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赔偿
    江浩独自一个人终于走出了漫无边际的无人区,现在的江浩终于能够松口气了,虽然江浩现在所处的位置依旧具有危险,但是在这片无人区里能够现人类活动所留下的痕迹就证明江浩现在所处的区域即使有危险也并不是很大。江浩足足休息了七个小时才彻底的回复了体力,现在江浩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其他人,然后在具体确定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

    江浩在泰国北部边境地区和泰国特种部队以及国防军进行了战斗,长时间的跑路让江浩不能确定自己的位置。现在江浩只是大体的知道自己是在一直向北走,但是并不确定具体的位置。只能尽快找到其他人,确定自己的位置尽快返回国内。一天没有返回国内,江浩就不能算是安全。

    前段时间国际上一直都在盛传东南亚的几个小国家将会组成东南亚众国联盟,简称东盟。谁知道东南亚其他国家会不会接到泰国政府的请求,请求其他国家趁机出兵打击江浩。现在的江浩可是不想跟其他国家的军队遭遇,要不然到时候就会又是一场恶战。

    江浩休息好之后就立即出,现在还不是好好休息的时候,江浩又开始了深一脚浅一脚的徒步跋涉。在江浩走出无人区的时候,共和国都北京却在进行着一场激烈而又漫长的谈判。

    ……………………

    共和国都北京,某间会议室。

    “我来介绍一下,我叫卓文君,是这次事件的全权负责人。”卓文君先来了一个自我介绍,实际上颂赞当然知道卓文君,泰国政府事先也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卓文君,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共和国有名谈判专家,号称铁嘴。

    “鄙人颂赞,受是我们泰国政府的委托,前来跟共和国协商怎么节解决这次事件。”颂赞同样也做了做我介绍,并且明确的表达了他这次过来就是希望能够和共和国尽快和平解决这次事件。

    “当然,我们共和国也很愿意尽早解决这次事件,能够给普通民众一个交代。可能颂赞先生还不知道,我们国内的普通民众一直吵着要国家给出一个明确的交代。现在上边也是被这个事情整的焦头烂额的,所以才会希望能够赶快结束这次事件,消除这次事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颂赞压根就不相信卓文君的话,在谈判开始之前颂赞就在国内网络上看过了。共和国国内的普通民众非凡没有像卓文君说的那样要求国家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反而因为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的覆灭而大唱共和国政府的赞歌。什么侮辱泰国政府的词语都有,颂赞看了都差点气死。

    “我们的总理阁下也希望能够早日解决这次事件!”颂赞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但是现在共和国处于强势状态,泰国政府根本就没有办法同共和国政府抗衡,所以颂赞不得不陪着笑脸。

    “这次我国船员在贵国境内无辜被杀,国内民众很是气愤,甚至有人要求政府跟贵国进行战争。但是,你是知道的,共和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所以我们都在保持克制。”

    “我们总理阁下也一直都知道贵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所以更加希望和平解决这次贵国船员被杀一事。”颂赞嘴上虽然说的好听,但是心里却在暗骂共和国:“谁不知道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就是被你们灭的,就这还说爱好和平!”颂赞知道卓文君的话完全是在威胁他,卓文君的意思就是共和国不惧怕战争,如果这次事件泰国政府不能够给共和国一个满意的交代的话,共和国政府是不惜起战端的。

    “对于我国船员在贵国境内被杀一事,完全属于贵国政府不作为的所造成的。我国船员可是完全按照贵国的法律缴纳的税务,完全遵守贵国的法律。但是仍然在贵国境内被无辜杀害,所以贵国政府必须交出凶手,并且给予这次我国被杀害的船员赔偿!”卓文君的态度很明确,这次共和国船员被杀一案泰国政府必须负全责。

    “我们一定会找出凶手的,这一点贵国政府可以完全放心!”颂赞的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是心中却在大骂共和国政府的无耻。“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已经被你们覆灭了,现在却还在问我们要凶手。见过无耻,但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颂赞心里骂着共和国政府,但是他完全忘记了,国家与国家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无耻不无耻的,只有赤果果的利益才是跟根本。

    “贵国政府不但要找出凶手,而且必须对我国无辜被杀的船员做出赔偿。这些船员都是各自家庭的顶梁柱,现在他们不在了谁还能够给他们家带来收入,难道让他们家里的那位老人和孩子支撑一个家庭吗?所以贵国必须做出赔偿,要不然我们国内的普通民众绝对会杀了我们这些人的。”卓文君一改往日的风格,态度很强硬,根本就没有进行什么拐弯抹角,直接提出了赔偿的要求。

    “虽然贵国船员是在我国境内被杀的,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们才才会有了这次的事件。但是我想我们政府是没有赔偿他们的义务的。当时我们政府也做了大量的补救工作,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们如此残忍。所以有关赔偿的事情我们是不是需要多多协商一下。”颂赞的意思很明显,抓凶手可以,但是赔偿的话就有点不可能的!

    “颂赞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什么问题?”

    “请问,我国商船在湄公河贵国段航行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给贵国缴纳过税了?”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颂赞开始打哈哈了。

    “这是这次被劫持的两艘商船在贵国的交税的具体情况。”卓文君说着打开提包,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了颂赞,示意颂赞看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