍,带着尖顶帽子,手持“魔杖”,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斜斜站在那,队友们以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一个个上来合影,罗伯茨甚至还饶有兴致的编了个小剧情,真够闲的……

    刚下楼的马克·休斯看到这一幕,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个巫师居然是贝斯特。

    “训练了,训练了!”孙吴如释重负把“魔杖”远远丢开,“先生来了,要知道他……”

    孙吴话还没说完,马克·休斯急走几步,“贝斯特!别动!本尼,给我和中国巫师来几张!”

    “哈哈哈……”周围的球员和教练一阵哄然大笑。

    够了!被玩坏的孙吴的脸登时黑下来。

    “上午没有安排,下午恢复性训练。”马克·休斯拍着孙吴的肩膀,“所以你就这样吧,呃,先去签名……”

    向来铁腕治军的马克·休斯也不是时时刻刻都那么严肃,高压管理之下也必须有一些能够缓和队内气氛的活动,比如今天的巫师……

    孙吴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训练场边铁丝网外的球迷们,几个身材火辣的女郎正一边议论纷纷一边冲着这边招手。

    虽然孙吴的华裔身份一度让种族主义者闹出风波,但是对于训练场外的女人来说,她们才不管呢,每次上场都能制造威胁,激情四溢的贝斯特,如今又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巫师就巫师吧,不过中国真的没有巫师这个词……孙吴无奈的朝球迷走去,菲尔·琼斯和圣克鲁兹两个还拿着照相机跟在后面……

    签了几个名,送出去两个拥抱,坚决拒绝了三个香吻的要求,孙吴蹲下来给最后个球迷签名,这是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

    “迈尔,你爸爸呢?”孙吴摸摸男孩的脑袋,接过球衣签名。

    迈尔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巫师,“贝斯特,你的魔杖呢?”

    “魔杖……”孙吴抽抽嘴角回头看了眼笑的直打跌的圣克鲁兹和菲尔·琼斯,才勉强笑着解释道:“迈尔,你懂的,我是天才,早就领悟了无杖施法的奥妙……”

    “噢噢噢!”迈尔尖声打断,“就像阿不思·邓布利多一样!”

    “是的。”孙吴冲着身后的圣克鲁兹做了个手势,“比如现在,我对罗克这个麻瓜施法,他下场比赛肯定能进球!”

    “下场比赛?”迈尔眼睛一亮,“对拜仁慕尼黑进球!”

    等孙吴把小男孩哄走,圣克鲁兹笑着问:“他也在霍格沃茨上学过?”

    “有可能。”菲尔琼斯摸着下巴想了会儿,“就像那个秋·张一样……”

    孙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俩二货,半响后才说:“我上的是中国传统道门,世人称呼为修仙者。”

    “修仙者?”

    “无论是魔法还是巫术,起源都是一样一样的。”孙吴索性胡说八道,“对于人类来说,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太短太短了,所以东西方都有无数人在研究如何长生不老……”

    “就像尼可·勒梅一样?”

    “呃,差不多吧。”孙吴脱掉那件魔法长袍,“但是在研究长生不老的过程中,人们以凡人之身掌握强大的力量,这才有了西方的巫师、炼金术师,东方的修道者、修仙者。”

    菲尔·琼斯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难怪以前你每年夏天都要回中国,应该是去上学的?”

    “呃……”

    “那个学校也像霍格沃茨一样有四个分院?”

    “呃,有七个。”

    “也有学院杯?”

    “差不多吧,我们叫七脉比武……”孙吴悄悄擦擦头上的汗,这才发现高顶帽子还在头上。

    圣克鲁兹在边上听得肚子都疼,忍笑问:“那明天你怎么去慕尼黑?骑着扫帚飞过去?”

    “不不不!骑着扫帚太难看了,而且我也不喜欢魁地奇……”孙吴咧着嘴继续扯淡,“我们东方喜欢其他的工具……”

    “比如?”

    “比如拿支笔在墙上画一匹马,然后那匹马就能跳下来……”孙吴唾沫横飞,“再比如用白纸折一只驴,吹口气就能变大,骑上日行千里……”

    说到后面孙吴已经收不住嘴了,坐在录像室里大吹法螺,边上的队友听得聚精会神,就连劳伦斯都竖着耳朵,好好的一堂战术分析课……

    孙吴在心里安慰自己,恩,大战之前调节气氛,自己似乎还真挺适合做个主教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