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紧急事件
    机动部队的待遇是共和国全军最好的,其军衔方面也为全军最高的。由于是共和国新成立的一个军中,在上面的想法中也可能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刺激士兵的积极性,在军衔方面也专门做了规定。为了不让其他野战部队一样,某些不良风气充斥着整个军官阶层,其军衔的晋升也做出了相当大的改变。

    军衔方面的最大改变就是资历不在是军人晋升的一个标准,只要你有足够的战功资历就不会是限制你晋升的一个因素。比如说,你是一个当兵两年的新兵,但是你的军功足够,上边就不会考虑你才刚刚当兵两年的问题,而是直接严肃的核查你的战功,如果所有的战功都均属事实的话,上边就会批准你的军衔晋升。

    机动部队的待遇是全军最好的,相应的限制与惩罚也是最严重的。在士兵个人身体与心理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允许退役的,机动部队配备有全国最好的军医,而且都是久经考验的军医,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徇私舞弊的现象。一旦被查出来有人作假,绝对是上军事法庭的待遇。

    机动部队的军衔晋升的惩罚也很为严重,在机动部队成立的同时上边也同时成立了一个部门,这个部门就是军事调查局。这个军事调查局就是专门为了调查军队内部一些弄虚作假的问题。当然江浩也明白这个军事调查局的成立也是为了限制机动部队的特权性和特殊性。俗话说得好绝对的权利滋生绝对的**,机动部队在享受最好的待遇的同时也会受到最大的限制。这也是为了杜绝大部分一些上边不愿意看到事情发生。

    机动部队的权利之所以权利很大就是为了更好的发挥机动部队的战斗力,而且上面也相信机动部队在江浩的带领下可以爆发出超强的战斗力,而且上边还不担心机动部队出现什么大问题。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战斗和观察,江浩绝对是一个合格的爱国的军人。在江浩自己拥有很大的特权的时候,江浩都没有利用手中的特权的进行一些让人不喜欢的动作。唯一一次动用特权的动作也为共和国拔除了一个日本在共和国东海市的一个间谍组织。当然江浩当时写的军事报告当然是不自己动用特权才引发出来的间谍案。江浩当时的军事报告写的很明白自己是得到了情报才会带人过去胡闹的,只不过很多人都心知肚明罢了。但是最后没有人发现什么问题,这就为江浩留下了很好的名声。

    对于江浩的问题,以前上面也许还有人对江浩颇有微词,但是现在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对江浩忠于祖国的心思有所怀疑了,不说江浩自己的问题就是叶解放和老首长也绝对不会允许江浩做出什么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别人不清楚上边的人还是很清楚的,叶解放和老首长绝对是那种以共和国利益为重的人,绝对不会因为一些个人的利益就置国家的利益于不顾。当年江浩父亲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说明,当年江浩的父亲牺牲之后,曾经有人希望能够在当时就抢回他的尸骨。但是叶解放当时就阻止了,不能让战士的姓名白白牺牲。

    现在上边一些人唯一担心就是江浩的领导能力,别看江浩做狼牙特战旅旅长的时候做的很好,那都是江浩的岳父刘援朝的功劳,可以说江浩没有多少功劳。江浩的作用也就是震慑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士。

    在江浩思考一些问题的时候,共和国没有人知道在东南亚某个地方正在发生一件让人无比愤怒的事情。

    年月日,湄公河航道,两艘商船正在湄公河航道航行。这两艘商船均为共和国籍商船,其目的地是泰国曼谷,其商品多为一些生活用品。但是这些生活用品用送到泰国曼谷之后其价值倍增,所以共和国商人也会专区大量的资金。这就引起了一些当地武装势力的眼红。

    这些武装势力中实力最为庞大的就是糯康势力集团。糯康武装势力集团为泰国当地最大的武装势力,其势力和泰国、军方几乎不相上下。所以泰国方面也会有一些不方面出面的事情有糯康集团出面,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共和国商人在泰国方面赚取大量的资金,引起了泰国某些人的不满。所以就示意糯康集团对共和国商圈收取大量的保护费。糯康集团曾经多次要求共和国的商船上缴保护费,以确保共和国商船的安全航行。但是共和国商人均以各种理由拒绝,这引起了糯康集团内部以及泰国方面某些人的严重不满。

    年月日,共和国来那个艘商船在湄公河航道航行到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的势力范围以内的时候,遭到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的围堵。这两艘商船也只是商船罢了,根本就不是拥有大量武器的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的对手,所以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糯康武装势力集团轻而易举的就劫持了这两艘共和国的商船。当时还有一艘商船由于距离比较远所以侥幸得以逃脱被劫持的命运。

    在糯康武装势力集团劫持这两艘共和国的商船之后,并没有像其他武装势力集团那样,以人质为要挟,要求商船所属公司赔偿大量的资金换取人质的性命,而是在劫持这两艘共和国商船之后直接把人质带到了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的老巢,商船上面的所有货物也都被洗劫一空。

    两艘商船上总共有名共和国人员,包括押送货物的人员以及商船上的水手。在人质被带回去之后,糯康武装势力集团的人员直接把这名人质给残忍的杀害。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的发生,知道第三天下午的时候最后一艘躲过一劫的商船才把这个噩耗传递到了共和国国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