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章 屠戮2
    中校军官转身离开了那个情报人员,在中校军官离开的时候江浩也悄悄的跟了上去。江浩现在跟上去不是为了打探什么情报,而是为了杀人。虽然杀人会把他们暴露了,但是江浩知道,只要这个中校军官回去之后稍微调查一下就能够发现,江浩他们已经到了。毕竟,他们还是能够调查得出有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在江浩他们活动的范围内巡逻的,所以即使江浩不杀他们也会很快暴露。更何况,江浩还有些事儿要询问这个情报人员,江浩的心中还有些疑问需要这个情报人员解答。

    “长官,怎么样了?”看到中校军官回到集合点,急忙有一个少校军衔人过来询问情报。

    “敌人,到现在还没有古来。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吧,我已经跟他说了,如果半个小时之后共和国的特种部队还是没有来的话,那咱们就撤。”中校军官摇了摇头说到。

    “那,长官您先歇会。”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等那边的消息吧。”中下军官说完之后就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隐藏起来了。此时江浩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江浩已经清晰的“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一个警卫连的兵力。但是江浩却不确定周围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人员,所以江浩在到达他们藏身的地点之后并没有急于攻击,而是在周围稍微侦察了一下。除了两个警戒的人员意外,这个中校所带来了人员应全部在这里了。江浩调查清楚之后就不在犹豫,他准备开始行动了。

    此时谁也不知道还待在和江浩约定见面地点的那个背叛的共和国情报人员心中是多么的挣扎。这个人原本叫齐军威,在共和国派遣密支那之后化名扎伦。他原本是一个军人,在十年前被国安局带走并做了长达两年的培训,随后就被派遣到这里潜伏下来。

    能够派出来做情报人员的人一般来说都是忠于祖国终于人名的人,但是齐军威却是一个例外。在他得知自己暴露的时候并没有显得十分的慌乱,而是不慌不忙。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想着要逃走,也许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跑不了。所以在缅甸政府军前去抓他的时候,他就大马金刀的坐在屋子里等待着缅甸政府军上门。甚至在士兵到了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还说了一句“你们终于来了!”。

    在齐军威被抓之后,他根本就没有进行抵抗便交代了他知道的一切,只不过他虽然在密支那潜伏了八年,但是却没有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所以缅甸政府军从齐军威的身上根本就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情报。直到江浩他们联系他,随后缅甸政府军就决定让齐军威作为诱饵,他们伺机抓住或是消灭企图潜入密支那的共和国的特种部队。

    此时齐军威心中是十分挣扎,一方面他希望跟他接头的共和国的特种部队赶紧过来,好让他完成任务。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前来的共和国特种部队出现在这里。虽然现在齐军威已经背叛了自己的祖国,但是他原本是一个军人所以,对于军人。特别是特种部队的军人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感。他知道。能够加入特种部队的人都是忠于祖国、终于人民的人。

    齐军威之所以这么简单就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倒不是他真的本身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一个情报人员必须具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但是一个人潜伏在一个地方八年的时间,而且时时刻刻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暴露了。这种心理上的压力,不亲身体会是不会有人明白的。齐军威在缅甸政府军抓住他的那一刻,他竟然有一种终于送了一口气的感觉。在随后审讯中,齐军威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抵抗,便交代了一切。齐军威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共和国。对,齐军威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共和国。

    在齐军威内心进行着剧烈的挣扎的时候,这边江浩已经开始动手了。

    江浩悄悄的抽出了腿上的三棱军刺,而后悄悄的朝一个警戒的人员摸去、江浩的脚步很轻很轻,没有发出一丝丝的声音。再加上现在是黑夜,即使双方距离很近也发现不了对方,所以江浩很快就靠近了一个警戒的人员。江浩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左手猛地捂住了警戒人员的嘴,三棱军刺快速的刺进了警戒人员的心脏。三棱军刺原本就是放血的神器,跟何况是心脏这种重要的地方。几秒钟之后,警戒人员终于不在挣扎了,身体缓缓的软了下来。江浩轻轻把尸体放到地上,而后迅速抽出了三棱军刺。

    在江浩抽出三棱军刺之后,随手就是一甩,紧接着身体就猛地攒了出去。三棱军刺精准的射进了另外一个警戒人员的眉心处,快速跟进的江浩伸手就接住了即将倒下的尸体。江浩杀了两个境界人员总共花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江浩轻轻的放下尸体。悄悄的朝其他人摸去。实际上按照江浩的实力,即使这些人发现了他,他也有足够的实力把这些人一一消灭。但是,江浩却不想这么这么做。现在江浩有些事情想要询问这个情报人员和那个中校军官,所以江浩就采用了这种无声杀人的方式。

    中校军官带来的所有人员都隐藏起来了,这就更加方便了江浩的行动。今天的天公作美,漆黑,即使两个人相隔不到三米的距离就已经看不见对方了。实际上如果不是江浩有着精神力能够“看”到其他人,那么即使江浩再厉害也是没用。漆黑的环境给了江浩最大的掩护,可以让江浩从容的屠戮这些缅甸政府军而不用担心被他们发现。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江浩不停地屠戮着这些缅甸政府军,空气中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了。甚至已经有人感觉到不对劲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的声音就已经被江浩手中的三棱军刺夺取了生命。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那是因为空气中的血腥味实在是太重了,甚至一般人闻了会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