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后续
    十五个人,十五发子弹,十五声枪响,十五条人命。江浩在整个过程中情绪都没有任何变化,在江浩看来这似乎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没有怜悯,没有同情,没有手软,有的只是憎恨和坚决。

    在场的所有人默默的看着江浩的动作,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同情。从江浩嘴里他们知道了这些人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没有人会去可怜他们,有的只是憎恨和解气。郝飞扬沉默了,他以为在他的治下即使有祁尊这样的官员存在也只是极个别的人,但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一个小小的长治县就有这么多披着政府官员的外衣却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的人。想一想,这么大的一个省该有多少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存在,即使其他地方没有长治县这么厉害,但是绝对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在这一瞬间郝飞扬想到的是是不是自己平时只是为了经济发展而忽略了太多的东西。

    林飞沉默了,作为一个省的政法委书记,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公安系统里竟然有李刚这样的丧尽天良的热闹存在着,而且还处于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重要的位置。原本想说些什么的林飞在此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即使在林飞看来枪毙他们就算是便宜他们了。

    龚箭他们也沉默了,虽然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但是此时从江浩嘴里说出来,陈善明他们还是不可遏止的愤怒了。此时他们心里就只有两个字,解气。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的,怪不了别人。

    任言君沉默了,他已经想到了江浩既然敢把这些人抓来,那这些被江浩抓过来的人就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任言君以为即使江浩表现出来了巨大的杀意,但是应该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杀了这些人。江浩的动作完全颠覆了任言君的认知,任言君心里此时就只有温暖。任言君心里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如果这次自己侥幸不死,为了江浩对他的这种情义,哪怕是上刀哪怕是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郝书记,事情现在已经结束了,我的人我要带走,你看怎么样?”江浩的话打破了沉默,虽然江浩是在问郝飞扬的意见,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出来江浩此时要带走任言君的决心。

    “狼神,既然事情解决了,那是不是该把人交给我们的同志?”郝飞扬此时没有一个作为一个省一号的决断,而是在跟江浩商量。

    “我没有答应过他们都能活着,但是我的人我要带走,即使最后要枪决,我也会亲自送他上路!”江浩说的很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那好吧!”郝飞扬也听出了江浩的坚决,他知道他不能阻止江浩带走任言君,要不然江浩绝对绝对会跟他翻脸,这不是郝飞扬现在所希望看到的,也许此时正有很多人都在秘密的注意着这次事件,在郝飞扬看来为了一个必定要被执行枪决的罪犯就让江浩跟自己翻脸,那完全是不值得的。

    “伍修权,回去告诉你们朱司令员,等什么时候有空了我请他喝酒!”

    “是,首长!”伍修权现在对江浩可是佩服的紧呀。对于任言君这个人,从他伤了那么多武警战士和警察就可以看得出来,任言君的战斗力在共和国的特种部队里绝对是派在前列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江浩只用喊话就让任言君毫不犹豫的走出了山林,可见江浩平时在他心中的地位。当然伍修权此时更多的是对任言君的羡慕,是的你没看错就是羡慕。在伍修权看来江浩今天的所有动作完全是为了任言君,江浩为了一个自己手下的特战队员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开枪杀了这些人,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一不小心就会赔上自己所有的身家。在伍修权看来江浩此举绝对是冒了很大的风险,虽然这些人的确该死,但是即使他们该死也轮不到江浩来审判他们。

    “好了,伍修权带队回去吧。记住告诉所有的战士,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国家机密,如果有谁泄露出去了,那他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江浩的这话不仅是跟伍修权说的,也是跟在场的所有人说的。

    “是,首长!”伍修权带着利刃特种大队的人走了,江浩相信这些利刃的特战队员是不会泄露这次事情的,伍修权绝对会让他们签署保密协议的。

    “郝书记,我们也该走了,等有时间了我请你喝酒,你可一定要赏脸!”

    “那我就等着狼神你的消息了!”

    “走!”江浩对着龚箭他们挥了挥手,龚箭他们带着任言君开始登机。虽然江浩已经替任言君报了仇,但是等待任言君却是上军事法庭,之后任言君要不就是被执行枪决,要不就是被终身监禁,不论怎么说任言君这辈子已经完了。

    江浩走了,带着任言君走了,直升机迅速升空朝远方飞去,在人们的视线里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书记,他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了,不但明目张胆的杀人,就连我们通缉的人也被他带走了。”林飞根本就不知道江浩的身份,所以才会有此一说。

    “不,他有这个权利。别说是我了,我想今天任何人在场都阻止不了他带走他的部下,除了几位最高首长之外。他隐形的权利是任何人都无法撼动的,更不用说在东南军区狼牙特战旅基地还有两个老首长了。如果他想办成一件事儿,谁能阻止他,谁敢阻止他。”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书记您怎么会这么说?”林飞作为郝飞扬的铁杆儿支持所以问话就显得有些随意了。

    “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不过老林你要记住,以后遇到任何有关他的事情都要慎重慎重再慎重。知道我为什么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到这边来吗?上边让我过来的,是想让我看着他,别人他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阻止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