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醒了
    江浩现在没有心思去管病房外边发生的事情,他只是在一心一意的压缩着自己的精神力希望这个方法可以帮助郑三炮醒来,哪怕是失败了江浩也还是会继续尝试其他的方法,因为江浩和郑三炮是战友是兄弟。这就是促使着江浩努力治疗郑三炮的动力。

    “老炮,我们说过的,我们要同生共死。你一定会醒来的!”江浩的心里默默的说到。

    郑三炮大脑里这个带有旧伤的点上现在就像是一个火药桶,只要有任何的火星就是瞬间被引爆。至于爆炸的后果不用想也知道,江浩现在就像是在高空中走钢丝一样,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是粉身碎骨的结果。

    江浩的精神力已经被他压缩到了极限,无论江浩再努力也不能再继续压缩下去了,但是江浩没有看任何的希望,也许这一次尝试又会以失败而告终。忽然,江浩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同,似乎被压缩到极限的精神力出现了一丝丝的松动。江浩害怕这是自己因为太想治好郑三炮而产生的一种错觉。所以江浩就开始继续往里边压缩周边的精神力。事实的结果证明这不是江浩的错觉,而是压缩到极致的精神力真的出现了一丝丝的松动。因为江浩的这次压缩还真的让江浩重新压缩进去了一点点精神力,虽然这一点点精神力可以微小到忽略不计。但是这足以让江浩开心不已了,因为江浩感觉他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只要有了正确的方法,那成功距离你就不远了。

    江浩继续压缩,一直保持着极限状态,只要压缩到极限状态的精神力出现一丝丝的松动,江浩就立马重新压缩进去一点点。有了希望的江浩更加努力了,但是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情况。江浩此时的脸色已经变成了如同白纸一样的颜色,甚至都和郑三炮差不多了。

    江浩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能不能将郑三炮治好。虽然每隔一段时间江浩的精神力都会出现一丝丝的松动,但是江浩却感觉不到这个旧伤之处有任何哪怕一丁点的变化,但是江浩丝毫不觉得气馁,因为江浩相信自己的精神力,只要能够压缩进去,江浩相信自己的精神力一定可以帮助多郑三炮的,让郑三炮能够早日醒来。

    忽然,正在极力压缩着自己精神力的江浩发现,似乎这个旧伤点出现了微不可查的变化,如果不是江浩在用精神力监察着这个点,那么估计任何仪器都应该发现不了这一点点的不同。这个发现让江浩更有信心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法,郑三炮醒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有了这个发现的江浩更加努力的压缩着自己的精神力,每当自己的精神力出现哪怕一丝丝的松动,江浩都会瞬间弥补这一丝丝的松动。郑三炮的大脑里的这个旧伤点的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现在江浩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和刚开始的时候的不同。

    时间慢慢过去了,江浩现在就像是一个刚从水里出来的人一样,浑身上下全部已经湿透了,但是江浩丝毫不在乎自己自己现在的感觉,他也没有时间感觉自己自己身上的情况。因为江浩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郑三炮的身上。只要郑三炮能够醒来他江浩苦点累点又能算什么。只要郑三炮能够醒来,江浩觉得自己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终于,郑三炮大脑里的这个旧伤点已经恢复得和周围其他脑组织一模一样的了,但是江浩此时还是不敢有任何的放松,因为这个旧伤点周围还密布着压缩到极致的精神力,任何哪怕一点点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已经治疗到现在这种地步了,可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而功亏一篑。

    江浩开始慢慢的释放压缩到极致的精神力,速度很是缓慢。用不恰当的比喻那就是比蜗牛的爬行还要缓慢。随着江浩缓慢的释放压缩到极致的精神力,江浩的脸色也不再像刚刚那样了,而是稍微恢复了一点点的血色。终于,江浩释放完了被压缩的精神力。江浩的精神力慢慢的退出郑三炮的大脑,这个时候江浩才发现原来自己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衣服已经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了。

    江浩开始用精神力包裹着郑三炮的全身,时刻观察着郑三炮的任何反应。幸亏刚刚释放的精神力自动回收了一些,要不然江浩现在不一定有余力观察郑三炮现在的任何情况。忽然,包裹着郑三炮的精神力反馈给江浩一个信息,一个让江浩欣喜不已的信息。就在刚刚的一瞬间郑三炮的左右手指竟然无意识的动了一下。虽然此前也有过这种情况发生,但是这次和以往都不相同,因为希望的时候郑三炮只有受到外界的刺激,才会有这种无意识的反应,现在没有任何的外界刺激的情况下,郑三炮有了无意识的举动,这就说明郑三炮马上就要醒了。

    “森林狼,你们进来吧!”江浩的声音传到病房外面的耿继辉他们的耳朵里,这个声音在耿继辉他们的耳中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一样。

    “狼神,现在怎么样了?老炮什么时候会醒来?”刚刚进入病房的耿继辉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江浩,希望从江浩嘴里的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老炮现在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了,现在老炮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我想老炮应该很快就会醒来了,甚至都要不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老炮就会醒过来,大家耐心的稍微等待一会儿吧。”江浩在和耿继辉他们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忘记用精神力监察着郑三炮的身体。

    “狼神,真的?”陈龙有点不相信,虽然江浩从来不说假话,但是这也太天方夜谭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更何况这个事情是能开玩笑的吗?”正说着话江浩原本有点疲惫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