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强势
    在利刃特种大队的成员成功抓捕完所有的人员的时候,江浩他们此时还在天上飞着呢。江浩不知道的是,他刚刚给一号首长打电话请求授权之后,一号首长也开始密切的关注着江浩下一步的动作。一号首长授权江浩可以调动利刃特种大队也是承担了很大的风险的,想不关注都难。

    直升机的速度很快,两个多小时之后江浩他们已经飞临了白云山上空。此时的任言君就在树林里坐着,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巨大的声音,惊醒了正在休息的任言君。

    任言君抬头看着天上的直升机,一时之间心里就像打碎了五味瓶一样,什么感觉都有,任言君都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任言君抬头看着飞临他头顶的直升机,机身上面一个巨大的狰狞的狼头,任言君知道自己的战友们来了。“也许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任言君心里默默的想到,但是如果时间能够再来一次的话,任言君也绝对会坚持自己的选择。自己幸幸苦苦出生入死这些年,到头来自己保护的人却深深地伤害了自己的亲人。任言君根本就像不到其他的方法,在任言君想来暴力这种方法最适合自己了。

    白云山山脚下的临时指挥部里,所有人都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巨大的声音,他们很不明白此时哪里来的直升机。利刃特种大队伍修权看着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东南军区狼牙特战旅的直升机。因为伍修权通过望远镜已经清晰的看到了机身上巨大而又狰狞的狼头。朱标跟他说过,到了白云山之后一切行动听从一个叫狼神的人的命令。伍修权明白狼神很可能就在这架直升机里。

    “飞狼,喊话,就说我在直升机上,半个小时之后我要看到痞子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是,狼神!”接着飞狼就开始喊话。

    “痞子,我是飞狼,我是飞狼。狼神现在就在上面,狼神就在上面。我现在传达狼神的命令,我现在传达狼神的命令!狼神命令你,半个小时之后要出现在他视线里。狼神命令你,半个小时之后你要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飞狼连续喊话了好几次,就是为了任言君可以听清楚江浩的命令。

    任言君在飞狼第一次喊话以后就起身了,他知道江浩在这个时候是不会有闲心跟他开玩笑的。况且,江浩现在一定非常生气,所以任言君在听到喊话以后就迅速朝山下跑去。

    “飞狼,准备降落!”

    “是!”飞狼控制着直升机朝山下飞去,以为他们已经清晰的看到了白云山山脚下的临时指挥部。直升机螺旋桨产生的巨大风压,卷起了一阵阵的尘土,直升机已经被狼烟四起的尘土掩盖了机身。此时所有人都看不到直升机,只能听到直升机的声音。

    江浩他们很快就走下了直升机,林飞他们已经在不远处等着江浩他们了。不过所有看清楚来人以后就彻底的愣住了。除了领头人之外,清一色校级军官。除了领头人之外,所有人脸上都画着油彩。不过最让人注意还要属领头的那个人。

    领头的是一个年轻人,严肃的表情,矫健的步伐,挺拔的身体,最让人注意的就是其领口上的军衔,两颗金星,中将军衔。所有人看清楚江浩的军衔之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现在可不是战争年代,年轻的将军一抓一大把。甚至共和国最年轻的上将在授予上将军衔的时候还不满四十岁呢。没有人怀疑江浩的军衔的真实性,在这种场合,谁敢大逆不道的整假的军衔。

    “你好!”陷入震惊的众人之中林飞毕竟职位最高,率先反应过来大步朝江浩走去并且伸出了双手。

    “你好!东南军区江浩!”江浩率先敬了一个军礼才伸出双手和林飞握了握手。

    “我是安徽省政法委书记林飞,上级指示我负责这次案件!”

    “不好意思林书记,最高首长授权我全权负责这次案件,实在是对不住了!”江浩嘴里说着歉意的话,但是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动。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尽管说,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谢谢林书记!”

    这个时候任言君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周围的武警战士立马抬起枪口对着任言君,接着就是一阵拉动枪栓的声音。现在的任言君可是国家一级通缉犯,可以不加警告就地击毙。而且任言君的个人战斗力太强,所以在场的众人出了江浩他们之外就连伍修权都感到紧张,毕竟任言君手里可是还拿着抢夺而来的武器呢。

    “都给我放下武器!”江浩冷冷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现场,不过这些人不是江浩的手下有的人听从命令的放下了武器。但是被任言君伤过的人的战友们却没有放下武器,从他们愤怒的双眼就可以看出这些武警战士恨不得立即杀了任言君。

    “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三秒钟,只有三秒钟的时间,我不想重复第三遍!三、……”江浩的声音没有任何感**彩,跟着江浩而来的龚箭他们此时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三秒钟之后这些人还不放下武器,他们绝对会给这些人一个难忘的教训。

    “放下武器!”武警总队的总队长适时的喊了一句,所有的武警战士不甘心的放下了武器。

    “过来!”江浩的声音没有任何感**彩,任言君听了心里忍住不一个哆嗦。任言君知道江浩此时绝对是处于暴怒的边缘,不过任言君当初选择走上这条不归路,就知道终归会有这么一天的,所以也不在犹豫大步朝江浩走去。

    “狼神!”任言君此时就站在江浩的身前,朝江浩敬了一个军礼,在任言君的眼里这也许就是他最后一个军礼了,所以任言君敬的很标准,比任何时候都标准。江浩没有说话,充满怒火的双眼看着任言君。任言君静静的等着,等待着江浩怒火的降临。

    “啪!”(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