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撕破脸皮
    江浩和朱子来已经完全撕破脸皮了,朱子来的话让江浩心中的愤怒无从宣泄。网本来按照江浩的想法就是如果朱子来识趣的话那江浩会给他留一条活路,但是现在看来朱子来根本就是一个自信心膨胀到没有边际的人,那江浩就完全没有必要给朱子来留面子了。而且江浩心里也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如果朱子来真的是干干净净的话,那么他还会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如果朱子来不干净的话,那么等待朱子来的下场就值得考虑了。

    “朱子来局长,作为一个直辖市的公安局长竟然不知道自己辖区里都有一些什么样的人,我看你这个公安局长做的可是真够可以的。”

    “江浩将军,我才是公安局长我怎么办事儿还轮不到你这个军人插手!江浩将军,你调集大量的部队进入东海市区,已经严重的干扰到了东海市人民的正常生活!”朱子来说江浩调集部队进入东海市区,就是为了提醒江浩,私自调动部队可是共和国的大忌,让江浩明白他现在的处境。

    “这个事情就不劳朱子来局长关心了,我就是想问问朱子来局长,在你的辖区里竟然出现了有人私藏枪支的情况,我不知道朱子来局长该作何解释!”江浩说着就从后腰拿出了从张浩东手里多下来的手枪,拍到了桌子上。

    实际上本来张浩东的这把手枪应该作为证物给刘援朝带回去的,但是江浩想着可能会用得上所以就随身带来了,没想到还真用上了。江浩突然拿出手枪拍到桌子上的动作彻底把万家豪他们三人给吓住了,万家豪知道江浩是真的怒了,要不然江浩年纪轻轻就做到第一集团军军长的位置,是不会没有城府的。万家豪更加知道,他不能再沉默下去了,要不然整件事情真的会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江军长,你这是干什么有事儿大家商量着办!私藏枪支也不是什么很大的罪名呀!”这个时候万家豪开口说话了,但是万家豪刚刚说完就后悔了,他后边的那句话根本就是在给江浩火上浇油。

    “万书记认为私藏枪支不是什么大罪吗?”果然,江浩的话让万家豪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如果万家豪不知道江浩曾经被人用这把枪威胁过的话,万家豪完全可以接下江浩的话,但是万家豪偏偏知道这个事情,这就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江军长,万书记不是这个意思!”

    “我可不认为私藏枪支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罪名,朱局长认为呢?”

    “……”朱子来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朱子来很明白共和国对私藏枪支的打击力度和处罚规定,根据共和国《刑法》规定,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江浩这个时候拿出这把手枪,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朱子来局长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朱子来局长作为一个堂堂的直辖市公安局局长不知道私藏枪支是一个什么样的罪名?如果朱子来局长真的不知道的话,我想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可以教教你的,我记得咱们共和国《刑法》有过规定,对于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江浩这个时候的语气很明显的带着不屑和嘲讽。江浩说完之后看着朱子来等着朱子来开口说话,这个时候的朱子来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根本就不能开口说话,要不然朱子来怎么说都会被江浩抓住把柄的。

    “对!”朱子来思虑良久终于说话了,但是万家豪和彭凤鸣知道只要朱子来回到,就代表朱子来已经进入了江浩设计的圈套里了。

    “既然朱子来局长知道我说的是对的,那么是不是说朱子来局长本身就知道这条规定呢。既然朱子来局长知道这条规定那刚刚为什么不说话呢?”江浩这个时候说话已经是在羞辱朱子来了,反正江浩也没有打算放过朱子来,何必给他留面子呢。

    “我不想说话,怎么江浩将军难道规定了我必须说话?”朱子来已经恼羞成怒了,说完也完全不顾忌什么了。在朱子来看来既然已经和江浩撕破脸皮了,就没有必要在和江浩客客气气的说话了。不管怎么说江浩也只是一个军人罢了,自己身后也是有人的,他朱子来根本就不怕江浩。

    “朱子来局长是不是认为我一个军人,根本就没有权利过问地方上的事物?是不是认为我过了今天肯定会受到上级的责罚?”

    “是又怎么样?江浩将军我想你现在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和上边解释吧,而不是跟我们呆在这里。”朱子来也豁出去了。

    “这个就不劳朱局长关心了,我想这个事情我还能够应付过去的。不过我倒是想问问朱局长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拿了一把枪顶在你的头上,朱局长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朱子来感觉江浩已经有点疯了,要不然江浩怎么会说车这样的话。

    “朱局长想不想感受一下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感觉?如果朱局长想要感受一下的话,我完全可以满足朱局长的要求!”

    “江军长,千万要冷静,千万要冷静。这个时候江浩军长你一定要冷静,我知道你在东海国际娱乐城受到了威胁,但是现在这里都是自己的同志,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何必把关系弄的那么僵呢。你说是不是江军长?”

    “冷静,万书记你告诉我说我怎么冷静?万书记你说我怎么冷静?朱子来是不是认为我今天针对你了?”

    “江浩,你不就是一个集团军的军长吗?你是一个军人,怎么难道你一个军人还想插手地方上的事物?”朱子来说着嘴角漏出了略微带点嘲笑的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