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决定
    共和国首都北京中南海小会议室。共和国这次是铁了心的要给糯康武装势力集团一个教训,只不过在执行任务的人选上产生了一点点的分歧。

    “江浩同志的个人战斗力可以说全军第一,无论是伊拉克的维和任务还是在阿富汗战场上,我感觉江浩同志的个人战斗力都比以前的时候强了很多。这说明江浩同志在以往的战斗中根本就没有发挥出自己最强的战斗力,至于海参崴事件之后,当时江浩同志应该是大意了。”苏长征的话很明确的说出了江浩的个人能力,但是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共和国的情报部门也一直没有放弃对江浩的监控。虽然上边对江浩很放心,但是江浩这么大一个大杀器,谁也做不到真正的放心。其实江浩也知道上边会对他进行简单的监控,只不过江浩做事儿都问心无愧,根本就不在意上边的监控。

    “那也不能让江浩同志一个人去吧,况且江浩同志现在正在忙着第一集团军的事情,他哪里会有时间去执行这项任务。现在江浩同志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迅速组建第一集团军。我感觉咱们是不是派两个突击队过去就可以了。咱们只是为了给糯康武装势力集团一个教训罢了。如果让江浩同志过去的话,我想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内部肯定会血流成河的。这对咱们共和国在国际上的形象是有很大的损失的。我想到时候西方一些对咱们共和国抱有敌意的新闻媒体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批判咱们共和国了。”二号首长的担心不无道理,阿富汗战争的爆发就让共和国处在漩涡的中心,西方一些对共和国抱有敌意的新闻媒体就不断叫嚣着“共和国威胁论”,说共和国这是在插手其他国家的内政,共和国这是在侵略他国。

    现在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劫持共和国商船事件更是把共和国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现在共和国被劫持的船员被杀的消息还没有扩散开来,现在国际上大大小小的武装势力集团都在官网着共和国的反应。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共和国准备用谈判的形式解决这次劫持事件。如果这个时候江浩在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大开杀戒,到时候不守信用的就是共和国政府了。共和国现在可没有打算将船员被杀的消息透漏出去。

    “江浩同志完全可以把第一集团军的事情先放下来,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处理好这次劫持事件。我想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就在等着咱们共和国的特种部队上门报复呢,他们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如果我们派出普通的突击队过去根本就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的资料大家都知道。即使派出最好的突击队——孤狼突击队我想结果也没有什么两样。毕竟咱们国内最顶尖的突击队也完全不是江浩同志一个人的对手。江浩同志的杀性很大,也许派江浩同志过去会造成很多人的死亡。但是我认为咱们共和国既然有了江浩同志这么大一个大杀器,咱们就没有必要留着不用。而且我认为江浩同志如果能够在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内部造成血流成河的情景,我想我们应该是高兴的,而不是担心西方一些对共和国抱有敌意的新闻媒体的荒谬说法。这段时间咱们共和国境内为什么没有以前哪种时不时就会发生恐怖袭击事件,我想这就是海参崴事件的影响。海参崴事件的发生让很多恐怖组织不得不考虑赞咱们共和国有一支实力顶天的突击队。如果这次江浩同志能够在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内部大开杀戒的话,我想这就会震慑更多的对共和国抱有某些想法的势力集团。所以,我建议还是派江浩同志过去最好。”

    苏长征是一个军人,根本就不怎么会考虑政治方面的影响。当然这不是说苏长征没有政治智慧,而是说苏长征直到做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还算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军人。苏长征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在军事上狠狠震慑一些势力集团,而不是在政治上奏效。暴力、直接、血腥这就是苏长征的想法。

    “一号,你认为呢?”二号首长也感觉苏长征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二号首长和苏长征这个军人的想法是不同,他要考虑方方面面,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说的清楚的。

    “我感觉老苏的话很有道理,咱们共和国现在在国际上已经是某些势力集团的眼中钉肉中刺。我们现在何必在意他们这些人的想法。现在船员被杀的消息还没有扩散开来,一旦这个消息扩散开来,而咱们共和国又没有实质性的动作的话,那么我们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政府信誉就会受到严重的打击。所以,这次我们不仅要教训糯康武装势力集团,而且还要狠狠的杀杀那些对咱们共和国抱有敌意的武装势力集团的威风。反正现在世界各国因为海参崴事件的原因都在猜测咱们有一个战斗力极其强大突击队。索性咱们就把这支根本不存在的突击队展示出来让所有的武装势力集团做某些事情的时候都有所顾忌。”一号首长说话的时候满脸的杀气。

    “可是,咱们这样做是不是在国际上引起的风暴就会太大了,我担心到时候会引起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政府的不满,甚至会引起北方俄国政府的不满。不管怎么说咱们跟俄国的关系在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的。如果这次把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给清理了,这等于就是把海参崴事件望咱们身上揽,到时候咱们很可能就会跟俄国政府撕破脸。”

    “这个不用担心,海参崴事件之后为什么俄国政府不敢明着找咱们的麻烦就是害怕江浩同志这个大杀器,以江浩同志在海参崴事件暴漏出来的战斗力来看,有哪个人会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所以这个就完全不用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