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杀意
    任言君默默的站直了身体,但是刚强如铁的汉子此时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任何委屈都不能成为你杀人的理由。现在你已经站在了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没有人可以救的了你!”

    “狼神,从我决定做这件事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能够活着,但是我不后悔。如果时间可以重新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的。”任言君声音中的坚定,任何人都可以听得出来,这让所有人相信他会这样做。

    “不错,确实不错,干的不错!不愧是我手下的兵!”江浩突然笑了,毫无征兆的笑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江浩的话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江浩竟然对着一个杀人犯说着对方做的不错。郝飞扬以前只是远远的见过江浩,并没有和江浩有任何交集,所以根本就不了解江浩,他也被江浩的话惊到了。

    “狼神,我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找到最后两个滚蛋,让他们还能逍遥在这个世上。”任言君笑了,笑容显得有些凄惨。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一个女人的呼喊声。

    “小君,小君!”任言君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阵,眼泪再次落下来了。他现在已经无颜见自己的亲人了,他现在就是一个杀人犯。很快任言君的母亲就被警察带到了众人的面前。任言君的母亲两鬓已经花白了,脸上带着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倦容。使劲的抓住任言君的手臂。

    “小君啊,你怎么这么傻呀,你让我和你爸该怎么办呀!”任言君的母亲声音让人听了很揪心,江浩也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有点发酸。

    “妈,妈,妈,我对不起您和我爸了。孩儿不孝,只期望来世还能做你们的儿子。”任言君重重的跪在了母亲的身前,使劲的磕了三个头。任言君很用力,当任言君抬起头来的时候可以清楚看到任言君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鲜血。

    “小君,妈该怎么办呀,妈该怎么办呀?”任言君的母亲伸手搂住了任言君的头,眼泪一直不停的流着。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让人心碎的一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场充斥着一股悲伤的气氛,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快要让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江浩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好好的,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但是任言君的做法虽然报仇了,但是却也伤透了他母亲的心,。江浩轻轻大对旁边的女警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把任言君的母亲带回去。不是江浩冷血,而是接下来的场面会让人很多人不适应的。任言君的母亲很快就被两个女警带走了,但是还能清晰的听见任言君母亲的呼喊。任言君抬起手臂抹了抹眼中的眼泪。

    “狼神,能在临死之前再见到我妈,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你死不死这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这还要等着军事法庭的审判。伍修权,把他们都带过来。”

    “是!”很快,伍修权抓捕的十几个人都带到了江浩的面前,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恐惧,直到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人还不知道这些特种部队的战士为什么要抓捕自己。眼前的人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知道吗?他是共和国最顶尖的特战队员,为国家和人民出生入死,也不知道了受过多少次伤了。”江浩指着任言君对着刚刚被带到眼前的人说到。

    “但是这样一个特战队员竟然被你们逼到了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国家和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利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为所欲为的吗?你们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权利很大,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这样做对得起自己屁股底下的位置吗?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你们的权势而丢掉性命?”江浩的最后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特别是被伍修权抓过来的那些人。

    “谁是祁尊?”认识祁尊的人不约而同把目光应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上,江浩瞬间就明白了。

    “你叫祁尊是吧?是不是感觉自己当了一个县长就感觉自己很厉害了?是不是就可以肆意的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贪赃枉法?你信不信下一刻我会用这把手枪里的子弹打爆你的心脏?”江浩说着抽出了一直挂在腿上的式,然后用枪口抵着祁尊的胸口。江浩的动作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江浩。

    “狼神……”江浩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打断了想要说话的郝飞扬。郝飞扬是真的被江浩的话给吓住了,他真的害怕江浩此时就在众人的面前把祁尊给杀了。不管怎么说祁尊也是一个县长呢。要是就这样被江浩杀了,那不知道还得出多少事儿呢。别人不知道,郝飞扬却清楚的知道江浩有这个权利。

    “求求你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祁尊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一县之长的威风,剩下的只是哀求。祁尊看到了江浩眼中的杀意,他相信如果江浩愿意,自己的生命随时都可以被终结掉。

    “饶了你?我也想饶了你,可是当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哀求你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放过她?当你的儿子撞人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去给被害者道歉?”这个时候江浩的眼中杀意四起。

    “狼神,你可不要冲动!”郝飞扬再次开口了,虽然他知道江浩有这个权利,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就这样让江浩杀了自己治下的官员,那他以后在下属面前还有什么威严。现场这么多人,如果江浩真的开枪杀人,让他如何跟外界交代。所以郝飞扬不得不出言提醒江浩。这个时候在场的众人似乎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一瞬间下降了很多,在这个炎热的夏季竟然让他们浑身上下感觉到一阵阵的凉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