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愤怒
    任言君平静的听着母亲讲述事情的经过,任言君很了解母亲,她是不会撒谎的。中文网而瞿云也在一旁补充着。任言君明白了事情得经过。明白了事情经过的任言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常年的战斗生涯让任言君很好的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即使家里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任言君并没有做出什么激动的事情来。但是微微颤抖的身体和紧握的双拳却出卖了任言君此时的心情。

    “小君,他们都是当官的,咱们跟他们碰不起,我准备叫你妈去法院和警察局撤案了。你可不要做什么傻事儿呀,咱们家可就你一根独苗,你可不能出事儿呀。”任老三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不甘心。也是,任谁碰到了这种事情都会不甘心。

    “我知道了爸,放心吧爸,我现在都这么大了知道该怎么做,您不用担心我。我去看看蓉蓉和叔叔。阿姨,叔叔和蓉蓉在哪个病房?”任言君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让人感到害怕知子莫若母,李翠作为任言君的母亲很了解任言君的性格,

    “小君,他们可都是有权有势人家的孩子,咱们惹不起他们的,所以你一定不要做傻事呀,咱们全家的希望可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李翠说着又开始落泪了。

    “妈,您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傻事的,这个您就不用担心了,我都这么大了,知道那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阿姨,带我去看看叔叔和蓉蓉吧。”

    “嗯,好,好!你叔叔就在隔壁,蓉蓉现在还在观察室呢。”瞿云的声音很低沉。

    任言君先去隔壁看了看连城,询问了一下连城的伤势,好在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接着任言君在瞿云的带领下去了观察室。在观察室里任言君看到了让他朝思暮想的连蓉蓉,但是连蓉蓉此时就躺在病床上,听到开门的声音朝门口看去。

    任言君很明显的现在连蓉蓉看到他的时候本来暗淡的双眼一下子就有了神采,但是却很快就暗淡下去了。紧接着红肿的双眼就流出了让人心酸的泪水,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任言君一眼。连蓉蓉认为此时此刻的自己已经配不上任言君了。

    连蓉蓉的一系列行为都看在任言君的眼里,让任言君的心里感到很痛很痛。任言君感觉到自己心里很压抑,现在他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泄,狠狠的泄。不过这个时候任言君也知道不是泄大时候,所以就强忍着心里的痛苦走到病床边,双手握住连蓉蓉的手。

    “蓉蓉,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任言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里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连蓉蓉听到任言君的声音眼泪留得更快了,转过头去不看任言君。

    “蓉蓉,看看我,看看我,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任言君猛地扬了扬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蓉蓉,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你站起来的。”连蓉蓉听到任言君的话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任言君,她在任言君的眼里看到的只有坚定和爱意。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连蓉蓉说着就放声大哭起来。瞿云这个时候已经退出了观察室。起初瞿云对于任言君还是有点不太满意的,但是看了任言君今天的表现心里很是感动。同时瞿云心里暗暗大下了一个决定,如果女儿这辈子真的站不起来了,那绝对不会耽误任言君的。

    任言君和连蓉蓉两个人在观察室里说着话,任言君努力让连蓉蓉忘记自己现在的处境,让连蓉蓉振作起来。两个人一直说到连蓉蓉累了,任言君才退出观察室。

    深夜,任言君一个人站在窗户边上,嘴里不停的抽着香烟,满脑子都是父亲骨折的双腿和连蓉蓉憔悴的样子。任言君越想越愤怒,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那些造成他们两家人现在这种情况的罪魁祸。任言君觉得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自己绝对会被愤怒的火焰燃烧殆尽的。

    稍微带着凉意的夜风让任言君愤怒火焰稍微熄灭了一点,回想着自己这几年来的出生入死。自己身上的伤疤已经数不清了,都是为了这些人,都是为了这些人。任言君突然现自己这几年出生入死竟然是在保护一群造成自己和蓉蓉两家伤痛的罪魁祸。

    任言君此时迷茫了,不知道自己这几年的出生入死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一群随时伤害自己亲人的人。任言君突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是继续保护这些给自己亲人带来伤害的人,还是放弃自己军人的身份,对他们狠狠的报复。此时此刻的任言君完全没有了战场上的果断,而是显得犹犹豫豫的。此时此刻的任言君钻去了牛角尖里,完全转不过来。

    任言君此时就是一个闯入死胡同的人,前边根本就没有路,但是也没有想到过回头,只是知道一个劲的往前冲,任言君就是这样一种状态。任言君感觉自己要是不把自己心里的怒火泄出来那自己非常有可能疯掉。像任言君这样常年游走在生死线上的人,虽然经常接受心理理疗师的治疗,但是却也有轻微的战场综合症。任言君此时想要泄自己心里的怒火,唯一可做的就是杀人。也是,任谁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在出生入死的为国家为人民,到头来自己的亲人却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几乎所有人都会咽不下这口气。

    愤怒已经吞噬了任言君所有的理智,但是任言君也没有冲动到现在就去,而是一直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杀意。任言君这两天每天都会在在医院里做完该做的事儿以后从医院里出来,为几天之后的行动做准备。任言君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引什么样的后果,但是决定了的任言君就不再后悔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