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汇报
    谢国辉为了保护章坤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手雷四溅而飞的弹片,章坤是安全了,但是谢国辉却收了严重的伤。 壹看书 书··史大凡心中很清楚谢国辉的伤势,身上的伤倒不是真的很严重,虽然看着吓人,但是因为有防弹衣的阻挡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伤势,最重要的就是头上的伤了。史大凡很清楚谢国辉的伤势即使现在在医院里也不一定能够救活,更何况现在是在这种环境中,那真的一点的希望都没有了。谢国辉接下来的反应并没有出乎史大凡的预料。谢国辉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他也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下去了,所以努力的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

    “别……别……告诉……告诉……告诉……我爷爷……爷爷和……和……弟弟……”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谢国辉脸上的红润迅速退去紧接着就是一片苍白,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的白。这一句话似乎耗尽了谢国辉身上所有的力气,双眼直直的看着天空,眼中没有任何的后悔只有对这片天空的留恋和思念。乔军伟他们知道,谢国辉不是留恋这片尘世而是留恋他的亲人爷爷、弟弟。突然,谢国辉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想要再看一眼天空。谢国辉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脸上还带有思念和留恋,却没有任何后悔的表情。谢国辉知道,在他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回不去了,如今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他没有任何的后悔,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壹看书 ··

    谢国辉有一个弟弟叫谢国庆,父母早在十五年前就出车祸死了,肇事司机也跑了。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满大街都是摄像头,那个时候很多肇事逃逸根本就没有任何找到肇事人的可能。谢国辉的父母死后,他们兄弟两个就靠着他爷爷一个人照顾长大。谢国辉的爷爷以前是一个军人,所以他固执的认为当兵会是一个很好的出路,所以在谢国辉毕业之后就要求谢国辉进入部队当兵,谢国辉也没有辜负他爷爷的期望,成功的进入了狼牙特战旅。虽然不能够明说,但是谢国辉的爷爷也很满意谢国辉能够留在部队,并且每个月的谢国辉的津贴也是不少的。现在谢国辉的年纪已经大了,已经经不起他死亡的打击了。如果他老人家知道他孙儿死了,那他很有可能会因为受不了打击而病倒,老年人得病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呀,很可能他老人因此会驾鹤西去,所以谢国辉在临死之前就是害怕部队把他死亡的消息告诉他爷爷。

    谢国辉的弟弟谢国庆现在还是一个高中生,还没有踏入社会。在他跟随章坤的这段时间里,章坤没有少给他们五个金钱,虽然他们都是拒绝的,但是江浩特许他们可以少量的拿一些补贴一下家用,但是都是有底线的。所以现在谢国辉他们家过的不前几年好的太多了,谢国辉也不想过早的就让他弟弟承担家庭的重担,这些年家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谢国辉在操心,如果猛然间把家庭的重担压在他弟弟谢国庆的肩膀上,他害怕他弟弟谢国庆会承受不住这个重担。所以谢国辉才会要求乔军伟不要告诉他弟弟。

    谢国辉脸上带着留恋和思念躺在章坤的怀里,章坤作为一个共和国地下世界最大武装贩毒分子这一刻竟然也是眼睛红红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章坤在努力仰着头不去看他怀里的谢国辉,也努力这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但是章坤似乎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来了。这是成年以来第二次落泪了,第一次就是章坤父母死亡的时候,现在是第二次。周围其他人的眼睛也是红红的,乔军伟他们脸上更是留下了无声的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这并不是单单是指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乔军伟和谢国辉之间的战友之情不是文字可以描述的了的,现在乔军伟他们动作很好说明他们之间那深厚如同亲情的感情。耿继辉他们也眼睛红红的围在周围。

    “敬礼!”耿继辉的声音中充满了严肃和沉重,就如同他们现在的心情。耿继辉他们和谢国辉他们本身就认识,现在却是这个样子,怎么能不让耿继辉心中沉重。

    随着耿继辉的声音,一个个都站直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庄重对躺在章坤怀里的谢国辉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是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此时小庄感觉他似乎从来就没有如此严肃庄重的敬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

    “礼毕!”所有人几乎同时放下了自己的右手,紧接着所有人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枪冲天开枪,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密林中响起了激烈的是枪声。这是鸣枪礼,军人在牺牲的时候都会鸣枪为牺牲的战士送行。鸣枪礼,首先用于战争中,以天明示对亡灵的告慰,表明内心的悲愤、敬仰、祝福,对其一生的肯定;还有一说是驱散邪魔,为另一世界的人壮威,希望他们有好的来世(迷信,但也是美好的祝愿)。

    鸣枪结束之后,耿继辉他们很默契为谢国辉默哀,等到默哀结束之后耿继辉他们才开始收拾起散乱战场。现在耿继辉他们很小心了,不管有没有死亡敌人都会被重新在头上被头上补一枪。密林中不时响起一声枪响,这是补枪的声音。

    直到耿继辉他们把整个战场都手势完毕乔军伟他们还是默默的战斗谢国辉的身边,章坤就这么抱着谢国辉的尸体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走吧!”耿继辉轻轻的说了一句,章坤却没有任何反应,不得已耿继辉有说了一句“该走了”。不是耿继辉不近人情,而是现在这中情况他们即使一直待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处。现在,耿继辉他们当务之急就是离开这片密林,一分钟不离开密林他们就不算安全。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先离开这里,而且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他们都要跟江浩汇报一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