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命令
    刘小菲和林晓影两个人听见走廊外边的枪声不约而同的出了他们刚刚吃饭的包厢,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副这样的景象。网``-.x`f`q-x-s`-.两个酒店的经理使劲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而那些随后赶来的保安们和那些警察们则是老老实实双手抱头的蹲在走廊的地上,并且还很自觉的排成了一排。江浩毫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庄焱则是站在一边警戒着。

    “把他们都拷起来!”江浩淡淡的说了一句。庄焱听见江浩的命令就立即开始行动,走到那几个正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警察的身边伸手从这些警察的后腰上掏出了他们随身携带的手铐一一给他们这些带上。也不知道是庄焱害怕这些人不老实还是怎么的,庄焱把每个人的手铐的拷的很紧,让手铐紧紧的拷在他们的手腕上。紧勒的手铐让这些人感到了手腕上的疼痛,疼的他们龇牙咧嘴的,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发出任何声音,就连那个陆局长也是一样。看到这里江浩才受收起了手中的手枪,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机。

    “我是江浩,接作战办公室!”江浩这个时候联系的是第一集团军的信息作战部队,第一集团军的信息作战部队的通讯员当然知道江浩的电话,不过江浩还是报了自己的姓名。

    “是,军长!”第一集团军作战办公室的通讯很快接通,电话的那头传来第一集团军作战办公室主任的声音。

    “军长!”

    “马上命令警卫营全副武装到达东海市****大道开元国际大酒店待命,另外命令工兵营带齐装备同警卫营一起过来,等待命令!”

    “是!”

    “一个小时之内我要见到他们!”

    “明白!”

    “另外把我的军装带来!”

    “是!”

    “通知情报部门,十分钟之后我要这个开元国际大酒店老板的所有的背景资料!”

    “是,军长!”

    江浩慢慢的收起了手中的电话,冷冷的开着走廊里的其他人。直到这个时候这些人才相信江浩是一个军人,是一个真正掌握着军权的军队高层,要不然江浩是没有权利调集军队执行任务的。不过这个时候那个陆局长和洪文两个人听到江浩的命令心里再惧怕的同时竟然还有一点小小的激动。他们也在这个社会里混了这么多年了,他们也是了解一点军队的事情的。像江浩这样直接调集两个营的部队的事情是绝对不和规矩的,江浩这么做完全就是在挑衅共和国。

    这两个人知道这次事情是他们栽了,但是江浩这样随便调集军队进入市区,那么事后江浩绝对会受到军队上级的责罚的。在他们看来江浩这么做绝对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即便是他们栽了,那么江浩在事后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现在是和平时期,江浩这么大规模的调集军队进入像东海市这样的国际大都市,那绝对是一件政治事件,所以两个人心里再惧怕的同时也有一点小小的欣喜。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江浩还真有这个权利,他们心中的那点期盼注定是实现不了的。

    江浩挂断通讯之后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走廊里没有说话,他在等着部队的到达。或者也可以说江浩是在等待警察的到达,开元国际大酒店在这个点上吃饭的人是很多的,现在已经出现了枪声,那绝对会有人报警的。江浩就是在等,等警察的到来,江浩不但要等警察的到来,甚至江浩还在等东海市的书记和市长。

    “江浩,他们两个是不是骨折了,要不然打电话让120的人过来,先给他们看看?”刘小菲心善,看着躺在地上使劲忍着疼痛的两个人对着江浩说到。她是一个护士,而且是第一集团驻地医院的护士长,她很明白一个人骨折之后的那种疼痛。她倒不是担心这两个人的死活,而是担心江浩。万一这两个骨折的人出现什么意外,那江浩绝对是难辞其咎的。哪怕江浩现在是一个集团军的军长,哪怕共和国上层再怎么看重江浩,只要出现什么意外,那江浩绝对会被上面责罚的。

    “不用,他们现在还死不了,只不过是有点疼罢了!”江浩不以为然的说到。不是江浩不在乎这两个人的性命,而是江浩已经用精神力看过了,这两个人的骨折都没有伤到血管,只是单纯的骨折罢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庄焱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

