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二章 回应
    年月日缅甸政府军的战机误伤共和国的公民事件,造成七名共和国公民死亡以及数人受伤,月日共和国外交部对此迅速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这次误伤事件做了回应。共和国外交部依旧是希望缅北冲突的双方能够保持克制,并且就被误伤的共和国公民缅北冲突的双方给予赔偿和道歉。同时共和国外交部三日之后将会派出调查组全力调查这次误伤事件的具体原因,希望缅北冲突双方能够予以配合。

    表面上共和国外交部的意思是三天之后将会派出调查组调查这次缅甸政府军的战机误伤共和国公民事件的原因。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共和国政府在给缅甸政府军和缅北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势力三天的事件来处理缅甸政府军战机的误伤事件。也就是说如果三天之内缅甸政府军对于这次误伤还没有任何的表示的话那共和国方面很有可能会采取其他手段了。所以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话一出口,全世界的新闻媒体基本上都被共和国的话吓了一跳,甚至有的新闻媒体希望缅北冲突的双方对误伤共和国公民事件不要发表任何的看法,看看到时候共和国政府怎么办。

    在共和国外交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之后就立即照会缅甸外交部,希望缅甸军方能够给与共和国方面一个合理的解释。缅甸外交部副部长表示,缅甸军方此时正在调查这次战绩误伤事件的原因,缅甸军方一定会给予共和国方面一个合理的解释。在共和国外交部要求缅甸政府军给予共和国被误伤的那些共和国普通公民予以赔偿,但是缅甸外交部的人员却一直都在回避着这个问题。缅甸外交部的行为让共和国外交部参与这次误伤事件的外交部官员都十分气愤。

    这个时候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共和国和缅北冲突双方的身上,现在都想看看缅北冲突双方在面对共和国如此发言的情况下,他们双方会做出什么样的回应。缅甸首都内比都(前文可能说过是仰光)中央会议室正在召开一个会议,参与会议全部都是缅甸政府里的高官和缅甸军方的高级将领。

    “共和国外交部已经发出声音了,大家说我们该怎么办?”坐在最上面的中年人说到,这是缅甸的最高领导人总统吴盛。吴盛脸上丝毫没有因为共和国方面的声音而有狠人的在意,在吴盛的眼中,共和国虽然是一只沉睡的雄狮,但是雄狮又能怎么样,现在这头雄狮睡着了那是没什么用。虽然这次共和国外交部的态度比以往要强硬的多,但是吴盛也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召开这个会议也只不过是和其他人商量一下,表示他不是一个独裁者罢了。

    “没什么好怕的,共和国政府也就是这样了,指挥嘴上说说罢了,难道他们还真的敢做些什么吗?哪次共和国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就算我们不管他们,他们又能把我们怎么样,难道他们还敢派兵攻打我们不成?”一个中年将领瓮声瓮气的说到。,语气中带着不屑,似乎在他眼**和国仿佛是不值一提一样。

    “我看咱们还是慎重点好,现在共和国可不比以前了,虽然我们不怕共和国政府,但是别忘了共和国的特种部队的战斗力那可是相当强悍的。泰国的糯康武装势力集团被灭的事情以及前段时间咱们是四**事演习后勤物资部被炸的事情,虽然到现在都没有证据不能确定这两件事情到是不是共和国所为,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两个事件绝对是共和国的特种部队做的。咱们可以不在乎共和国政府的态度,但是咱们绝对不能不在乎共和国的特种部队。要是咱们什么都不做的话,共和国政府派遣特种部队入境搞破坏怎么办。依照上次爆炸事件来看,咱们基本上不可能抓住他们的。”说话的缅甸的总理。

    “我们要是没有回应,难道共和国政府还真敢派人过来搞破坏,难道他们就不怕暴露吗?”说话的是另外一个缅甸将领。

    “他们怎么可能会害怕,这么些年难道咱们还不了解共和国的这些个军人吗,他们是不会暴露自己的。况且共和国怎么不敢派特种部队过来,上次咱们四国联合军事演习的时候后勤物资部被炸,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共和国的特种部队做的,只是咱们苦于没有证据罢了。咱们要是不做些什么,共和国万一派特种部队过来搞破坏我们怎么办?”缅甸总理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共和国可是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共和国在国际社会上面对一些事情的态度正在慢慢的改变。

    “那咱们怎么回应共和国的外交部,咱们只有三天的事件?”

    “当然是该怎么回应就怎么回应了。既然共和国方面希望咱们配合和支持他们之后派过来的调查小组,那咱们就完全配合就可以了,至于能不能调出来什么东西就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坐在会议桌最后边的一个中年人说到。这个中年人是缅甸政府外交部的部长。

    “嗯,咱们就这么办吧,反正让咱们配合调查误伤事件的原因可以,咱们就全力配合,至于赔偿和道歉的事情那就等等再说吧,反正不急于一时。外交部去回应共和国一下。”吴盛这么说道。

    会议结束以后缅甸外交部就找到共和国外交部代表,表示缅甸方面愿意全力配合共和国方面派出的调查小组,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能够找到误伤共和国公民的原因。但是缅甸外交部的代表根本就没有提赔偿和道歉的事情,甚至共和国外交部的代表提出了让赔偿和道歉的问题,但是总是被缅甸外交部的代表给带过去,他们根本就不正面回应这个问题。缅甸外交部代表的做法,让共和国方面的代表感到十分的气愤,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缅甸外交部代表的态度始终很好,没有任何一点冒犯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