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事件的延续
    “现在知道放低自己了,刚才那个激动的江浩去哪里了?行了,不跟你小子多说了,我还忙着呢。至于任言君如何处理,我和二号首长已经商量过了,任言君这些年怎么说也为这个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不过……”说到这里一号首长停住了,似乎一号首长是想看江浩着急的样子。

    “不过什么首长,您但是快说呀,别说一半就停住了呀!”

    “不过这不是他可以肆意杀人的理由,即使这些人真的该死,但是还是轮不到他来执行的。但是考虑到任言君同志这些年对国家做出的贡献,所以决定这次任言君杀人事件就由你全权处理。”

    “谢谢首长,谢谢首长!我代任言君谢谢首长!”江浩实在是没有想到上面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任言君。在江浩的认知里,任言君这次即使侥幸不死,最起码也得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开除军籍,然后在监狱里待几年。没想到上面把事情交给了自己处理,也就是说江浩完全可以不处理任言君。

    “记住,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是,首长!以后这种事情坚决不会再发生了!”刘援朝看着江浩面带笑容的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就知道这次事件的后果肯定不会很严重,要不然江浩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面带笑容了。

    “小浩,怎么样?上边怎么说?是不是任言君的命保住了?”

    “嗯,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上边已经知道了,所以并不打算追究任言君的责任了。上面把这次事件全权交给我处理。”

    “这下,任言君不仅可以保住性命了,甚至都不用脱下军装了。看来这次上面给了你很大的面子呀!”刘援朝有点感慨。

    “确实,这次上面的做法确实让人感到很欣慰,不过如果下次再有这种类似的事件发生恐怕上边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好了,你还是赶紧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去吧!”刘援朝也很欣慰,这次上边能够放过任言君。

    “爸,现在你是旅长,不应该是你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吗?”

    “行了,赶紧去吧!我想他们此时都很心急上面对这次事件的态度和处理结果。”刘援朝和江浩说着就出了江浩的办公室。

    “那我去了!”江浩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了龚箭他们的宿舍,在江浩出现的一瞬间龚箭他们就知道这次事件有了结果,纷纷的走上前来。

    “狼神,上面怎么说?”江浩的神色很严肃,听到了何晨光的问话并没有回答,江浩这样的表情无疑让所有人心里一紧。

    “狼神,不会是真的要枪决痞子吧?”

    “上面也太不讲人情了,怎么说痞子这些年也为国家做出国很大的贡献呀,上面怎么能够这么狠心呢?”王艳兵的话让所有人都垂头丧气的。

    “好了,都别问了,不管怎么说上面肯定已经做出了决定,无论上面有什么样的决定都不是我们可以质疑的。毕竟这次痞子的确是犯了死罪。”龚箭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是啊,不管任言君做出了什么的贡献,毕竟任言君这次杀了好几个人,已经触犯了法律。

    “行了,大家不用乱猜了。刚刚上面已经给出了有关这次痞子杀人事件的具体处理意见,上边已经全权交给我我处理了。至于接下来我怎么处罚痞子,上边都不会再插手这次事件了。”江浩的话清晰的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上面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了任言君。至于让江浩处理,这只不过是给了江浩一个理由,江浩会过分的处罚任言君吗,显然江浩是不会这样做的。

    “真的吗,狼神?上边这次真的这么轻易就放过了痞子?”好半天龚箭才反应过来。

    “当然是真的了,难道这还有假吗?难道我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吗?”

    “狼神,我不是怀疑你的话,我是不敢相信这次痞子这么严重的事件,上面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痞子,我只是不敢相信罢了。”

    “好了,这次事件到这里就结束了,以后任何人都不要再提起这次事件了。不过虽然上边不追究痞子的责任了,但是有些该有的惩罚还是少不了的。”

    “只要不枪决痞子,不让痞子脱下军装,那什么事儿都好说。”

    “你们记住,不管你们谁家里有事,都要第一时间跟我说,免得让我陷入被动,你们知道吗?”

    “知道了,我们会的!”

    “我倒是宁愿你们不来找我!好了,走吧我们把这个事情告诉痞子去。”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禁闭室走去。任言君一个人默默的躺在禁闭室的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房顶,在江浩到达禁闭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况。他不知道这次上边会怎么惩罚他。在任言君看来肯定会被开除军籍的,甚至性命保不保得住还是一个未知数呢,所以任言君不敢奢望太多,只是希望能够再看看父母和自己的未婚妻。

    “狼神!”正在发呆的任言君听到了禁闭室外边的脚步声,看到是江浩他们过来了,连忙站起身来,眼中也稍微有了一点神采。低着头站在禁闭室里面,不敢跟江浩对视。任言君也知道自己这次犯下的事情确实太大了,几乎没有多少活路了,现在唯一让任言君担心的就是自己日渐年迈的父亲和母亲还有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女孩儿。任言君心里很忐忑,现在的任言君就是一个等待宣判的人。

    “怎么了?现在知道害怕了?还是现在知道后悔了?当时杀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在你冲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还有父母,你还有你的未婚妻?”江浩的声音毫无感**彩。

    “怎么不说话了?”

    “狼神……”任言君的声音有点沙哑。

    “好了,我现在过来就是告诉你上边对于你这次杀人事件的处理意见。鉴于这些年你对国家做出的贡献,这次事件将会由我全权负责!”(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