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下场
    江浩的持枪证让万佳豪他们彻底无语了,万佳豪在江浩掏出手枪的时候就在为江浩担心,江浩突然开枪之后万佳豪以为即使上边再怎么倚重江浩,江浩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在江浩拿出持枪证之后这种担心就完全没有了,江浩的这种持枪证真的是特权,有句话江浩没有说错即使他真的开枪打死朱子来了其自身也没有任何罪行,而万佳豪不仅不能为难江浩反而会为江浩说话。江浩手中的级持枪证绝对不是你有背景就可以弄得到的,万佳豪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是自从在共和国实行持枪证分级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级持枪证。根据万佳豪所知,这种持枪证只有最高的七位首长手里才有,而且退下来之后要立马归还销毁的。如果不是江浩对国家有重大的贡献,上边绝对不会给江浩发这种持枪证。因为一旦颁发这种持枪证就证明江浩可以肆无忌惮的开枪而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朱子来你说现在我开枪杀了你,上边会不会追究我的责任,况且你也不是一个什么样的好人。我想上边不但不会追究我的责任甚至还会给我奖励呢。”

    朱子来沉默了,从他翻开江浩的持枪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完了,直到现在朱子来才明白原来今天这一切都是江浩设计好的,就是为了引他上钩,所以江浩才会这么咄咄逼人。朱子来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心里充满了后悔。也许这些年的顺水顺风让他忘记了为人之道。朱子来细细想来才明白,为什么江浩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有恃无恐,原来人家真的有嚣张的资本,不管怎么说朱子来这次是彻底的栽了,以后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朱子来可不认为江浩还会给他翻身的机会,况且朱子来也明白自己这些年干了多少的龌龊事儿良久朱子来才开口说话。

    “江浩,今天的事情是你设计好的吧,我想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值得让你如此设计我,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就算让我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这一瞬间朱子来似乎老了很多,再也不是那个在官场上意气风发的正厅级公安局局长了,而是一个万念俱灰的老人。

    “呵呵,说实话,就你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我亲自设计你,你以为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为了你而设计的?你错了,看来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你错了!”

    “我错了?我哪里错了?我错就错在我不该招惹你!”

    “不,你招惹我这都是小事儿,你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我告诉你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儿。在东海国际娱乐城你的偶朋友张浩东就拿着桌子上的这把手枪威胁我和我老婆的性命,而你恰恰和张浩东的关系很好。今天这个事情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说过要将张浩东父子之外的人怎么样,而是你却在一直嚣张狂妄。”

    “……”朱子来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是不是想说,我比你更加嚣张狂妄?我告诉,我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流了多少血,就是为了保证人民的安居乐业,现在却有人拿着武器对着我,你说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其实今天的所有事情我都无意于为难你,我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而已,但是你这个东海市公安局局长的屁股底下根本就不干净,所以才会有现在的事情。今天你招惹我这些事情都是小事儿,你错就错在没有摆正你自己的位置,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吗?”江浩的语气很轻,但是听在朱子来的耳中无异于惊雷,朱子来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你是一个公安局局长掌管一个直辖市所有的公安干警,但是你却没有对这个直辖市做出过多少事情。我承认你打击了东海市不少的地下犯罪分子,但是你这个行为的后果就是让别的人更加肆无忌惮、嚣张跋扈。你错就错在没有为东海市人民做过多少实事儿。我江浩可以说自从从军以来没有愧对过这个国家,没有愧对过这个民族,没有愧对过我头顶上的那个军徽。你朱子来敢说你无愧于这个国家,无愧于这个民族,无愧于人民吗?”江浩这个时候又想到了孤身一人作战的日子。

    没有人知道江浩为这个国家和民族付出过多少,即使上边的几位首长也不清楚江浩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到底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潜伏七天就是为了杀一个对共和国抱有敌意的恐怖组织的头目,在到处都是危险的热带雨林中追击大毒枭,在热闹的大都市里透过重重的警卫枪杀某些对共和国抱有极大敌意份武装势力集团的首领。虽然江浩在任务简报中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个中的滋味只有江浩一个人能够体会。想到这些江浩的思绪仿佛回到了战火弥漫的世界,在想想今天竟然有人敢拿枪威胁自己和老婆的生命,江浩的心中就忍不住一阵暴戾。

    “本来今天的事情没有你的什么事儿,但是你自己摆错了你的位置,你忘记了自己的责任。现在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

    “如果你是一个人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公安局局长,即使你今天再怎么过分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可惜你不是!你只是一个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官老爷罢了。”

    “呵呵,是啊,我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我已经迷失在权利的**中了!”朱子来凄惨的笑着,如果不知道朱子来都做过什么,看到朱子来的样子也许还会给他一点点同情。

    “现在知道错了,已经晚了。我想你只有在监狱里赎罪了。人应该已经到了,如果你想要赎罪最好好好交代你的罪行,要不然等待你的就不是简单的进监狱了!”就在这个时候耿继辉的声音在会议室外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