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恢复
    北京军医院特殊病房里。

    正在朝老人的身体输送精神力的江浩,感觉到了自己精神力的枯竭,江浩想要停下自己的行为。但是思想已经不能支配了,随即江浩感觉到眼前一片黑暗,后来就不知道了。

    “嘭”江浩没有任何征召的突然从病床上跌倒在地上,这一下站在一边的叶解放慌了神儿。但是常年的官场生涯让叶解放迅速冷静下来,现在可不是他慌乱的时候。叶解放迅速跑到床头摁响了紧急呼叫铃,而后才朝江浩跑过去。

    北京军医院里为每一个住有病人的特殊病房都有一个值班室,这也是为了防止突发事件,毕竟能够住进特殊病房的人都不是什么寻常人家。今晚值班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医生叫成杰,是一个主任医师。成杰的医术可以说在全国范围内都是很有名的,不是医术精湛的医生根本就没有资格在特殊病房的值班室里值班。

    紧急呼叫铃的刺耳的铃声在安静的值班室里突然响起,吓了成杰一跳。但是多年的医生生涯让成杰迅速反应过来,看了一眼铃声响起的位置,随即脸色大变,一颗也不敢停留便江浩所在的特殊病房跑去,其速度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可以有的速度,身后的护士们也纷纷快速出发,跟在成杰一起朝江浩所在的特殊病房跑去。由不得他们不上心,他们可是知道这个特殊病房里的人是谁。成杰的心里了很紧张唯恐出现什么错误,这也是给领导们看病的医生的共性。如果治好了,那么一切安好,甚至还会得到平步青云的机会,如果出现了一点差错,那么虽然不会危机到生命,但是绝对是没办法在医院里待下去了。成杰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只恨自己跑的太慢。

    特殊病房里,叶解放抱着江浩的头嘴里情不自禁的喊着江浩的名字。

    “江浩!江浩!!江浩!!!”叶解放一连喊了江浩三声,但是此刻正处于昏迷状态的江浩怎么会有可能回应叶解放的呼喊。叶解放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罪人,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罪人。叶解放此时竟然后悔了,后悔和江浩相认。如果他不和江浩相认的话,江浩根本就不会出这档子事儿。如果叶解放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说什么也不会贸然就让江浩治疗老人,虽然叶解放看不出江浩的动作有什么作用。但是叶解放知道江浩是因为治疗老人而引起的,这就够了。

    看着怀里的江浩,叶解放心痛的看着江浩,也许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吧。

    “老天爷呀老天爷,如果这是您对我的惩罚,那么请把惩罚放到我身上吧,别再折腾这个孩子了。”一向是无神论的叶解放此刻竟然开始祈求老天爷的宽恕,如果江浩真的出什么事情,叶解放绝对不会原谅自己,他也更没有办法跟江秀芳交代。

    “医生,医生,还有医生的,他们一定有办法的!”叶解放从来就没有感觉到时间过得如此之慢,每一秒就像是过了一年一样漫长,叶解放的心里甚至有点埋怨医生的速度太慢了。

    终于,特殊病房外传来一阵在叶解放耳朵里如此美妙的声音,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叶解放知道这是这是医生过来了。成杰带着几个护士出现在病房门口,但是成杰看到的画面却被吓了个半死。病房里的地板上躺着一个年轻人,此刻叶解放正坐在地上抱着江浩的头,放在他的怀里。

    “首长……”

    “别说废话了,赶紧过来看看他怎么样了?”成杰刚刚开口说话就被叶解放打断了,现在叶解放哪里有心思跟成杰废话,他都恨不得自己是医生,代替成杰给江浩做检查。

    “是!”成杰快速走向江浩,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但是有一点成杰是知道的,这个年轻人对首长很重要。

    成杰不敢废话,开始对江浩做一个简单的检查。只见成杰右手放在江浩的脖子的大动脉上来确认江浩是否活着。当成杰感受到江浩的脉搏的时候,成杰的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真害怕地上躺着的这个年轻人出现什么闪失,还好他还活着。只要知道这个年轻人还活着就可以了。然后又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很小的手电筒,撑开江浩的左眼拿着手电筒开始观察江浩的瞳孔。

    “他怎么样了?”看到成杰放下了手电筒,叶解放就迫不及待的问着成杰。

    “放心吧首长,他没什么大问题!”

    “那他怎么没醒?”

    “他现在只是昏迷过去了,你们几个赶紧把他抬到床上。”成杰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护士说的。

    “那他什么时候可以醒?”

    “这个……,首长这个不好说,现在还不知道他昏迷的原因,等会儿我马上给他做一个详细的检查,等确定原因之后就好办了!”

    “那就好,那就好!”成杰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江浩的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的变化。

    “成医生,你过来呀一下!”一个护士的声音叫住了成杰。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成医生您看看这,护士指着脑电波仪器说到。”成杰仔细的看着之后,确认了老人的脑部活动比白天的时候强烈的多,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成杰拿着江浩的检查单子很奇怪,除了身体有点缺水之外,各方面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江浩就是不醒,这就让成杰费解了。江浩的情况就像是睡着了一,最后没有办法的成杰只能先给江浩补充水分了。同时成杰也在密切的观察着老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老人很可能醒过来。

    成杰的猜测没有错误,在天刚刚亮的时候,老人的眼皮开始动了,这是要醒来的前奏。终于,老人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带着点迷茫的看着周围,老人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但是现在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