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出事了
    任言君一个人下了长途大巴之后并没有给自己的女朋友连蓉蓉打电话,他要给连蓉蓉一个惊喜。两个人虽然不时通电话,但是确实是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在任言君路过一个花店的时候还特意买了一束玫瑰花,想送给连蓉蓉。作为一个曾经的痞子来说任言君当然知道怎么取悦自己的女朋友来了。

    连蓉蓉在长治县的一个名叫曙光的大酒店里当前台接待员,别看连蓉蓉在大酒店里做前台接待,但是连蓉蓉本身却很是洁身自好,从来不跟一些不三不四或者是某些在长治县说来是大人物的子侄辈有什么关系。由于连蓉蓉本身长的还算漂亮,所以经常有一些自持身份的人找连蓉蓉搭讪,但是连蓉蓉对他们从来都是不加颜色,弄得这些人很郁闷。

    长治县长途客运站距离曙光大酒店距离有点远,所以任言君直接在车站外叫了一个的士,很快任言君就到了曙光大酒店的门口。任言君提着自己的包袱下车了,径直朝里边走去。不过任言君很快发现,自己的女朋友连蓉蓉不在,这让任言君有点郁闷了。自己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想要给女朋友一个惊喜,没想到自己女朋友却不在。在任言君的印象里自己的女朋友连蓉蓉若非有什么必要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请假的,所以任言君决定问问她的同事,看看知不知道连蓉蓉没有来上班是怎么回事儿。

    “张丽,怎么蓉蓉今天没有来上班呀?”张丽是曙光大酒店的另外一个前台接待,连蓉蓉的同事,平时都是她们两个一起的,今天另外一个任言君却不认识。

    “君哥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回来,这不是想给蓉蓉一个惊喜吗,所以也就没有给蓉蓉打电话,她今天怎么没有来上班呀?”任言君说着还扬了扬手中的那一束玫瑰花。

    “君哥现在也学会浪漫了,蓉蓉姐遇见你可真是幸福呀。”

    “你还没有跟我说蓉蓉今天为什么没有来上班呀。”

    “不知道,蓉蓉姐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班了,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张丽的话让任言君心里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要说有什么事儿耽误了上班这个任言君可以理解,不过电话打不通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谢谢了张丽,有空请你吃饭!”

    “好的,君哥!”

    走出曙光大酒店的任言君掏出电话给连蓉蓉拨了过去,但是电话里传来的确实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任言君皱了皱眉头,连蓉蓉的电话一直都是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的,怎么会暂时无法接通呢,任言君决定先回家一趟,然后再去连蓉蓉家里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城乡公交车的速度是很慢的,等任言君到家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这个时候的任老三夫妇应该都在家,因为天气太热了所以基本上这个时候是不会出门的。任言君一个人提着包袱朝村子里走去,刚走到村口就碰到了一个老人。

    “三爷,大热天的您这是去哪呀?”任言君以前虽然混过两年,但是在村子里也绝对不是一个人见人厌的人,因为有他父亲任老三压着呢。

    “是小君回来了,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你家里出事了!”任言君听到三爷的话笑容瞬间就凝固在脸上了,撒腿就往家里跑去。任言君很快就到家了,家里新盖的房子显得很冷请,大门紧锁,显示着家里没有人。任言君心里彻底不平静了。赶紧拿出电话给他母亲李翠打电话。

    “妈,现在你们在哪?”电话很快接通,任言君的声音很急切。

    “小君,你回来了?”李翠的声音里透漏出惊喜,但是任言君却从李翠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疲惫。

    “嗯,我刚刚回来,妈您在哪家医院呢,我刚才听三爷说我爸你们在医院?”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我们现在在中心医院病房!”任言君听了母亲给的地址,顾不得问他们为什么会在医院就立即挂断了电话。随手把包袱扔进了院里,然后就去了三爷家里借摩托车。

    任言君骑着摩托车一路上都没有松开油门,本来平时要将近四十分钟的路程硬是让任言君在短短的二十分钟里就赶到了。任言君急急忙忙的往病房里跑去。

    “妈!”任言君推开病房的大门之后就看到了坐在病床边上的母亲,和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李翠的眼睛很红,很明显是刚刚哭过。

    “小君,你终于回来了。”李翠在看到任言君的一瞬间通红的双眼就又忍不住落下了眼泪,躺在病床上的任老三也回头看了看任言君,任老三的脸色很苍白。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任言君默默的走到病床上,心里很难受,但是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任言君心里很着急,自己在出任务之前刚刚给母亲打过电话,没想到短短的二十几天没见,再见时却在医院里,而父亲的身体一直都很好,虽然是个农民,但是也是常年坚持锻炼身体,不可能会突然间生大病的。

    听到任言君的话,李翠沉默了,任老三也没有说话。任言君注意到自己的父亲从自己推门到走到病床前都没有翻身,只是一直扭头看着自己,这个发现让任言君心里莫名的一颤。常年执行任务的任言君也见惯了各种伤,所以任言君伸出手想掀开被子看看。

    任言君在掀开被子的一霎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所看到的画面。原本父亲健健康康的双腿此刻确实打着厚厚的石膏,任言君无法想象自己父亲的双腿怎么会打上厚厚的石膏,但是现实却又让任言君不得不相信,这一切就发生在任言君的眼前。任言君看到这种情况就知道自己父亲的双腿骨折了,而且不会很轻微。按照父亲的性格,要是轻微的骨折肯定就在家里养了,不会住在医院里的。就在这个时候,任言君听到了一个脚步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