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带走
    朱子来已经知道后悔了,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但是这个时候后悔又有什么用呢,覆水难收说的就是朱子来。朱子来这个时候想到了当初自己考上警校时候的热血,想到了自己尝到权利带来的好处之后的迷失,想到了自己为了得到金钱不顾一切的疯狂,朱子来终于落下了泪,这是悔恨的泪,这是痛苦的泪,这是苦涩的泪。

    “现在知道后悔了,已经晚了,我想这个时候该来的人已经过来了,如果你真的后悔了,还是好好配合调查吧,也许上边会看在你的态度上给予你稍微好一点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耿继辉的声音在会议室外响起。

    “报告!”

    “进来!”江浩直接越过了万家豪和彭凤鸣。

    “报告,我外边来了几个人说是从驻东海市办事处的人,我已经看了他们的证件,军长需不需要让他们进来?”

    “让他们进来吧,我想他们也该到了。”

    “是!”很快耿继辉就重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后面跟着几个很严肃的中年人。这几个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就像一块冰块一样。

    “请!”

    “万书记,彭市长,岩书记,江军长!我是驻东海市工作组组长张军!”来人很快就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万家豪知道这些人,这些人就是上边下派的工作组。上次上边下大力气整治国内官场上的贪污**,之后就在每个省和主要市下派了这种工作组,说白了就是为了方便反腐的工作。朱子来听到来人的介绍就知道江浩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朱子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地上站起来朝张军伸出了自己双手。朱子来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混迹了十几年的官员自然知道这些人的目的。

    “朱子来,你被双规了!”接着张军手下的人四号没有客气的就为朱子来戴上了一对明晃晃的银手镯。双规即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自己的问题。一旦官员被双规基本上就已经决定了双规对象的命运,而且能够被双规就证明上边已经掌握了被双规对象的基本犯罪证据,一般来说被双规之后最大可能就是在监狱了赎罪了。

    “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朱子来的声音已经恢复平静了,既然已经成为实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说吧,什么要求!”江浩没有问张军直接问道。张军也可能得到了上面的交代,对于江浩的话没有任何反驳。

    “能不能,把这个东西遮起来?”朱子来晃了晃手上的银镯子。

    “可以,张军你怎么说?”

    “没问题!”张军以前也遇到这种事情,不管怎么说这些人子啊双规之前都是一方官员,一般来说这种要求还是可以满足的。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朱子来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带走了。

    “好了,事情结束了我也该走了!”

    “江军长,现在已经晚了我们一起吃个便饭吧,难得来东海一躺!”看到江浩现在就想走,万家豪立即开口邀请江浩。对江浩,万家豪还是保持了很大好奇,当然万家豪是不会追问江浩的身份,江浩不愿意说万家豪是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是啊,江军长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了,咱们一起吃个便饭吧?”彭凤鸣也紧接着开口,对于彭凤鸣来说江浩的什么很神秘,他当然想要跟江浩处好关系了。

    “那行,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江浩看的出来玩家后和彭凤鸣是在真心实意的邀请他,虽然江浩也知道现在不是一个吃饭的好时候,但是对于江浩来说也希望和万家豪和彭凤鸣处好关系,不管怎么说万家豪和彭凤鸣也是东海市的父母官,而江浩又是东海市人,能跟东海市的父母官处好关系还是有好处的,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有事情求到他们的头上。江浩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亮出自己的身份,如果有点事情的话这些人对江浩来说还是有很大用处的。以前是李东来在东海市任职,很多事情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能跟东海市的父母官处好关系江浩还是很乐意的。

    “现在咱们就走吧!”

    “嗯,稍等一下!”

    “江军长是在担心外边的突击队吗?”

    “嗯,我安排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了,这里就是市委,如果江军长相信我们市委的话,就让外边的突击队成员把武器放在特警队,和咱们一起过去!”

    “那就多谢了,万书记!”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江浩和耿继辉他们跟着万家豪和彭凤鸣以及岩金去了一家不是很大的酒店,一起吃了一个晚饭。在晚宴上,万家豪和彭凤鸣以及岩金都在不停的给江浩敬酒,甚至万家豪还在很隐晦的向江浩打听他的身份。但是江浩是来者不拒,只不过对于自己的身份问是一句不提,万家豪看什么也问不出来也不再纠结江浩的身份了。

    这一夜注定有很多人睡不着了,江浩在会议室开枪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有的人是准备看江浩的笑话,有的人却是丝毫不在,不在意的人都是知道江浩的身份的人。其中准备看江浩笑话的人有一个身份还是比较大的,那就是东南军区的政委曲风。自从出了曲阳的事情以后,曲风就无时无刻不想着看江浩的笑话,甚至曲风有时候再想,如果第二天睁开眼睛听到江浩被带走的消息那该多好。曲阳作为曲家的唯一的男丁,撑起家族的责任就无可厚非的落到了曲阳的身上了。但是曲阳被江浩剔除了当时的狼牙特战旅,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曲阳被辞退的原因。这也直接导致了曲阳这些年来根本就没有一点进步,这对于曲风来说就是天大仇恨。

    晚宴结束以后,江浩和耿继辉就乘坐第一集团军前来的车辆走了。江浩走了,挥一挥衣袖带走了东海市的一尊大官,这也让江浩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东海市的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