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三章 遭遇2
    顾天明和卢飞两个人离开之后,江浩就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任务了。江浩这次跟着部队过来,不仅仅只是为了让江浩在情况紧急的时候有个决断,也是为了这次战役本身。江浩本身就拥有强大的个人战斗力,像这种丛林战斗最是能够发挥江浩个人战斗力的时候,不过江浩可能不会参加这次丛林战斗了,因为江浩要去密支那。是的,江浩要去密支那一趟。李爱国之所以要把这次丛林作战的指挥权交给顾天明和卢飞两个人并不是仅仅为了锻炼两个人的临场指挥能力,江浩自己本身也是有任务在身的。一旦江浩开始执行任务,那就绝对没有办法再指挥部队了。

    顾天明和卢飞走了回去之后就立即命令部队加强戒备。但是在这种密集的丛林之中,谁也不知道敌人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毕竟他们可没有江浩那么好的眼力以及作弊似的精神力,他们也只能能够提高警惕了,警惕随时可能出现的缅甸政府军。不过,无论他们怎么警惕缅甸政府军也已经出发了,两方的队伍接触是早晚的事情。

    中午时分,所有的部队都已经停下来休息了。现在是九月份的天气,在南方这种丛林里边是相当的难受的,再加上战士们需要穿上战斗服什么的,那就更加热了。顾天明和卢飞两个人没办法,只得让部队停下来休息。值得一提的是,在顾天明和卢飞两个人离开江浩之后就各自朝各自的目标出发了。虽然两个人之间还保持着通畅的通信,但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

    现在处于战争时期,在部队停下来休息之后,顾天明和卢飞两个人就立即吩咐部队提高警惕、加强戒备,同时派出了大量的侦察部队去前边探路。有时候就是这样,战争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而转移,现在就是这样。

    在顾天明派出去侦察分队没多久,前方就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阵的枪响。枪声对于这些常年和枪打交道的战士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不用上级吩咐,正在休息的战士们在听到枪声之后就立即拿上了自己的武器和背囊,等待着上级的命令。

    “报告,遭遇缅甸政府军!报告,遭遇缅甸政府军!”顾天明派出去侦察分队立即向顾天明汇报了情况,同时通讯器里还传来了一阵阵密集的枪声。顾天明派出去的侦察分队不单单只是有第一集团军的战士,还有第三十三师的侦察部队。现在给顾天明汇报情况的就是第三十三师的侦察分队。

    “马上回报你部情况,马上回报你部情况!命令:七号侦察分队周围的侦察小队立即过去支援,七号侦察分队周围的真擦分队立即过去支援!”顾天明的声音很大。

    “现在已经有三名战士死亡,已经有三名战士死亡!对面有超过一百的缅甸政府军,对面有超过一百的缅甸政府军!”通讯器里的声音很急促。

    “马上撤退,马上撤退!我已经派人过去支援了,我已经派人过去支援了!”

    “明白!明白!”没有人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战士们死亡,顾天明也不愿意。一个侦察分队只有七个人,现在已经牺牲了三名战士了,不能在有这样的伤亡了。

    七号侦察分队听到顾天明的命令就立即开始撤退,但是有时候不是你想干嘛就能干嘛的。七号侦察小队剩余的四名战士开始撤退,但是对面的缅甸政府军就像是附骨之蛆一样,根本就甩不掉。而正在撤离的四名战士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太大的动作,要不然绝对会成为缅甸政府军的活靶子的。一步一步的撤退,大概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又有一名侦察分队的战士被流弹击伤了。剩余的三名侦察分队的成员正在努力的背着他逃跑,不过这个时候对面的缅甸政府军已经不在追击他们了,明知道事情不可为他们就撤退了。虽然他们有一百多人,但是面对共和国已经过来支援的其他侦察分队,他们不得不撤退。要不然很容易就被共和国其他的侦察分队给咬住,到时候就是他们死亡之时了。

    很快前来支援七号侦察分队的其他两个侦察分队的人就找到了他们,七号侦察分队剩余的四个人眼睛都红了,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兄弟,别难过了,经历多了就好了!”说话的是狼牙突击旅的人员,作为前特种部队的成员,见过了太多的战友牺牲。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死分离的事情,虽然他们仍然会愤怒会悲伤,但是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了。不是他们不重视相互之间的战友之情,而是把这种情感深深的埋在心中。

    “他们都是我的战友呀,最小的才岁,我们已经一起训练了四年了。小张跟我说,这次战争结束之后就会退役,他家里还有一个年迈的母亲需要他照顾,家里还刚刚给他介绍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他说他退役之后就会结婚,到时候请我们所有人都去。在战争开始之前,我就答应过他一定会带他回去的,现在我食言了。我真是没用,我真是没用!”七号侦察分队的队长说到最后忍不住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耳光。他恨,恨自己没用不能保护自己的战友。

    “你干什么呢?”看到他的动作,身边的人立即拉住了他。

    “我真是没用,我真是没用,我答应过他要带他回去的,我答应过他要带他回去的!”说着眼中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流出来了。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战争,战争总是要死人的。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现在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只能代替他们活下去了。而且我们还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替他们报仇,报仇,而不是在这里悲伤。你明白吗?”狼牙的那个兵的声音很大。他们已经习惯了战友一起出去,回来的却是一具尸体。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与死的分离,他们能做的就是报仇,让那些敌人付出血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