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奖励
    周卫国,北京军区司令员,上将军衔。正在非洲征战大周辉就是其大孙子,说实话周卫国挺感激江浩的,要不是江浩,周辉现在还是一个纨绔子弟呢。周卫国很明白只要周辉安全的从非洲回来,那么就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前途。再加上家族的帮助周辉的未来绝对是一片光明。周辉原本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虽然不说欺男霸女,但是整天无所事事。现在周辉不仅成才了,而且还有可能支撑起家族的脊梁,周卫国能不感激江浩吗?

    周卫国的话让所有人都有点措手不及,没想到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周卫国一开口话语就这么重。周卫国这个军委委员比其他的要厉害一点,都北京周围的部队都掌握在周卫国的手里。那么相对来说周卫国的话语权会比其他人大一点。

    “周司令员的话说的不错,但是我们也不能就因为江浩的功劳就不计较江浩同志的错误吧。如果所有人都能功过相抵的话,那在座的各位是不是都可以胡作非为?如果功过可以相抵的话,那么军纪不就成了笑话?”胡威的话也很有道理,不过他似乎忘记了江浩不是可以用一般的标准要求的。其实这也怪不得胡威,曲风没能晋升上将对胡威的影响还是很大的,现在逮到机会了还不整江浩一下。

    “我们不能用一般军人的标准要求江浩,大家似乎忘记了一点,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况且江浩只是根据情况自行判断罢了,难道江浩同志就没有一点自行决断权?可能在座的各位当中有些人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徐浩然同志是一个没有接受任何反审讯训练的人员,但是却顶住了阿尔法特种部队成员连续几个小时的审讯,如果不是徐浩然同志被营救的及时,我想徐浩然同志很可能已经牺牲了。江浩同志作为一个年轻人看到徐浩然同志当时的情况做出一些过急的行动也是可以理解的。还有一点大家可能不知道以前总参二部的心理分析大队,对江浩同志做过心理分析,参照江浩同志以往的表现他们认为江浩同志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所以我认为江浩同志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那样的选择根本就没有错。相反正是江浩同志的这一举动,帮助我们抓捕了不少北方的情报人员,所以我觉得江浩同志的这次擅自行动不到无过,而是有功。”路云辉这次的话很直白,让人一听就知道他是力挺江浩的。

    “我不是否认江浩同志的功劳,而是就事论事的说江浩同志这次真的有点不顾全大局了。如果江浩同志在上次行动中被抓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暴露江浩同志的身份到时候在国际上很可能就会引起巨大的风暴,我们将完全先去被动之中。”胡威还是有点不甘心,如果这次不能给江浩的履历上添加一点污点的话那么以后恐怕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我不认为江浩会被北方抓住,即使真的被北方抓住,那么我相信江浩同志也不会泄露自己的身份。况且江浩同志现在不是没有暴露身份吗?”俄国也知道上次的事件就是共和国做的,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根本就不能有所作为。路云辉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反驳胡威的。

    “好了大家都不要争了,大家听听老苏的意见。”一号长虽然名义上是共和国部队的最高领导人,但是实际管理军队的还是军委第一副主席苏长征,所以在有关军队的很多事情都要听取苏长征的意见。当然苏长征是可是一号长的铁杆儿支持者,要不然一号长也不会这么信任苏长征。

    “我认为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只要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不管江浩同志是不是擅自行动,只要最后的结果对我们有利就可以了,大家谈论那么多有什么用。我认为像江浩同志这样的行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先不说其他的就说江浩同志成功营救徐浩然同志这就是大功一件,除了江浩同志以外现在全军谁还有自信能够在重重包围下成功营救徐浩然同志。江浩同志后来的行动有为我们除去了很多北方的情报人员,这都是大功一件。所以我认为江浩同志上次的行动是有功劳的。”苏长征很明白一号长的意思,那就是尽量不能给江浩的履历上留下什么污点,以后说不定需要江浩的地方多了,所以才会支持江浩。而一号长之所以在军委会议上讨论这个问题,那是因为一号长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这次就是为了给上次事件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参与军委会议的人,直到这一刻才明白原来一号长根本就不想给予江浩处分,反而是要表扬江浩的功劳。这个时候其他人都不说话了,胡威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自己今天有点急了,不管以后有没有机会了,今天自己表现的确实急了,毕竟自己也才刚刚上任没有多久。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没有?”一号长的声音很温和,让人根本就听不出来他的话里有什么意思。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可能认为一号长真的是在询问其他人有没有不同意见。不过参加军委会议的没有一个是庸人,所以很明白一号长所表达的意思,那就是大家有意见就保留,别再提出来了。谁要是不服气,一号长随时都可以找你的不自在,所以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让一号长明白他们已经没有什么不同意见了。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关于江浩同志上次在北方执行任务过程中所做的事情的最终结果的解决办法,希望老苏能够尽快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到时候交给我就可以了,有没有问题老苏?”一号长宣布了事情的性质,其他人更不能反驳了。

    “没问题,长!”苏长征站起来坚定的说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