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谈话
    江浩利用短短的五分钟时间就解决了章坤手下的暴风小队的二十多人,这让一直都在观察江浩的章坤彻底呆住了,章坤从来就没有见过像江浩这样强力的人员。章坤万万没想到在他手下所向披靡的暴风小队,居然在来人的手里毫无反抗之力,这有点颠覆了章坤的认知。

    江浩解决完暴风小队的所有人之后还有闲心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才实施然朝别墅走去。至于暴风小队得成员江浩则不管他们了,虽然江浩没有顾忌但是却也没有下重手,只是让他们睡一会儿罢了。

    章坤看到江浩慢慢的朝别墅走来就赶紧出了监控室朝门口走来,他可不想真的让江浩自己走过来,既然江浩表现出这么强力,他就没有任何理由等着江浩过来,这是对人的一种尊重,不管江浩今天过来代表的是什么。

    “欢迎光临呀,先生能够到我这里可真是让这里蓬荜生辉呀!”满脸笑容的章坤出现在了别墅的门口,并且快速的迎着江浩走来,同时伸出右手。江浩见状也赶紧伸出手很章坤用力的握了握。

    “章坤,有些事请坐的不错?”

    “客气了,先生贵姓?”

    “叫我狼神就可以了。怎么,难道章先生就打算让我们在这里谈事情?”江浩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

    “是我疏忽了,是我疏忽了。狼神先生请进,请进!狼神先生他们……”章坤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江浩跟着章坤进了别墅,而章坤直接带着江浩去了楼上的书房。

    “章先生不用担心,十分钟之后他们自然会醒来!”

    “多谢狼神先生手下留情!”

    “章先生的手下确实不错!”江浩这句说的是真心话,根据刚才的打斗,江浩虽然没有见过他们的枪法,但是就手上的功夫确实不错。

    “狼神先生抬举了,请坐!”章坤随手关上了书房的门。

    “谢谢!”江浩从到了别墅到现在精神力一直都处于张开状态,时刻观察这周围着的情况,倒不是江浩害怕章坤会谋害自己,而是江浩的一种习惯。常年的战斗让江浩明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所以江浩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先观察周围的情况,不让自己处于被动状态。

    “不知道狼神先生这次过来找我章某人有何贵干?”章坤看来也是不想拐弯抹角。

    “既然章先生这么直接,那我就不废话。章先生先听听我手里的资料,咱们再说其他的,如何?”

    “哦,我很好奇狼神先生说的资料。”

    “那好,那我就说说,如果有哪点说错了还请章先生补充一下可好?章坤,男,岁,汉族,天生谨慎小心,性格狡猾,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年迫于生活的压力开始接触毒品,后来就开始从事毒品贩卖事业。年你的贩毒事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由于上边一直有更大的贩毒集团打压着,所以一直成不了气候,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多次打击贩毒活动而能够躲过去的一个原因。”

    “随着国内进一步打击贩毒集团,你感觉在国内有很大的风险,虽然你并没有暴露,但是聪明的你却在年换成了美国国籍,人却还在国内,但是行事更加隐秘,所有的贩毒活动均是遥控指挥,自己从来不曾出面。这使得你隐藏的更加隐秘,躲过了躲避国内对你的打击。”

    “年,随着国内最大的贩毒集团马家贩毒集团的覆灭,国内的毒品市场出现了很大的空白,你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但是由于国内那段时间对于贩毒活动的打击,你很好的忍住了自己的**。很多没有忍住**的贩毒集团也在后来的打击中覆灭,这就更给了你一个绝好的机会。”

    “随着其他贩毒集团的覆没,更多的毒品市场出现了,这次你却主动出击,利用手下的暴风小队强占了很大的市场份额,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成为了国内最大的贩毒集团,国内超过六成的毒品都是从你手里出来的。”

    “随着国内进一步打击贩毒活动,你认为自己的身份虽然隐秘但是还是不够保险,就摇身一变变成了归国华侨,并且还改了国籍。这让外界的很多人很对你印象很好。你也开始拿着贩卖毒品赚来的钱开始在国内大肆建厂,不论赚不赚钱都一样,其目的就是为了给更多的人提供就业岗位,到现在为止直接或是间接在你手下吃饭的普通人就高达百万。你也被称为国内最好的民营企业家!”

    “不过,有一点我比较好奇,就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为什么你总是不让手下发展新的瘾君子?要知道,货源可都是掌握在你的手里,瘾君子越多你就越赚钱,为什么你还要阻止呢。并且我发现近年来你对国内的毒品供应远远的小于对俄国和日本的供应,章先生能不能给我解惑呢?”对于这一点江浩确实挺好奇的,章坤作为一个国内最大的毒枭,没道理放着钱不赚呀。

    “看来你对我调查的蛮清楚的。”章坤的脸上丝毫不见异色,其实章坤自己也明白国家肯定掌握有自己的资料,所以他根本一点都不惊讶。

    “呵呵,如果国家想知道一个人的资料还是很简单的。实际上国家早就注意你了,不过是看你做事还有原则和底线,所以就没有动你,难道你认为你可以躲得过国家的追捕?”

    “我知道个人和国家之间的差距,所以这几年我就致力于把自己洗白,甚至不惜赔钱也要在全国各地建厂,就是为了让自己洗白。早在我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我就知道国家是不会允许我这样的人存在的,所以就给自己制订了底线,不主动发展新的瘾君子。从马家贩毒集团覆灭以后我就更加明白了,所以在外人看来我的这几年行为更加白痴。我想这也是你我能够坐下来面对面谈话最主要的原因。”(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