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 质问
    “啪!”江浩毫无征兆的给了任言君一个耳光,江浩的动作把在场的众人都给吓了一跳,没有人会想到江浩会打任言君一巴掌。江浩这是怒其不争,在江浩眼里任言君完全可以找他来解决问题,但是任言君偏偏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来处理问题,这也是江浩愤怒的来源。

    江浩打的很用力,任言君直接被江浩打翻在地,嘴角瞬间就流出了鲜血。但是任言君没有任何怨言,也没有擦拭嘴角流出的鲜血,而是迅速站起身来重新站直了身体。任言君知道自己辜负了所有人的期望,但是任言君从来就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

    “就为了那几个人渣,你竟然敢坐下如此错事,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自己很英雄,我是不是还得给你颁发一枚奖章呀!”江浩说着话直接就把任言君踹了出去,这次江浩更是没有留手,任言君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站在江浩背后的陈善明似乎想要有什么动作,不过被龚箭用眼神制止了。龚箭很清楚此时江浩看似是在打任言君,实际上江浩这也是在救任言君。如果江浩上来就是一副想要保下任言君的样子,那么江浩绝对会受到上级的处罚的,并且最后安徽省的这些人不一定会让江浩带走任言君,所以才用眼神制止了陈善明的动作。

    “你身为一个军人,竟然对老百姓出手,你对得起你身上的这身军装吗?你对得起国家对你的培养吗?”江浩说着话脚下并没有停歇而是一直在踹着任言君。任言君此时什么动作做也没有做,任由江浩的脚不停的落在自己身上,嘴里还不时的吐出一口鲜血,任言君此时的样子无比凄惨。如果不看任言君所犯下的罪行,绝对会让所有人同情的。

    “有什么事儿你不能和他们说吗?你就不能和我说吗?你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此时远处开过来一辆很普通的车子,如果在路上碰见你绝对不会多看它一眼。当然这是在不看它的车牌号的时候,如果看到它的车牌号你就不会觉的它普通了,这是安徽省省委一号车。

    车里坐的不是别人,而是安徽省一号郝飞扬。江浩此时也听到了车子得声音,所以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车子刚刚停稳郝飞扬就飞快的下了车,这是郝飞扬接到上边的命令过来协助江浩的,当然上边也有监督的意思。即使江浩有特权上边也不允许江浩胡来的。不过郝飞扬过来之前上边也叮嘱他只要江浩不是做出了什么实在是太出格的事情,让郝飞扬什么也不要说,配合江浩就好!

    “狼神,你好!刚刚接到上级首长的指示,让我全权配合你的行动!”

    “郝书记,你好!”两个人礼貌性得握了握手。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们一定尽最大的努力配合你们的工作的。”

    “谢谢郝书记了,”江浩此时暴怒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丝毫看不出上一刻还恨不得想要杀人的江浩此时竟然如此的平静。

    江浩不在管郝飞扬了而是转身面对任言君,此时的任言君浑身上下都是尘土,地上还有猩红的鲜血,无不昭示着任言君此时绝对不好受。其实这都只是假象而已,江浩对任言君的出手很有信心,别看任言君现在吐血了,但是身体根本就没有任何伤害,这一点江浩还是可以保证的。不过疼痛是跑不了的。

    “站起来!”所有人都在看着江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此时任言君绝对是站不起来的,当然这只是表象罢了。任言君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任言君的身体此时抖的很厉害,这是疼的了。所有人静静的看着任言君,如果不考虑任言君此时的身份的话绝对会引得在场所有人的掌声。

    “站直了,就算是死也要像个堂堂正正的军人一样站着死!”任言君听了江浩的话,努力了几次终于站直了身体,不过不停颤抖的嘴唇显示着任言君的身体此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上了军事法庭你父母该怎么办?”

    “狼神,你曾经告诉过我军人就是为了保家卫国,我和兄弟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给这些人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狼神,我都不记得自己身上有多少伤疤了,但是为了保家卫国我毫无怨言。但是我突然发现你告诉我的都是错的,都是错的!”任言君的声音没有任何浮动,就像是再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

    “我父亲,一个五十多岁快要六十岁的人,被他们撞断了双腿,不但得不到任何的赔偿反而被他们一顿威胁。我的未婚妻,她才二十四岁,美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但是医生却告诉我说她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狼神,你告诉我,我这么些年为国家出生入死难道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说到最后任言君的声音变得凄厉了,任言君也有点歇斯底里了。江浩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此时的江浩面对任言君竟然无言以对。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坚强的男人。

    “狼神,你说我该怎么办?他们不是以为自己很有权势吗?他们不是觉得自己家里很有势力吗?既然他们给不了我公道,那我就自己拿回来。”突然任言君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动作,直直的跪在江浩的面前。

    “站起来,给我站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站起来!我知道你心里的苦,但是这绝对不是你叛离部队的理由。这些人给不了公道,难道我就给不了你公道吗?”江浩伸手指着在场的所有领导,包括最后赶来的郝飞扬。所有人在江浩手指下都慢慢的低下了头,郝飞扬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工作还做的不够好。如果自己的工作做好了,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一幕可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