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家
    四名战士抬着谢国辉的骨灰盒缓缓的走进了荣誉堂,庄重的把他放在正堂的一张桌子上而后缓缓的退出了荣誉堂。其他人在谢国辉的骨灰进入就渐渐的散了,明天的葬礼江浩将会亲自出席。这是江浩的习惯,以前在狼牙特战旅的时候只要江浩不是在执行任务,这种葬礼江浩都会参加。

    随着近几年国际社会上的不管纷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也在暗地里变得紧张起来。由于有核武器的限制没有那个国家敢于明目张胆的挑衅其他大国,只能暗地里相互较劲。相互之间不只是在国家边境线上不断的发生冲突,现在非洲地区和近东以及中东地区不断发生冲突交火,其背后未必没有大国之间的博弈。所以各国的特种部队出动频繁,死伤就在所难免。这也是为什么不断的有人进入特种部队,但是却很少人正常退役的原因。

    在谢国辉的骨灰放回荣誉堂之后江浩就准备去谢国辉家里了,无论如何江浩都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谢国辉的爷爷和弟弟。他们都是谢国辉最亲亲人,他们有权利知道这个消息。也许江浩把告诉他们谢国辉已经牺牲的消息告诉谢国辉的爷爷和弟弟,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打击,但是江浩也不可能无限制的瞒下去,所以江浩才会这么恨着心告诉他们这个噩耗。

    谢国辉的家在江苏一个比较偏僻的农村,近几年随着谢国辉不断的给家里寄钱,他们家虽说不富裕,但是相对来说还算是不错的。毕竟有着谢国辉的津贴已经章坤给出的一些报酬。在江浩到达谢国辉家里的时候都已经中午了,谢国辉的资料上虽然有他的地址,但是江浩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家,在问了其他人之后才找到谢国辉的家。

    谢国辉家,此时只有谢国辉的爷爷一个人在家里。

    “二叔,二叔,刚刚村口有两个穿军装军官的人在打听你们家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江浩他们还没有到达谢国辉家里的时候就已经跑过去报信了。谢国辉的爷爷这个时候正在院子里收拾这自家院子里的青菜,听到这个中年的话之后就停下的手中动作。

    “军官?”谢国辉的爷爷有点疑惑,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军官来他们家呢。

    “嗯,他们马上就过来了!”

    “那...........”

    “谢爷爷在家吗?”谢国辉爷爷只说了一个字,江浩的声音就从门外响起了。

    “在,在呢?”

    “谢爷爷,我们是国辉的战友,今天过来是有点事情想要跟您说!”江浩尽量放平自己的声音。

    “那二叔我就先忙去了!”说着这个中年男子就朝院子外面走去。

    “那好,那你先去忙吧。都是小辉的战友赶紧屋里座,屋里坐。”谢国辉爷爷说着就放下手中的工具,领着江浩他们就进了屋子。谢国辉爷爷虽然年纪比较打了,但是身体还算硬朗,只是有着满头白发。谢国辉的家是新房,屋里很敞亮,看的出来这房子应该造了没有多久。屋里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不过电器该有的都有。看到这里江浩的心里稍稍有点欣慰,他说过不会让国家的英雄流血之后还要流泪。

    “小辉这是在部队里犯错误了?”谢国辉爷爷有点担心的问道。谢国辉的爷爷当年也是一个兵,所以对部队有着很深的感情,这是为什么当初谢国辉要当兵的时候他支持的重要原因。

    “没有,国辉不但没有在部队犯错反而还立了功了。”说道这里江浩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面对谢国辉爷爷那布满皱纹的脸庞江浩是真的不该怎么说下去了。虽然他经历过不少的战友的生离死别,也经历过好多次这种情况。但是这次江浩该不知道怎么说了,江浩不知道那满头白发的老人能不能承受的住这个残酷的打击。

    “怎么了?”看着江浩的样子,谢国辉爷爷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似乎接下来江浩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老人家不相信自己的感觉。

    “……”江浩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是不是小辉出事儿了?”