    “你就是这家开元国际大酒店的老板吧?你叫什么名字?”江浩冷漠的问着那个洪总。

    “我叫洪文,是这家酒店的老板!”洪文这个时候已经稍稍的压下了心中的恐惧平静下来了,再加上江浩已经把枪给收起来了。而且这个洪文也不相信江浩敢把他给打死,只要现在不死,凭借他的关系网,即使进去了也能够很快出来。

    “听你们酒店的经理说你们酒店的家具都是用珍贵的红木制作的?”

    “..............”洪文沉默了,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本是想说点什么的。但是当他看到江浩的那双冷漠的眼神的时候,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被他给吞了下去。

    “我也听说红木家具是相当珍贵的,不过我怎么看着这几张椅子根本就不是用珍贵的红木制作的呢?洪文,你说这几张椅子是不是用珍贵的红木制作的。我是个粗人,我认不准。但是我想你这个酒店的老板应该知道吧?”

    “知................知道。”洪文的声音有点颤抖,原本已经被压下恐惧的稍稍平静的心在他看到江浩的那双冷漠的眼睛的时候又不平静了,反而心里的恐惧更加厉害了。

    “那你告诉我这几张椅子是不是用红木制作而成的?”江浩指着走廊里已经碎掉的几张椅子说到。

    “不.........不是!”这个时候的洪文知道无论他怎么说都是错误的。要是他说这几张椅子是用红木制作而成,那么他敢肯定的是他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要是他说这几张椅子不是用红木制作而成的,那么他眼前的这个人更加可能的会趁机发难。虽然她心里不愿意承认,但是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承认了这几张椅子不是用红木制作而成。

    “吆喝,你也知道不是红木的。但是你们酒店的经理怎么说这几张椅子就是用红木制作而成的,而且还要求我们赔偿你们五十万元呢。这可是一个好买卖呀,普通的几张椅子说成是红木制作而成的,这样你们就能够明目张胆的问我们要赔偿了,这样你们就可以大赚一笔了。我想问问你,拥有这么高额利润的生意你们还有没有?要是你们还有的话,那我能不能麻烦你们告诉我一声,让我也跟着你们发点财?”江浩那冷漠的眼神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却是一种似笑非笑的面容。

    “我不清楚!”这个时候洪文也只能够这么说了,要是他说他知道,那等待他的指不定是什么呢。可惜的是他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等待他的不会是他喜欢的结果。

    “你作为老板你不清楚?我看你是很清楚嘛,而且我看你们的这两个经理对这种事情的熟悉程度相比这已经不是你们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吧?”

    “叮铃铃,叮铃铃”江浩的手机铃声响起,江浩知道情报部门的消息来了。在江浩拿出手机查看了之后,他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正是这个洪文的资料,江浩在快速的浏览这手机上有关洪文的资料。资料很清楚,基本上包括了洪文的一切。其实江浩很奇怪,像张浩东和洪文这种人,共和国早就应该已经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了,为什么到现在国家还允许他们这么堂而皇之的存在着。实际上江浩不知道的是,国家也已经注意到他们了,只是因为这些年像洪文和张浩东这种人一直都在很注意漂白,而且像他们这种人都存在很大的人脉网络。有时候他们这种人,也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端掉的。像洪文这种能够发展成为东海市地下世界最大的黑社会组织,没有强力的保护伞是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的,所以有时候国家在考虑到多方面的原因,才会默许他们的存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都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让江浩奇怪的是到现在为止竟然没有警察到这里。其实江浩不知道的是,来这里吃饭的人基本上都是有身份背景的人,这些人清楚这家酒店的背景,所以即使在这里吃饭的人知道这里发生了枪击,他们也不会多管闲事的报警,他们可不想惹祸上身,谁都知道这家酒店老板十分心狠手辣。他们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而且他们也明白即使他们报警也没有什么用,索性他们什么也不管,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何必多此一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