    “……”

    “放心的说吧,我能承受的住!”谢国辉爷爷说道这里声音里带着一丝的颤抖。

    “国辉几天前在执行任务中为了保护人挡住了敌人的手雷不幸牺牲了!”江浩似乎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才说出了这个噩耗。当时江浩的精神力却在不停的观察着谢国辉爷爷,如果发现异常立即救治。谢国辉爷爷听到江浩的话脸色立刻就变了,原本有点黝黑的脸色一瞬间就变的十分苍白,坐在沙发上的身子似乎也开始摇晃,江浩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情况不对立即进行救治。谢国辉爷爷的身体摇晃了两下就要倒下,江浩赶紧站起来扶着谢国辉爷爷。

    “谢爷爷,你怎么样?”江浩说着话精神力也在不断的朝谢国辉爷爷的身体里涌去,虽然不能够吸收多少,但是也能够缓解一下老人家的身体。

    “放心吧,我没事儿。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够抗的住的,当年小辉的爸爸妈妈出事儿我都抗过来了,我没事儿你放心吧。”谢国辉爷爷摇着头说着自己没事儿。

    “对不起谢爷爷,我没有保护好国辉!”

    “不这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在小辉当初当兵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会有这么一天,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他是为国而死,他做到了军人能够做到的一切。我以有他这样的孙子而感到自豪。”谢国辉爷爷这几句话说的铿锵有力,江浩知道谢国辉爷爷是一个老兵,江浩心里对这个老兵肃然起敬,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

    “小辉的骨灰呢?能不能分我一半,好让他能够一直陪着我!”谢国辉爷爷的声音很平淡,但是江浩能够听得出这平淡之中带有那一丝的颤抖。

    此时的江浩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话了,连续几次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觉得此时此刻他不能够用任何言语去安慰这位可敬的老人,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虽然江浩能够想到老人心中的悲痛,但是他却无法用任何言语去安慰这位可敬的老人。江浩在作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样的情景,在来时的路上江浩也一直在想该如何委婉的劝解,但是事到临头却完全不知道该用那些语言。

    整个客厅里陷入了沉默之中,只有老人不断吸气的声音,江浩知道这位可敬的老人在努力,努力让他表现的平静。但是不断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这位老人不平静的内心,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是不能够理解这位老人的悲痛的。谢国辉爷爷这一生确实不平静,当年退伍之后就娶了谢国辉的奶奶,在谢国辉的父亲出生之后没有多久谢国辉的奶奶就过世了。而后一个人拉扯着谢国辉的父亲长大成人。然而在谢国辉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父亲和母亲就出车祸了,现在谢国辉也为国牺牲了。江浩这个时候很担心,不是担心老人的身体,而是担心老人的心里会承受不住这种打击。

    平静的客厅很快就被谢国辉爷爷的声音打破。

    “放心吧,不用担心,这点打击我还是能够承受的住的,我没事儿!”谢国辉爷爷的声音很有力,也没有里刚开始的那种颤抖显得很平静。江浩没有说话,只是担心的望着谢国辉爷爷。

    “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儿!我现在之后一个请求,能够把小辉的骨灰分给我一半,我想要他能够时时刻刻的呆在我身边,在我一个人的时候还能够再看看他!”平静的声音却掩饰不住他不平静的内心。

    “谢爷爷,您放心吧,我代表部队同意您的要求!”

    “小辉现在在哪里?”

    “还在我们驻地,我们这次过来就想请您去我们的驻地的!”江浩没有明说,但是谢国辉爷爷明白江浩的意思。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现在走可以吗?”江浩有点担忧。

    “嗯,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一下东西!”老人说完也不等江浩两个人有任何反应,就径直站起身朝后边走去,那是卧室的方向。江浩的精神力一直都注意着老人,虽然她表现的很平静,但是这种事情谁又真的能够真正的放得下。老人轻轻的关上了房门,紧接着里边便传来十分压抑的哭声。如果不是江浩的听觉十分灵敏的话,根本就听不见老人压抑的哭声。老人很快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只带了一个小小的背包。

    “谢爷爷,我们需不需要去接一下国庆?”江浩轻轻的问道。

    “去吧,小辉现在已经不在了,以后就全靠国庆了,他该知道这件事情!”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